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威胁与反威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全家!”

古荣耀就像疯了一样不停地大叫,而面对这个古家少爷,我可是没有一点留手的打算。想到他之前在飞船上打断了我的顿悟,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而这家伙又火上加油地不停骂我,这更是让我不能忍受。

古荣耀也许在炼制仙器方面是个能手,但这不代表他是一个打架高手。虽然他嘴里一直嚷嚷着说要弄死我,可还是只能被我殴打,情况完全就是我在全方面压制古荣耀。

很明显,古荣耀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娘炮。无论他想怎么反抗,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此时很多参赛者都走出屋子,一看见我在殴打古荣耀,每个人都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甚至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而我掐住了古荣耀的脖子。然后抬起手,狠狠一耳光刮在了他的脸上,冷声道:“让你打扰我顿悟,使得我没法突破。”

“啪!”

古荣耀的脸上立即就出现了一个手印,而我不慌不忙地再次抬起手,又是一耳光刮出去,怒骂道:“让你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使得我心情不好。”

“让你坐头等舱!我这人就是仇富,怎么的?”

“让你比赛的时候说这么多废话!我最讨厌做正事的时候被人打扰了。”

“让你装逼!这个理由我必须给满分。”

“让你穿红色衣服!我今天看红色格外不顺眼。”

“让你的发型竟然是三七分的!我他妈就喜欢二八分的,你能拿我怎样?”

“让你的袜子竟然是羊毛做成的!我要保护动物,为可怜的羊揍你。”

“让你害我想不到打你的理由!使得我现在特别烦躁!”

终于,我彻底找不到了殴打古荣耀的理由,而他已经被我打成了一个猪头三。他疯狂地挣扎着,终于脱开了我,气喘吁吁地缓解情绪,大骂道:“江成,你完了,你现在是真的废了!”

说罢,他忽然在胸口一抓,然后抓出了个玉佩来,焦急地骂道:“你等着。我现在就叫人。”

“吵啥吵呢……”

正在这时,苏辛和火炼天也来到了我这个楼层,看见这情况后,俩人都是惊愕了,苏辛呆滞道:“江成,咋回事呢?”

“没事,就打了一条喜欢瞎比比的疯狗……”我淡然道,“现在他说要叫人了,我好怕。”

“别想装镇定!”

古荣耀歇斯底里地大吼出声,看见他胸口的那个玉佩后,苏辛瞪大眼睛,惊呼道:“不好,别让他碰玉佩!”

不能碰玉佩?

我愣了一下,身体下意识去抢古荣耀的玉佩,而他立即疯狂后退,同时还在嗤嗤大笑:“完了,已经来不及了,江成,我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你知道惹毛我的下场!”

说罢。古荣耀捏碎了胸前的玉佩,一声脆响,响彻在这个走廊之间,格外响亮。

当玉佩捏碎的一刹那,化为了碎片掉在地上。可等落地之后,立即有无数光芒从玉佩碎片中出现,这些光芒很是柔和,然后缓缓地变成了一个中年男子。只见这中年男子衣着华贵,长得跟古荣耀有些像,那男子缓缓地睁开眼睛,淡然道:“荣耀,找我有什么事?”

“父亲……”古荣耀立即露出个痛苦的表情,他发狂地叫道,“我被打了,就是这家伙对我动的手!”

说话的时候。古荣耀还将手指对准了我。而那中年男子瞥了我一眼,他冷哼道:“哪来的杂毛小子,连我的儿子都敢动,不想活了是吗?立即跪下跟我儿子道歉,我还可以留你个全尸,如若不然,我立即派人将你分尸!”

我愣了一下,随后指着那个中年男人,好奇地对身边的人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面具男连忙解释道:“是联络玉佩,这位是古家的前辈。”

“哦。意思就是,出现在这儿的是个虚影,而不是他本人对吗?”我又问道。

面具男愣了一下,然后说是的。此时我点点头,然后沉默地走向古荣耀。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渐渐兴奋起来,因为兴奋的缘故,还变得非常狰狞:“跪下跟我道歉,否则我不止杀你,还要杀你全家!”

我看着狰狞的古荣耀。认真地说道:“想不到你还能联络自己的父亲,这个能耐可以的,我给满分。”

古荣耀冷笑道:“现在求饶已经太晚了,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个是跪下跟我道歉。然后就是你自己死,还能给你留个全尸;一个是我杀你全家,将你五马分尸。不对,五马分尸还不够,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我的意思是。虽然你能联络自己的父亲很厉害,但有个问题……”我耸了耸肩,随后忽然伸出手,微笑道,“这有什么用呢?”

说罢,我立即一巴掌刮了出去,狠狠地刮在了古荣耀的脸上。刹那间,古荣耀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七百二十度,终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这个情况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人们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而古荣耀挣扎着爬起来,还吐了一口血,他惊呼道:“你还敢动手!?”

“小子!”

古荣耀的父亲怒吼一声,虚影也跟着颤抖了一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动手。好,我现在就派人……”

“你废话真多。”我冰冷道。

那中年男人被我打断了话,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嘎?”

“我说你废话真多,你儿子现在可在我手上呢……”我掐住了古荣耀的脖子,然后看着那中年男人,平静道,“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打你儿子,可你又能如何呢?”

说罢,我啪啪两耳光刮在了古荣耀的脸上,这家伙已经被我彻底打懵了。而他父亲也是惊怒道:“好。既然你这么狠,我现在就派人……”

“别说派人……”我淡然道,“如果你派人,我现在就杀了你儿子,将他的灵魂也弄得灰飞烟灭。”

刹那间,全场都沉默了,那中年男人也是呆呆地看着我。我咧开嘴笑了笑,轻声说道:“很在意吧?亲生儿子的性命,肯定很在意吧?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派人过来杀我。但我会立即让你的儿子魂飞魄散,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在我的家乡,我被称为道教创建以来最能作死的男人,再大的死,我都敢去作。”

中年男人握紧拳头,他冷声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我顿时笑了,那是很开心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第二个选择,先让你当着你的面,殴打你儿子十分钟。但我不会打死他,也不会让他残废。可是,因为你儿子的鲜血弄脏了我的手,而我这个人有洁癖,这让我很不舒服。你要赔偿我十万个青木币的精神损失费。还有,你要立下大道誓言,在十年内,古家在任何方面,都要与我井水不犯河水。否则立即魂飞魄散。”

中年男人的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而我不慌不忙地又是一耳光刮在了古荣耀的脸上,打得他都哭了出来,嘀咕道:“就一个虚影,还非要跟我装逼,有啥好装的呢?苏辛,把你的卡号报给他。”

“好咧……”苏辛立即报出了一个银行卡号,随后笑眯眯地说道,“十万个青木币,可以多。但绝对是一个都不能少,还有大道誓言,我会非常仔细地倾听。我去,江成,跟着你嘚瑟,还真是爽翻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