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当年仇/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说云墨子被人袭击了,我顿时有些惊愕。听过江美的话后,我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明明已经将云墨子打成那样了,结果还没有取他的性命,只是来了这么一出?”

“是这样没错……”江美点头道,“我感觉有点类似于挑衅,一时间也说不清楚。最重要的就是那句话,南首归来,这南首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不是在说曹大。”

我皱眉道:“你觉得会有可能是曹大吗?”

江美苦笑道:“现在这个情况,谁都是有可能的,毕竟走上了巅峰。看什么都会觉得奇怪。江成,你自己仔细想想,曹大有没有什么比较怪异的地方。毕竟说起来也未免太巧了,曹大一苏醒,立马就出了问题,而且还知道你跟陈园的关系。”

“怪异的地方吗……”我很仔细地想了想,随后说道,“倒是有这么点奇怪的地方,我记得曹大以前撩妹很厉害,无论是撩谁都能成功。最重要的是,那些妹在被他撩了之后,竟然全都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罗巧巧就是这样。还有东方雪,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我记得那时候他说罗巧巧的腿很漂亮,想摸一把,结果你猜怎么的?罗巧巧竟然红了脸,一副很羞涩的样子。”

“巧巧还会脸红!?”江美惊愕道。

我点头道:“对,那时候我在黄泉路上,通过泉下有知看得很仔细,确实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时我还觉得纳闷,想是不是巧巧的脸出了什么问题,比如脸部的血管神经不小心弄爆了还是怎么的,但那确实是脸红没错。”

江美又问道:“那东方雪呢?东方雪是什么症状?”

我沉声道:“有点像奴隶,还叫曹大主人,但是她俩在之后都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直接变得像奴隶……”江美皱眉道,“如此看来,曹大真有很大的问题,比如说有强大的幻术之类的,可以让女孩直接沉沦在其中,事后还不记得发生过什么。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江成,我知道曹大是你的兄弟,但还是要小心一点。”

我仔细地想了想,随后说道:“虽然曹大有一些疑点,但我并不认为他会害我。具体的情况,等以后再提吧,我想先去看看云墨子,顺便跟他问一下情况。虽然我跟墨子发生过一些矛盾,但至少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有些事情总需要说清楚。”

江美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帮你安排机票,你自己确定一下行程。记住,千万要小心一点,现在貌似有什么东西盯上了你,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人很可能一直都在你身边。”

我笑道:“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敌人的真面目还没出现我们就乱了,那岂不是给了他们有机可乘的机会吗?我先回去陪一下又玉,很久没陪她了,你将机票订好之后,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

江美一口同意下来,我则是离开了逆门的办公楼。等离开逆门时,陈园正坐在门口整理身上的垃圾。见到我时,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很认真地说道:“之前江美过来喂我喝东西,我问她怎么的,她说给我下了毒药,真是让我觉得够悲催的。好不容易洗白了,要是还被她给下毒弄死,那岂不是很委屈?”

“哈哈哈,你这样说还真有趣,要是她没带解药,你可就已经飞天了……”我忍不住大笑道,“我还真期待看见那样的场景,噗哈哈,说起来就好笑。”

陈园翻了个白眼,作势捶了一下我的肩膀,而我拍了拍他的头,就直接出去了。

回到家里,我一直都陪东方又玉聊天。如今念成不在身边,东方又玉对他非常想念,因此她很需要我在她身边陪伴着。好在的是,东方又玉目前还比较乐观,说只要我保持着实力,天堂就不敢对念成做多么过分的事情。

江美给我定了下午的飞机,等下午时,我又只能舍不得地跟东方又玉道别,然后坐飞机去了青衣门。青衣门一得知我到来,立即就安排了比较高等的欢迎仪式,并且是李大郎亲自来接的。这家伙面对高级仪式,却还是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咬着一根牙签走到我身边,搭住我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道:“上头说要好好地招待你,我就给你安排了比较好的房间,里面还有十名男仆供你享用。”

我惊愕道:“是男仆而不是女仆?”

