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元奴的真相/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瞪大眼睛,惊愕道:“那该怎么办?”

他想了想,认真道:“如果坚持传送的话,恐怕会影响到传送阵。我有个建议,就是将他传送到混乱空间,也就是空间裂缝里。然后将您也传送过去,我会给您一份地图,让您带着他,在空间裂缝里找到回无法之地的路。但我要说实话,这个办法比较危险,毕竟空间裂缝可没那么太平。”

我深吸一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但如果我回去找元奴,再想办法将他带到这儿来,那才是真的麻烦。我的时间根本就耗不起,如果在阳间浪费掉太多时间,恐怕还会错过乾坤神水。

我想了想,便问道:“空间裂缝里的时间流逝,是怎么个情况?说实话。我的时间很紧凑。”

工作人员笑道:“空间裂缝的时间有很多种,毕竟那儿就是个混乱区域。但我可以将你们传送到最慢的空间裂缝,那里的时间慢到你不敢想象,无论你在里面待多久,回到无法之地,都只是一瞬间的时间过去。”

我松了口气。连忙就同意了这个决定。因为是传送到空间裂缝,所以工作人员也没有收我多少钱。我和元奴两个加起来,才耗费五万乾坤币。

此时的我心情有点忐忑,但还是忍着恐惧走到传送阵里。此时工作人员轻声道:“记住了,空间裂缝很危险,千万要按照地图走。遇到事情。能躲就躲,能跑就跑,但别让自己脱离了地图轨迹。”

说罢,他将一张地图递给了我,而我点点头,轻声道:“开始吧。”

只见工作人员启动了传送阵,而这个时候,我的脑袋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晕眩。等回过神来,我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空间里。

这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如同宇宙一般,四周漂浮着许多的残骸和星球,但我却偏偏能在这地方呼吸。想在这儿移动。只能依靠金佛醉游来推动自己。

空间裂缝。

一个任何东西都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在空间裂缝里,有着太多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现在我是在一片类似于宇宙的混乱空间里,可说不定还有可能遇见其他东西。

我好奇地往四周看了看,正在这时,我身边散发出了一道阴气。一道白色人影出现在我身边,我扭头一看,赫然便是元奴!

元奴忽然被传送到这儿,他的脸上有一丝惊异,但等看见我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江成,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我连忙解释道:“元奴先生,我有事情找你,想将你传送到另一个空间去,但是……”

我将事情跟元奴解释了一遍,他听过之后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当初惹过祸,所以给你带来了麻烦。之前我似乎是被高人拯救,被传送到了一片沙漠之中,在那安心炼化了生命之源,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暗中帮助我。”

我心里暗暗嘀咕,那高人就是你自己,只不过是另一个你,叫无名而已……

但我没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了想,随后就拿出之前那工作人员给我的地图,认真道:“元奴先生,我们现在要按照地图走。你应该是知道的,混乱空间很是危险,不能随意走动,还请你千万要跟在我身边,不要让自己走丢了。”

元奴点点头,他轻声道:“江成……”

“嗯?”

“你会看地图吗?”

他的一句话让我顿时愣住了,我拿着地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然后又对比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看不懂。最后我叹了口气。将地图递给元奴,尴尬道:“元奴先生,还是你来看看吧。”

元奴接过地图,他随意扫了一眼后,轻声道:“我们目前处在这片混乱空间之中,应该先往西边走,如果不出意外,就会碰见一条星河。顺着那星河往下走,就能到达无法之地的空间。”

我连忙点点头,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读书人有用。元奴收起地图,对我轻笑道:“走吧,等到了无法之地,我正好重新渡天劫。”

“好。”

我跟在元奴的后面,小心翼翼地在这混乱空间之中飞行。而元奴本身就能催动阴气,就算他自己不会飞行,在这个类似于宇宙的混乱空间里,他也能随意飞行。

“元奴,你不能走。”

正在这时,从我们的四面八方,忽然就传来了一道深沉的声音。我惊讶地看向四周,只见四周有许多星光点点,竟然开始急速凝聚起来。这些星光开始凝聚成一个巨大的人影轮廓,并且变得越来越真实,看到这情况。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而元奴则是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阴沉,但他很快就洒脱地轻笑了一下:“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么?”

