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青衣门总部的突变/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北大战,六年前,道教最为恐怖的一次战斗。

对于南北大战,我具体只是听说过而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没个大概,毕竟我是这一年才开始入行的。此时听李大郎说南北大战的事情,我忍不住问道:“能给我科普一下当年的南北大战吗?”

“那真是一次血的洗礼……”李大郎轻声道,“就如同你现在所知,南边是天宗做主,北边是青衣门做主。虽然现在忽然又来了个天堂,但我们就暂且不论。实际上在以前。天下是三分立的。”

我疑惑道:“三分立?”

李大郎点头道:“对,那时候还有一个道士组织,名字叫作道盟。这道盟的成立时间不长,从创建到毁灭,一共只有十年左右,是一群富豪创建的,也可以被称作为富豪俱乐部。道盟拥有的城市不多,但却个个都是命脉。那时候上海,帝都,南京,深圳,全部都是道盟的。凭借着四个地盘。道盟发展十分迅速,出手也很阔气,吸引了无数的道士前去参加。而南北大战的导火线,也是因为道盟而起。”

“怎么个导火线?”我忍不住问道。

李大郎解释道:“那个时候,好像是为了什么东西,高层们引发了矛盾。具体到底是为什么,这就不是我知道的了,你现在反正跟张花旭的感情还不错,可以去跟他问问。反正在那次矛盾之后,大家貌似都没得到好处,原本这件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谁知道道盟却不肯善罢甘休,那时候道盟的首领邱元子,开始派人暗杀天宗和青衣门的地盘。后来事情暴漏,天宗与青衣门都不能容忍,南北大战就此爆发了。原本大家是一起攻击道盟,但你也知道,打仗怎么可能会太平。后来为了一些利益纠纷,天宗与青衣门也打起来了,算是三方一起打。等道盟毁灭之后,就彻底变成了南北大战。”

“那邱元子怎么样了?”我疑惑道。

“被天宗的人杀了……”李大郎轻声道,“反正那次陨落的强者太多了,我也说不清到底有哪些人。真要全部说出来,估计说三天三夜都不够讲的。”

“那南北大战是怎么停止的呢?”我问道。

李大郎很仔细地想了想,随后说道:“我记得是因为双方都有点支付不起南北大战的费用了,毕竟安家费或者给道士们的酬劳都不少,打仗就是在烧钱,最后天宗和青衣门都没承受住这种消耗,于是南北大战就停止了。具体说来,那时候原本应该是北方比较占便宜,因为南方的华宏失踪了,可问题是北方的陈丁卯主张和平言论,认为南北都是一家人,大家都是一个老祖宗,也没参与进这件事情,使得这场战斗打了很久。”

我点头道:“不管怎么说,我先记下了。事实上,我最近也被神秘人针对了,陈园的那件事情,就是被人陷害的。我也收到了一样的黑色卡片,可一时半会儿。弄不出那人的身份。”

李大郎笑道:“你当听听就好,毕竟南北大战对你来说太遥远了,那时候你还在小山村里待着,怎么可能跟这种事情扯上关系。”

我笑了笑,说确实是这样。此时李大郎站起身,说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直接走了,只留我和云墨子在病房里待着。

等李大郎出去,云墨子又变成了那副纠结的表情,将头看向窗外,一副不太想搭理我的样子。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道:“墨子,还在为当初的事情生气呢?别这么小气,我不就打了你一顿吗,兄弟之间总会有些矛盾。你要是实在不爽,你也打我一顿,当然。我是会还手的,到时候要是一个不小心将你打死了,你可千万别怪我。”

“噗……”

云墨子忍不住扑哧一笑,随后又赶紧摆了个扑克脸,我见状忍不住笑了。如此看来,云墨子已经不怎么生我气了,就是放不下架子。我轻声道:“我们说道理,我以前没对你坏过吧?虽然你师傅跟我师傅有矛盾,但那也是他们的事情,值得我俩去吵吗?肯定不适合,你看……你硬要将上一辈的事情扯到我们身上,那是不是闲着没事找抽?”

“可是……”云墨子小声道,“那你也不该骗我,当初就直接跟我说你是李唐朝的徒弟不行吗?”

