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阿尔文的处罚/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兵团的士兵们终于从这意外中反应过来,阿尔文怒吼一声,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门口,正好拦住红一的去路。随后他用巨斧对准红一的脖子,怒骂道:“草,你再敢动一下,我就将你的脑袋砍下来!”

红一面色大变,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态度。他松开了兵器。然后将双手举起来,极为颓废地说道:“别动手,有话好说。”

当他松手的一刹那,我跪在地上,口中喷出了大量鲜血。见到这个场景,苏辛连忙冲到我身边,他焦急地问道:“江成,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虚弱地说道,“使用了禁术,就是会比较虚弱,死不了。”

阿尔文担忧地看了我一眼,他点头道:“难怪你之前的速度这么快,身上还散发出红色气体,连我都比不上,原来是使用了禁术。快点帮江成止血,别让他留下后遗症。”

人们连忙将我扶到座位旁塘下,焦急地帮我处理伤口。实际上我哪儿有使用禁术,其实刚才我冲向红一的时候,他也使用了术法。但那并不是逃跑的术法。而是用仙力将我扯过去。之前我用金佛醉游推着自己快速前进,自己又疯狂地跑,而红一还将我往他那边扯,速度怎么可能不快?

擒下了红一,士兵们的士气立即高了许多。大家都是凶狠地看着红一,对他骂骂咧咧,而阿尔文冷声道:“你已经在我们手上了,就别再跟我装大爷。立即让他们撤退,另外将生命之源还回来,否则我就杀了你。”

红一耸了耸肩,他无奈道:“我人都在你手里了,还能怎么办?但我们海盗团一直都是老大说话算话,具体还要看她的想法。”

“将对讲机给我!”

阿尔文扯过了对讲机,他冷声道:“海盗团的人们都听好了,你们的一个重要头领在我手上。立即撤退,并且将生命之源还给我。否则就别怪我下杀手了!”

顿时,对讲机那边传来了一阵杂音,等过几秒后,有个声音缓慢地说道:“第六兵团的勇士们,还请稍等一会儿,我是海盗团的首领。”

阿尔文沉声道:“快说出你的决定!”

“我考虑一下。”

那老娘们说了句话,然后就没了回应。等过了几分钟之后,就在大家都等不及的时候,她终于给了个回应:“把人还给我,我可以立下大道誓言立即撤退。当然,生命之源不能给你们,他并没有生命之源重要。”

阿尔文脸色微变。他低吼道:“那你是想我动手了?”

“随便,大不了我让整个飞船的人们为他陪葬,你自己考虑清楚吧。我们本就是海盗,为了赚钱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老娘们淡然道。

顿时。阿尔文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

士兵们都是担忧地看着他,只见阿尔文咬了咬牙,低吼道:“好,只要能让平民们安全就行。”

“你疯了吗……”弗兰克斯曼惊愕道,“阿尔文,这些平民的生命哪里有生命之源重要,你告诉他,这些平民的财务,他们全部都可以拿去。另外他们还能将这些平民当做奴隶卖掉,只要将生命之源还回来就行,快点。告……”

“你他娘的闭嘴!”

阿尔文怒吼一声,吓得弗兰克斯曼顿时不敢说话了。只见阿尔文用力地喘了几口气,似乎在努力忍住心里的愤怒,最后咬牙道:“这次的后果。由我来承担。海盗,我同意你们的条件。”

“好,我这就立下大道誓言。”

交易几乎是在一分钟内就完成的,红一回了海盗团。而海盗飞船也是立马就撤退了。等他们撤退后,弗兰克斯曼面如死灰地坐在地上,而乘客们都在感谢大道的保佑。我装出极为不甘的样子捂着胸口,驼子一直在安抚我的情绪,让我先把伤养好。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房间里养伤。阿尔文经常有来看我,但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应该是为了生命之源被夺走的事情。这个队长表面上很是凶悍。但对自己的手下非常温柔,每次进来都要帮我倒杯水,然后陪我聊一会儿天。而当飞船即将到达的这一天,阿尔文又来了。他照例给我倒了杯水,随后轻声说道:“江成,你的身体恢复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多亏战友们对我的照顾……”我诚恳地说道,“只是想到生命之源被夺走。我心里很是不甘。”

阿尔文摇头道:“没事,你这次算立功了。要不是你,别说生命之源,我们和平民都要一起被击沉于宇宙之中。上头已经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对你表示赞赏。”

“可这次的任务怎么办?”我不甘地问道。

阿尔文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故作轻松地笑道:“上头说了,这次我的情况让平民们来决定。究竟要不要处罚。到时候也要看他们的决定,毕竟我们是青木帝国的军队,要由青木帝国的人民来评分。至于弗兰克斯曼,青木郡那边会有人接的。”

我叹了口气。随后点头说好。

当天下午,飞船就到达了青木郡,等到达的一刹那,立即有一队军人冲上了飞船。按照军队的要求。乘客们暂时没有下飞船。我们一整个小队的士兵都站在飞船的餐厅空地,而乘客们坐在位置上,我们就如同囚犯一样,等待着人们的处决。

一个军官走到乘客们面前。他严肃地说道:“这次第六兵团先锋部队小队,在执行任务中威胁到了大家的生命安全,再加上这次的任务失败,我们对民众表示歉意。因为青木帝国是一个绝对民主的国度。目前你们可以给这次的指挥官阿尔文百夫长打分,目前军队对他的处决是负五分,若是大家的平均打分超过五分,就可以让他免于处罚。现在。还请阿尔文百夫长先为大家表示歉意。”

阿尔文低下头,满是歉意地对乘客们说道:“给大家造成了不便,我很抱歉。”

乘客们顿时都议论纷纷,整个餐厅变得很是热闹。

“要打几分啊?这个阿尔文还挺不错的。是他保住了我们的性命。”

“开什么玩笑,要不是因为他们护送那个弗兰克斯曼在这飞船上,我们会遇到这种危机吗?是因为这个军队的任务,我们才会碰到海盗,他们保护我们是应该的,别忘了,我们可是纳税人。”

“是啊,而且他们保护的那个弗兰克斯曼简直就是个人渣。能给这种人渣当走狗,说明这个军队非常烂。”

“没听见吗?那可是第六兵团的军队,我有个朋友就在军队里服役,他说第六兵团的待遇,可是其他军队的十倍,每个月有一万多青木币可以拿。”

“草!我们辛辛苦苦地工作,这群王八蛋的工资却这么高,还差点害死我们,我给零分!”

“对,我们给零分!”

“零分!不能再多了!”

群众们纷纷喊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征求民意的军官点点头,随后转过身看向阿尔文,他冷声道:“阿尔文,你的最终评分是负五分。按照军队要求,一分就是一个小过,你总共累积的五个效果,相当于一个大过。罚你免去百夫长的职务,去边界做半年苦役,回来后从低级士兵重新做起,你是否有意见?”

士兵们都是不甘地看向了阿尔文,只见阿尔文低下头,他依然将拳头放在胸口,沉声道:“为了卡利兰公爵,我毫无异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