“强者的口味怎么能跟正常人一样,放心吧。我挑选的都是挺不错的男仆……”李大郎慢悠悠地说道,“你会喜欢的,另外你是来看墨子的对吧?我直接带你去看看他,目前他在青衣门的疗养院里。”

我连忙说好,李大郎就大大咧咧地带着我在青衣门里晃悠,时不时还往地上呸一口痰。气得青衣门的扫地弟子一直翻白眼,可偏偏是敢怒不敢言。

等来到了疗养院,我就看见云墨子全身都绑着纱布,正痛苦地躺在床上看电视。见到我进来,他的表情明显激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李大郎走到云墨子身边。温柔地轻声说道:“墨子,江宗主来看你了。”

“哦……”云墨子淡淡地应了一声,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打算,我知道他肯定还是在耍小孩子的脾气,也就没在意。

而看见云墨子是这态度,李大郎顿时就怒了。只见他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拍在了云墨子的短腿上,没好气地说道:“怎么能这样跟江宗主说话,爸爸可从不记得有把你教养成这么没礼貌的小孩!”

“你才不是我爸!我爸早死了!”

云墨子痛苦地大叫一声,而我忍不住扑哧一笑,然后坐在云墨子身边。轻声说道:“墨子,情况如何?”

“死不了……”云墨子淡淡地说道,“江宗主日理万机,竟然还有空来看我这个小人物,我真是非常感动。”

我耸了耸肩,平静道:“我们开门见山吧。你跟我说说看,袭击你的人长什么模样?”

听见我的问话,云墨子的表情顿时阴沉了许多:“长得挺高,至少比我高。最让人在意的是,这家伙的脸长得非常俊俏,那是已经远超出人类的俊俏。”

“很俊俏?”我惊讶道,“比江二钱还俊俏?”

云墨子点头道:“对,就是已经帅得太过分的类型,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的俊美。可让人在意的是,那时候我因为警惕,偷偷给他拍了张照,等照片一拍下来,情况彻底变了。”

“变了?”我惊讶道。

只见李大郎拿出个手机,他平静道:“诺,拍下来之后就是这模样了。”

我好奇地看了看手机屏幕,顿时有些愕然。

在这手机屏幕里,哪儿有什么俊俏男子,分明就是一个脸部血肉模糊的男人。这男人脸上没一块好肉。眼睛都是空洞洞的,看着有点渗人。

拍出来的照片,跟云墨子看见的真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目前的情况看来,有三种可能性……”李大郎目前也严肃了许多,他沉声道。“第一种危险性最小,就是墨子看花了眼,但几率太低了。第二种危险性未定,就是用照片拍出来的模样,本就跟那人长得不一样,比如说他有用秘法弄自己的脸。而第三种猜测,是危险性最高的……”

我皱眉道:“那人的真实模样就长这样,但他比较爱美,索性直接鬼遮眼了云墨子。”

“对,这是最可怕的猜测……”李大郎叹了口气,他轻声道,“可试问。天底之下,怎么可能有人,能让云墨子陷入鬼遮眼?”

让云墨子陷入鬼遮眼,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办不到,而且我知道张花旭和宇仙,肯定也办不到。

云墨子在道术方面的天赋本就非常强大,最重要的是,那神秘人虽然打得过他,可想鬼遮眼他,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云墨子也是懂道术的人,而且十分精通,他怎么可能会被鬼遮眼?

如果这第三种猜测成立。那就是最为可怕的事情。

云墨子明显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冷声道:“不可能,没有人能鬼遮眼我,我估计是第二种可能。”

“我也这么觉得,暂时先不要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我轻声说道,“我想问一下。这袭击你的人,他有没有留下其他线索?关于你身上那四个字,我已经知道了,我的意思是,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云墨子连忙点头道:“有的,还留下了一张黑色卡片。在李哥手上。”

“李哥,快给我看看。”

李大郎拿出了一张黑色卡片递给我,竟然与我之前的卡片一模一样。等看见上面的字后,我却是有些愣住了。

“当年仇,还是要报的。”

当年仇?袭击云墨子的这个神秘人,还跟云墨子有仇?

毫无疑问,这个神秘人肯定跟我之前得到的卡片有关系,我看向李大郎,沉声道:“你有什么想法?”

“可能跟当年最黑暗恐怖的事情有关……”李大郎吞了口唾沫,他低声喃喃道,“六年前的,南北大战。”

我心中一惊。

那年陨落了无数强者,谁知道是哪个大拿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