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卑鄙的水家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推荐信没用?

我有些惊愕地看着守卫,不明白好好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前他明明还不是这个脸色。一时间我就急了,连忙问道:“为什么不招收我?难道我的天赋连考核的资格都没有吗?”

守卫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他淡然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走吧。”

不该得罪的人?

我一时间极为疑惑,而我身边的凯迪脸色也变得很难看。虽然他是个纨绔子弟,但刀宗家大业大,他也不会傻到在刀宗发飙给乌迪尔惹麻烦,就认真地说道:“这位兄弟,我是乌迪尔的儿子,麻烦你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位朋友对刀宗非常向往。而且他自己也是个爱刀之人,可以说抱着满腔的热血与希望来到这里。最后你却简单地说一句,说是不招他,这让我们怎么能接受?总要有个理由吧?”

“理由……”

守卫回头朝刀宗大门看了看。然后叹气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当我拿着推荐信进去找我们人事长老的时候,他接过信封,很不耐烦地说不招这小畜生。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也不清楚,但很明显,你肯定是得罪人了,否则人事长老为何要说这样的话?”

我心中一惊,看来还真是得罪人了,莫非跟水家有关?

“嗤嗤嗤……”

正在这时,一道怪异的声音忽然笑了起来,只见从那刀宗的大门里,竟然走出了水远方。这老家伙一脸恶心的狞笑。对我冷声道:“江成,我早已经摸透了乌迪尔的性格,早就知道他会介绍你来刀宗躲我。但很可惜,你的逃亡梦破灭了,我在刀宗,可也是有关系的人。”

我顿时皱起眉头,冷声道:“原来是你搞的鬼,那你现在是想怎样,在这儿跟我动手不成?”

“江成,他现在不能动手……”凯迪对我说道,“你今天才跟水庄举行了生死战,还处于生死战的保护时间内,就算他要杀你,也只能等明天。没事,他在刀宗虽然有关系,但我爸也有不少关系。我们回俱乐部去好好地谈一下,让我爸麻烦几个老朋友,肯定能让你顺利参加考核。”

我摇头道:“不必了,这样一来,就算我加入了刀宗,恐怕也会受到许多小鞋。水远方,你还真是有点能耐,知道我肯定要来加入刀宗。立即就跑来动手脚了。”

水远方的眼睛微眯成了一条线,他狞笑道:“不止这么简单,江成,既然你来了这天意城,就不用再想着回去了。”

“放屁!我们要走就走,关你屁事!”凯迪顿时怒骂道。

面对凯迪的怒骂,水远方只是耸了耸肩,淡然道:“你若是不信,只管离开试试。”

“江先生,我们走,不用理这个老家伙……”凯迪冷笑一声,然后扯着我上了马车,朝着城外跑去。

坐上马车后,我的内心被一堆失落感充斥。原本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加入刀宗,让我的刀法得到提升,谁知道水远方早已经有了手段,事情果然不会永远按照计划发展。

凯迪看我心情不太好,他安慰道:“江先生,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他水远方不就是想比关系吗?水家有关系,我爸也有关系。等着吧,肯定能让你成功加入刀宗的。”

我叹气道:“再看吧,先回俱乐部再说。”

他也点头说道:“好。”

马车在天意城的大街上飞奔,等我们来到了城门口。士兵们正在一个个排查出城的人。凯迪对我笑道:“天意城还是很自私的,就怕有人借着价格差异做生意,所以禁止一切走私。等会儿吧,很快就能通过。”

我嗯了一声。然后跟着凯迪走下马车,加入排队的队伍。这些士兵调查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轮到了我们,凯迪检查一番后完全没问题。可在调查到我的时候,一名小队长模样的士兵却是皱了粥眉头,冷声道:“你不能走。”

“不能走?”

我一时间极为惊愕,连忙说道:“我来到天意城后任何东西都没购买,为啥不能走?”

小队长不耐烦地说道:“说不能走就是不能走,退后,否则宰了你!”

“我草你妈!”

我原本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人,立即就怒吼一声。一拳头砸向了这个小队长。凯迪见状,连忙就过来拉架,把我扯到了一边,极为激动地说道:“江先生。你冷静点,天意城的士兵不能打啊!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忍住!”

我愤怒地看着那小队长,咬牙道:“你说说看,我身上究竟是有什么东西不能走?”

那小队长冷笑一声,很是不屑地说道:“我看你这贼眉鼠眼的模样,就觉得你肯定不干净,先在城里留两天。”

“你!”

我气得脸色通红,而那小队长也是极为挑衅地看着我。凯迪连忙将我扯到一边,此时他也是被弄得心情烦躁,低声道:“肯定是水远方买通了那个小队长,该死。他怎么能将事情算得这么准?”

我握紧拳头,狠狠地在城门上捶了一拳,愤怒道:“我怎么知道!”

“砰!”

随着拳头砸在了城墙上,我身上的衣服都是颤抖了一下。正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有个黑色的小石子从我衣服上掉了下来。凯迪惊讶地咦了一声,他弯下腰捡起黑色小石子,立即脸色大怒,狠狠地砸碎了黑色小石子,怒骂道:“去他妈的,是窃听神石。我就说那水远方怎么可能算得如此精准,原来是早已经在偷偷窃听我们,才能提前跑来这儿打理好关系。”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呢喃道:“这是……什么时候放我身上的?”

“这完全没必要纠结,他已经是天仙级别的强者,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你身上放窃听神石。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凯迪咬牙道,“这下怎么办,要是不能离开天意城,等生死战的保护时间一过去。那你就危险了。江先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我父亲,让他赶来帮忙。”

我心里也没了主张,想不到水远方竟然阴险到这地步,我原本以为水庄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人,现在我才明白,最恶心的人是他老子。

我看着城墙门口,对我投来不屑目光的小队长,呢喃道:“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有这么好的天赋,却要因为别人的手段而丧失前途么?妈的,真是不甘心,想我九重天劫都过来了,仙器师的资格也拿到了,却要因为小人而留在这里……”

“哎哟,哥们你真能吹牛逼!”

正在这时,一个路过我们身边的路人瞥了我一眼,他满是不信任地说道,“牛逼吹得震天响,你要是有这么厉害,咋不去参加武门的考核呢?傻逼。”

武门考核!?

我心中一惊,呆呆地看着那路人,而这路人也穿了免战服,他估摸着是个暴脾气,对我冷笑道:“咋的,牛逼被人戳破了,心里不高兴了?吹牛也不打草稿,我还说我渡过了一千万重天劫呢!”

“对!武门!”

我根本不顾路人的废话,转过头看向凯迪,极为严肃地说道:“既然他断了我去刀宗的路,没关系,我就去武门闯一闯!我要让他知道,在这个天意城里,不是只有刀宗!”

凯迪愣了一下,他惊愕道:“真要去武门?那地方的考核困难程度,完全是你不敢相信的。江先生,听我一句劝,等我父亲过来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