我叹气道:“那时候你这么憎恨李唐朝,我要是说出来,你岂不是要跟我拼命吗?乖,你小子不要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我都说了。那是老一辈的事情,不关我们的事。”

“我不知道……”

云墨子摇摇头,不太开心地看着电视机。我知道一时间说太多也没用,就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你天哥已经回来了,等你身体好了。让他带你去找乐子。你不是喜欢姑娘吗?他知道哪些场子的姑娘最可爱,听他的总没错。”

说完,我就出了病房,也不打算继续跟云墨子说什么。等出来病房后,青衣门的人们邀请我去谈一下最近的合作事情,我看人都来了。也就同意了。

于是乎,他们请我去了青衣门的接待室,这青衣门的外交长老是个挺漂亮的中年美妇,叫周晓冉。这周晓冉还是有一些姿色的,她应该是经常做保养,又喜欢穿旗袍。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妩媚女人,据说跟她谈生意的人,都会被她的美色所诱惑,最后放宽条件。

但是在我面前,周晓冉却是恭敬的很,完全没有妩媚的模样。等我才走进接待室。她就热情地迎接我,然后给我倒了一杯茶,轻笑着说道:“江宗主驾到,有失远迎。”

“不需要弄那些客套的东西,我与青衣门的感情也是不错的……”我摆摆手,轻声笑道。“这次见你,主要是想谈一些关于生意上的条件。前阵子青衣门跟我们购买基本道器,但是忽然又不想要了,打算退掉是吧?”

周晓冉点头道:“是的,那时候我们购买了一批屠鬼血影刀和一些逆门所谓的盔甲。可我们后来发现,屠鬼血影刀只是用黑狗血泡过的木刀,而且那什么护甲,说白了就是衣服里粘了一些糯米。”

我皱眉道:“它们的做法就是这样没错,有问题吗?”

“那当然有……”周晓冉认真地说道,“屠鬼血影刀五百一把,盔甲五百一件,可成本费估计也就十几块钱吧?江宗主,我们是抱着共赢的目的,可你们这样当奸商,我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我笑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这批货物就算你们不要,我也可以卖给别人,我的货从来都不缺客源。”

“江宗主不要太激动!”

周晓冉连忙喊了一声。她尴尬道:“我其实就是想压压价,希望你能给低一点的价格。如果江宗主不高兴,那我以茶代酒,跟您配个不是。”

说罢,周晓冉立即捧起放在旁边的茶一饮而尽,我为了意思一下。我举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她认真道:“江宗主,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希望你可以将屠鬼血影刀以两百一把的价格卖给我们,至于盔甲,同样也是两百一件。”

“不行……”我摇头道,“这样我们就没什么赚头了。”

周晓冉认真道:“青衣门会记住这个人情,我们……”

突然间,周晓冉脸色刷地变白了,她原本谈笑风生的脸,一下子变得极为严肃,同时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我看得有些纳闷,这女人想做什么?

“噗!”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周晓冉忽然张开口,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她两眼一白,整个人直接倒在了一边。见到这场景,我们所有人都呆住了,青衣门的人们连忙冲上前扶起周晓冉,却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

“怎么回事……”我瞪大眼睛,呢喃道,“刚才还好好地谈事,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一个青衣门弟子焦急道:“江宗主请小心,会不会是那杯茶有问题?”

茶有问题?

我心中一惊,之前我为了给周晓冉一个面子。也抿了一口茶水。可如果真有问题的话,我只喝这么一丁点,应该没事吧?

“砰!”

正在这时,我感觉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疼得我立即就捂住胸口,全身都如同失去了气力。软软地跪在了地上。

“江宗主!”

一名青衣门弟子连忙扑到我身边扶住我,拿出一瓶神药给我喝,同时还对身旁的人吼道:“快去禀告宗主,立即开启青衣门最高戒备,有贼人在我青衣门下毒!”

“是!”

其余弟子们连忙焦急地冲了出去,我疼痛地浑身颤抖。神药喝进了肚子里,但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随着神药越喝越多,我忽然就觉得胸口无比疼痛,就如同火烧一样。

忽然间,我感觉一阵剧烈的恶心传来,忍不住推开这弟子,往旁边张口就吐。

等吐的一刹那,立即有无数鲜血从我口中吐了出来,我的喉咙也是传来了一阵剧痛,就如同被刀割一样。可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傻眼了。

“啪!”

一块刀片,忽然就被我吐了出来,躺在鲜血之后,反射着亮光。

我……我什么时候吞刀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