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恨不能同时,两年不同心……/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死亡的一刹那,我的身体传来一阵漂浮感,赫然便是灵魂出窍的那种感觉。当出来的一刹那,我立即开始飞速逃窜,运转起所有能用的力量,将速度调整到极致!

不能死!

我不能在这儿消散掉!哪怕只留着一个灵魂,我也要好好地活着,仙界那边还有我的主体,回到那里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绝对不能死在这儿!

我现在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因为现在的我没有重量,而且死亡的压迫感一直都在死死地压着我。

绝对……绝对要活下去!

我的心里在怒吼咆哮,剧烈的恐惧让我的速度愈发快速,转眼之间,我已经出了这栋大楼空地。再给我几秒钟,我就能逃得远远的!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还是留下吧。”

李红尘冰冷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那话语让我全身都是剧烈颤抖了一下。而我哪里会听他的。现在的我只知道死命逃跑。

忽然间,我的身体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力道,这力道就如同在用力扯着我,让我愣是逃脱不掉。此时我惊愕地回头看了看,却看见李红尘对我伸出了一只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控制住了,我根本看不见那力量的存在。

李红尘脸上满是不屑的冰冷,他杀我就如同杀一只蝼蚁这般简单!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扯回去灰飞烟灭!

“我江家江二钱平日里虽然喜欢舔屎,但若是兄弟有难,那自然是要第一个站出来的。”

正在这紧急危难的时刻,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令人惊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从李红尘身后,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短刀,那短刀快速地抹向了李红尘的脖子。若是他不抵挡或躲避,就要命丧当场!

“哦?”

李红尘淡然地应了一声,此时他收回手放弃追击我,我顿时感觉全身一松,差点就摔了出去。而李红尘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咽喉处,却见他用两根手指一抓,竟然轻而易举地抓住了那把匕首!

怎么可能!

我瞪大眼睛,满是担忧地看着李红尘的方向。他忽然伸手往后面一抓,一个人影就被他抓了出来,朝着地上狠狠地用力砸去!

那人,赫然便是李大郎!

“李哥!”

我忍不住惊呼一声,李大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闷哼一声,强忍住剧烈的疼痛站了起来,然后用手擦了擦嘴角,嗤笑道:“你还挺厉害的,能破我暗杀的人,你还真是第一个。”

“你这杀人手法,我也是第一次见。直接就能出现在别人身后,是瞬间移动么?”李红尘淡然道。

李大郎噗嗤一笑,他的表情变得逐渐冰冷:“我为何要告诉你?江成,快走!”

我咬咬牙,低吼道:“要我牺牲兄弟逃跑,我办不到。”

“滚啊!”

李大郎忽然转过身,他脸上满是怒意,狰狞着对我大吼道:“我们这群人里,现在就你混得最好。你要是能活着,大家都有活的机会,你要是会死,我们全都要死!”

我听得心中一怒,却只能用力地骂了声草,然后又疯狂逃跑!

“没用的。”

李红尘全然不顾身边的其他人,他淡淡说了一声。又是伸出手朝我抓来,那强大的力道再一次传来,而李大郎怒骂一声,他抓紧匕首,低吼道:“别看不起我!”

说罢。李大郎的身形忽然往前窜了出去,那几乎是相当于瞬间移动一般,直接就凭空出现在李红尘面前,匕首也是刁钻狠辣地刺向了李红尘的眼睛!

“可笑。”

李红尘挪动一下手,将手掌放在了李大郎的胸口。随后看似很随意地一推,却是将李大郎整个人都推向了空中。忽然间,他伸手摸向了凶神,这情景让我心中大惊,连忙吼道:“小心!”

李大郎瞪大眼睛,颇为惊恐地看着李红尘的手。正在那手要摸到凶神的一刹那,忽然间,一道阴冷的气息从四周传出。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李红尘的身边,来人伸出手,正好握住了李红尘的手腕。

这一刹那,时间如同静止了。

她穿着一身黑红色长袍,打着一把漂亮的油伞,脸上是温柔却有些乞怜的笑容,当那完美的五官再一次展现在我面前,我看得不由得愣了神。

江雪……

我明白了。难怪刚才宇仙想拿她和念成来当威胁却失败了。原来是李大郎趁着宇仙没法回去顾着天堂,立即就帮我把江雪救了出来,所以他们才能一起赶过来。

“砰!”

李大郎摔在了地上,但却没有受到凶神的伤害,李红尘也是将手放在凶神上却没动。他平静地看着江雪。淡然道:“你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我下意识不想对你动手。”

“我曾是您一个转世的鬼奴……”江雪扭头看了看我,她轻声道,“后来是辅佐江成的人,为了完成转生计划。再之后,我觉得舍不得,就驱除了江成身上,属于您的灵魂,使得他拜托了转生者这个身份。”

“哦?”

李红尘微眯眼睛看向江雪,他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江雪的额头上,轻声道:“你现在是来认罪,希望我能给个惩罚是么?”

“不是。”

江雪摇摇头,她祈求道:“请您高抬贵手,放江成一条性命。我们都只是想好好地活着,并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尊上,实际上江成从来没主动去招惹过您,每一步都只是想让自己安全地活下去。他与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若是惹不起,还可以躲得起,但江成却不能躲,因为他拥有转生者这个身份。命运之中,冥冥有注定,还请放江成一条性命,他从不曾想过害您。”

我握紧拳头,满是担忧地看着江雪。这是我第一次看她这般祈求别人,一直以来,江雪都如同平静的湖泊,总是不会有什么波动。她甚至有些高傲,类似于寒冬荒野上的一朵梅花,就这么平静地盛开着,从不主动散发妩媚,却坚守着自己的那一道自尊。

“他是这般弱小,而你既然是我曾经一世的鬼奴,又能与他有什么情谊……”李红尘的脸色逐渐冰冷下来。声音也冷得吓人,“我这人做事,讲究个有情有义。你曾经效忠过我,我不会伤你,只是江成我必须要杀。”

江雪顿了顿,她呢喃道:“您深爱过一个人,对吗?”

李红尘毫不顾忌道:“对,现在也深爱着。”

“我也深爱一个人,所以我懂……”江雪缓慢地松开手,她微微露出个笑容,温柔道,“我对您的那段情史很向往,也听说过不少关于您的故事。也许就是因为您,让我变得有些多愁善感,明明就该是个鬼奴。却总是会去幻想身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去在乎很多虚无缥缈的东西。喜欢在宁静的下午看着蚂蚁搬家,喜欢在夜晚蹲在床中央,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发呆,喜欢读张爱玲的句子,虽然您并不知道张爱玲是谁。您曾经为了她愿意颠覆天下,但我就是这么个人,普通,普通,渺小到总会让人遗忘。我能做的事情不伟大。早听说您有情有义,若是愿意,能否用我来代替他,就当为了当初我效忠您的情谊。”

我颤抖着张开嘴唇,呢喃道:“不……不要……”

“你有点让我动心……”李红尘轻声道,“能不能给我个理由?”

“其实没有理由,如果真要问的话……”

江雪扭头看向我,露出个苍白的笑容,又一次说出了让我心疼两年的话语。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在这两年里。我很努力地对她好,却没有照顾到她的心。

“我生君未生,君立我已猝;恨不能同时,日日与君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