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突如其来的强者/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我的话,水玉惊得脸色大变。而被我丢到一边的卡迪斯挣扎着爬了起来,我原本以为他会继续跟我对战,谁知道这家伙根本不顾水玉,直接拔腿就跑,全然没有之前那高冷的强者模样。

“你逃不掉的。”

我冷笑一声,又是加速朝前方冲去,现在的我速度比起之前要快太多,几乎是一瞬间就追上了卡迪斯。他惊慌地回过身来,竟然模仿我之前的举动杀了个回马枪,将大锤朝着我的脑袋狠狠砸来!

“学我?”

我不免得嗤笑起来,直接抬起手,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卡迪斯的手腕。随后我手一用力,操控着他的手腕,将大锤朝着他自己的膝盖砸去!

“砰!”

大锤砸在卡迪斯的膝盖上。响起一阵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卡迪斯痛得大呼起来,他右腿膝盖被砸得完全凹了进去,直接承受不住这力道单膝跪地。我将手放在他的头顶,轻笑道:“听说你在上个月刚踏入地仙的门槛,怎么与我比起来,还有些距离?”

“江成,这都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与你闹矛盾……”卡迪斯额头上满是冷汗,他与我求饶道,“都是水玉指示我这么做的。我与你无仇无怨,只是拿钱办事,你放过我吧……”

“拿钱办事?”

我微笑道:“拿了钱,就要将事情办好。可如果办不到,你自然也要付出些代价。卡迪斯,我们明明是同事,你还为了钱这般害我,你让我怎么能放过你?”

“你……我跟你拼了!”

卡迪斯怒吼一声,他忽然松开大锤,随后双手握拳,朝着我的腹部砸来。我冷哼一声,用膝盖狠狠撞在了卡迪斯的鼻梁上,他整个人顿时往后倒飞,鼻血喷向天空,场面极为壮观。

只见之前还与我百般刁难的卡迪斯,现在就如同个废物躺在地上抽搐。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淡然道:“你这种垃圾,就该被烧死。”

说罢,我运转起金佛醉游第二层,原本想先用阳气凝聚出火焰来烧一下卡迪斯。谁知道当我运转的一刹那,立即有极大的火球直接冲向了卡迪斯。他惊恐地瞪大眼睛,连忙惊呼一声不要,但一切都晚了,火球彻底将他吞噬,使得卡迪斯全身都是火焰,在这火堆里痛苦地打滚,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吼声。

“真弱,说是踏入了地仙的门槛,看来是最低级的地仙……”我冰冷地嘲笑一声,然后看向水玉的方向。却见水玉已经急匆匆地跑到了城墙下。极为惊恐地看着我。这让我皱起眉头,那白袍老者瞥了我们一眼,淡然道:“城内不许打斗。”

说罢,白袍老者直接纵身一跃跳下了城墙,消失在那城墙后面。我皱起眉头看着水玉,微笑道:“水玉,你躲在那儿解决不了问题,为何不出来跟我好好地谈一下?”

“江成,你妄想……”水玉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她抓着城墙上的石头,咬牙道,“我劝你最好别乱来,我能叫来家族的人帮忙,就算你现在成了地仙,与我家族里的人比起来。还是死路一条。”

“又威胁我?”

我懒得理会被火焰燃烧痛叫的卡迪斯,走向了城墙那边,而水玉下意识后退两步,可能是考虑到自己在小镇内,她便镇定下来了。冷声道:“你别忘了,这小镇里不允许打斗,莫非你以为自己能在仙楼眼皮底下放肆?”

“我不是白痴,当然不敢得罪仙楼……”我淡然道,“只是你觉得躲在这儿。真的安全吗?”

“什么意思?”

水玉顿时一愣,而就在这时候,我立即运转起金佛醉游第一层,将水玉身后的阴气形成了一堵墙,极为霸道地把她推了出来!

“不要!”

水玉惊恐地大叫一声。而我伸手一抓,直接就扯住了她的领口。此时我嘿嘿笑了笑,扭头看向东方雪,轻声说道:“你跟那个姐姐先去我工作的俱乐部,我一会儿就回去。还有主体。赶紧回白虎郡去。”

东方雪嗯了一声,被苏妍拉着去了传送阵。她担忧地看了看我,认真道:“千万别冲动,这女人好像有后台,绝对不能杀。”

“不会杀的……”我笑道,“我还没这么蠢。”

东方雪点头道:“嗯,我相信你。至于扒衣服丢大街上,或者扒皮,或者把胸割下来什么的,或者关在地下室里,找十几个大汉欺负她什么的,随便做做就行了,记得收拾干净。”

“好咧,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嗤笑道。

听见我和东方雪的对话,水玉脸都吓白了。实际上东方雪不做这些事。只是配合我在吓唬这个水玉,这小镇外就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大家一般都会去传送阵,这片荒芜地方也没人会去。我扯着水玉的领口,带她往深处走去。水玉已经吓得哆嗦起来,她连忙说道:“江成。你知道的,我家很有钱,有很多钱。只要你放过我,无论是多少乾坤石,我都可以给你。”

“一千亿个乾坤石。你出得起么?”我淡然道。

水玉顿时哑口无言,而我扯着她走到一片四周都无人的荒野区域,狞笑了一下,将她狠狠甩在地上。她惊得大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我用阳气凝聚出一把火红短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刺进了水玉的大腿!

“噗嗤!”

水玉发出了一声惨叫,她原本就对阴气亲近,对阳气极为抗拒。这火红短刀刺进她腿里的一刹那,立即开始疯狂地灼伤她的伤口。而我又凝聚出第二把火红短刀,刺进了水玉的另一条腿!

双腿,四肢,胸部,腹部,膝盖,脚掌。

水玉全身都被我刺入了火红大刀,她不停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嘴里也是在疯狂地咒骂道:“江成,你不得好死!我一定会让人杀了你,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家伙!”

我坐在水玉身边,拨弄着火红大刀,微笑道:“当初就说了,你退一步,我们海阔天空。我俩本来就没什么仇,你非要跟我对着干,这是为啥呢?当初明明已经将一切事情都谈好了,你还要违背承诺。水玉,看来你根本就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上。今天若是不给你足够的教训,你以后依然会再犯。我最明白你这种人,对于你们来说,面子比我这种小人物的性命要值钱太多。”

“江成,你放我走……”她咬紧牙关。低声道,“我保证,以后真的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我会相信你么?”

我摇摇头,轻声道:“与其用誓言来束缚你,倒不如用手段来束缚你。”

说罢。我抓住水玉的衣服用力一扯,顿时将她的衣服彻底扯碎。她一看这情况,连忙惊慌道:“你如果敢睡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啪!”

我一耳光刮在了水玉的脸上,恶心地骂道:“我嫌你脏。”

说罢。我拿起短刀,直接刺进了水玉的小腹,然后缓缓地割开口子。她疼得满是哭腔,咬牙道:“你要干什么!?”

“在你丹田处中个彼岸花……”我微笑道,“用你的阴气养着它,以后只要你不听话,那就……轰!”

“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水玉惊慌地大吼,我却根本不理会她,继续安心地割开口子。

“水家的人也敢动,我看你是活腻了。”

正在这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阴沉的声音……

身后有人!?

什么时候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