第二十一章 一直存在的神秘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位先生?

是谁?

我们都是疑惑地看向青羊仙人,宇仙忍不住问道:“青羊仙人,这肉人傀儡,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有的……”青羊仙人点头道,“这东西不一般咧,你看她的头顶,将头发拨开,是可以看见出厂序列号的。瞧见没?”

出厂序列号!?

我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发现这女孩头顶上还真有写一行数字,那数字散发着微弱的金光,很是神奇。青羊仙人极为认真地说道:“你们再看下面,每当肉人傀儡出售的时候,都会被录入主人信息。而这个肉人傀儡的主人,可不一般咧。”

“不一般?”我惊讶道。

我们忍不住再仔细看了看,只见在女孩头顶。上面写着帝墨俩字。青羊仙人沉声道:“这帝墨可是我们那边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真是奇怪,他的肉人傀儡怎么会出现在阳间。”

“会不会是随意起了个名字……”我小声道,“比如说用假名字之类的。”

青羊仙人一瞪眼,没好气地说道:“买这东西难道不用带身份证吗?就好比你在阳间买辆车,你会拿别人的身份证去买车吗?人家肯定要进行审核的,如果身份证是假的,或者不是本人,肯定就不会让购买。我说你这人,说话的时候怎么不用脑子考虑一下,张嘴就说出来了。”

我一时间有些尴尬,是真的很尴尬。

仙界还有身份证呐?

我一直以为。仙界就跟我们古时候差不多,点个蜡烛住个茅草屋。可青羊仙人现在说的一番话,却是完全打破了我的世界观。但仔细想想也是,人家又没必要闭关锁国,阳间都发展得这么好的,仙界肯定是也能发展的。

宇仙皱眉道:“那如果修理这东西,会不会得罪那个叫帝墨的?”

“不会,他又不知道是谁修理的。你汽车坏了,别人把你的车拿去修,你能知道是哪个师傅修的吗……”青羊仙人无奈道,“好了,修好了。”

只见他在这肉人傀儡上随意摆弄几下,肉人傀儡的伤口就消失了,并且清醒了过来。等她一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想逃跑,张花旭立即将她控制住了。此时张花旭忍不住喃喃道:“青羊仙人,仙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能跟我们说说吗?在我们的世界观里,从没听说过仙界还有身份证之类的。”

青羊仙人笑道:“那是必然的,因为你们没啥机会去接触仙界。反正跟阳间差不多,当初有仙人回到仙界,说阳间现在发展得不错,大家都是嗤之以鼻,没当一回事。结果后来可好,这仙人学着阳间制造发明出了不少东西,那可真是吓人,他那势力简直算是突飞猛进。而其余仙人立即就意识到了可怕性。纷纷开始发展,也造出了不少厉害的发明,真要谈科技,那阳间是比不过仙界的,因为阳间有的东西,都会被偷偷过去的神仙学会然后制作,而仙界的一些东西,阳间是没有的。”

我恍然大悟,这是进入了科技发展时代:“那仙界的环境如何?”

“环境当然是好的,大家有过约定,不能破坏环境……”青羊仙人点头道,“具体我也说不清。反正你们也不用知道太多,这年头已经没凡人能成仙了,知道太多也没用。但归根结底,仙界跟阳间还是完全不同的。并不是你们脑海里想的那样。比如说仙界有种东西叫传送机,可以将神仙直接传送到另一个地方,那需要法阵来打破空间,其中运用到了阳间很多科学家的定论。只是阳间能办到吗?很明显,他们办不到。”

我们想想也是,便纷纷跟青羊仙人道谢,他说拿钱办事是应该的。

等带着女孩回到逆门,江美还在拖着行刑时间。下面的人们都已经大骂出声。我连忙将肉人傀儡交给江美,让她将这件事情摆平,她顿时笑得乐开了花,说肯定能将事情办好。让陈园安全。

宇仙对我笑了笑,他轻声说道:“那东西,能给我了吗?”

我大方地将跟菠萝一样的果实召了出来丢给宇仙,他接过之后,笑吟吟地说了句痛快。随后他就沉下脸,压低声音说道:“江成,很明显,你暗地里有个了不得的仇人。尽量小心点。虽然我们不是朋友,甚至称得上是仇人,但如今我们都是站在巅峰的人物,若是你有个这么强大的对手。我还是要注意着点的。”

“我也觉得,不知道那叫帝墨的究竟是什么人……”张花旭皱眉道,“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招惹过其他人了?”

我无辜地说道:“真没有了,我就记得自己还招惹过算天下的主人,但那家伙太弱了,他应该没必要给我使绊子吧?说实话,现在的我。还真有本事跟他对战。”

张花旭疑惑道:“会不会是人家故意表现得很弱?”

我一想还真有可能,但真是如此的话,他完全可以直接过来弄死我,干嘛要这么大费周章,从陷害我的兄弟开始?

目前看来,这件事情只能先调查,一切还是小心点好。

江美很快就将事情给摆平了,她将肉人傀儡推了出去,说是有人在陷害逆门。见到这么死去的女孩忽然出现,人们都是纷纷傻眼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让手下们把那对小夫妻先控制住,还要他们跟踪之前那个出声的道士。因为这几个人都有猫腻。

可没过多久,就有手下气喘吁吁地冲进了我的办公室,一见到我,那手下就连忙说道:“宗主。不好了。”

“怎么回事?”我连忙问道。

这手下极为快速地说道:“你不是让我们跟踪之前那出手的道士吗?等陈园的清白被证明后,那道士就急匆匆地走了,我们连忙跟在他身后。结果走出去没多久后,他竟然凭空消失了!”

“凭空消失?”

我瞪大眼睛。心里满是不可置信:“确定不是鬼遮眼?”

他连连摇头,认真地说道:“我能保证,那绝对不是鬼遮眼。兄弟们都吓坏了,一个个都在附近寻找。愣是没找到他的人影。可我们在他失踪的地方,却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卡片,就寻思着拿来给你看看。”

奇怪的卡片?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卡片,很是恭敬地递给我。

只见这卡片黑得十分诡异,说不清是什么材质,很坚硬,上面还写着金光灿灿的字。

“天下三分立,南首占两头。待得龙脉空。北方陨星斗。南首回来了,而北方的星斗,即将陨落--帝墨。”

又是这句预言。

上面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说是南首回来了……

我皱起眉头努力回想,忽然间,我想起了曹大救我的事情。这南首回来了,莫非就是曹大回来救过我的事情?

好像是从曹大苏醒的那时候起,这个预言又开始被推动了。

“该死……”

我忍不住骂了一声,此时满脸焦急的江美走进办公室里,她好奇地看了看我的卡片,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南首应该是说曹大。”

“很可能是他……”我疑惑道,“可是,这好端端地,怎么会窜出个帝墨来?”

江美摇头道:“不是突然窜出来的,那家伙肯定一直存在,否则不会知道陈园和你的关系。另外我这儿也有个诡异的消息,你要不要听听看?”

我疑惑道:“什么消息?”

她深吸一口气,极为认真地说道:“就在昨晚发生事情的时候,云墨子忽然被神秘人袭击,神秘人打断了他的四肢,并且在他的背上,用刀刻下了南首归来四个字,只是因为陈园事件的风头太大,被盖下去了,我也是才知道。我在想,云墨子的这件事情……会不会跟你有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