不愿意放过他……

莫非,是天道来了!?

我心中顿时极为恐慌,而那星光点点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个人影。这是个浑身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人,他正坐在一张巨大的椅子上。可因为他身上散发着白光,我看不清这人的轮廓究竟长什么样。但我能感觉到,他正在看着元奴:“你我之间的事情还没解决,若是想就这么离开,我不愿意。实际上,当你跑到混乱空间时,你已经不归我管,我也没必要来管你。只是……有些事情,终归要解决。”

“明明是天道,却这般在意……”元奴淡然道,“江成,你不用看了。道本无形,你无法看清他的模样。说吧,都这时候了还要追上来,究竟是想如何?”

“我们有两笔账,需要好好地算一下。”天道冷声道。

我疑惑道:“什么账?容我说一句,天道本就是无形之物,是在大道之中诞生的一缕意念,大道只有一条,但天道有无数条,你这般做事,若是让大道发现,就是有为规则。到时候你就不会再是一个合格的天道,甚至可能会被新的天道替代。”

“我不在乎……”天道摇头道,“大道也不会在意,因为违反规则的并不是我,而是元奴。”

元奴……违反了规则?

我扭头看向元奴,而他还是那万年不变的平静模样。天道的声音越来越冷,就如同在诉说元奴的罪孽:“我们的第一笔账,是你当初渡天劫。那时候你理应承受九重天劫,我也是按照规则办事。照理说以你的实力,渡过九重天劫并不困难,我也为阳间出了个天才而感到骄傲,可当渡过八重天劫之后。你做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元奴平淡道,“那时候我渡过八重天劫,将自己分为十道化身,想一次性造就十个仙人。”

我……我的天!

我不敢置信地看向元奴,现在终于明白天道为何这般愤怒了。

有这样玩的吗?

一般人渡天劫本就是怕得要死,可你在渡九重天劫不费力也就算了。最后竟然还凝聚出十个化身,想一次诞生十个神仙!?

这岂不是相当于直接诞生十个法身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破坏规则,但我知道绝对没人敢这样玩!因为凝聚出化身,就代表将自己的实力给分开了,原本拥有百分百实力的元奴,却把自己变成了十个只拥有百分之十实力的分身。怎么可能扛得住天劫?

当初无名就跟我说过,元奴在渡天劫的时候惹怒了天道,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惹怒天道,还以为只是骂了老天爷几句,谁知道元奴竟然玩得这么大!

天道缓慢说道:“你确实是个天才,那时候你利用是个化身。摆出让我惊叹的法阵。照理说你能渡过天劫,可这样完全违反了规则,于是我加大了第九重天劫的力量。最后我还是有了怜悯之心,让你以残魂逃跑。”

“那次教训够狠的……”元奴平静道,“可我们的账也能算是两清。”

“两清?哼!”

天道忽然怒喝一声,他愤怒道:“那只是我们的第一笔账,之后就是我们的第二笔账。那时你成为了元门门主的鬼奴,照理说应该顺从天道誓言,可你却违反了天道誓言。记得那天,你为了杀元门门主,竟是暗中将一个鬼魂改为了你的气息与生辰八字,使得我降下天罚,却让另一个灵魂魂飞魄散,让我背上无法弥补的罪孽!”

我呆呆地看向元奴,呢喃道:“元奴先生,你还做过这么凶残的事儿?”

瞒天过海!

这是真的瞒天过海!

我们平日里想违反誓言的时候,都会拼命地找漏洞,可元奴却是截然不同。他直接找了一个人,让那个人来承受自己的处罚!

这就好像开车撞死了人,我们都会找法律的漏洞,而元奴却是找来个人伪造信息,直接就让他顶罪了!

“我没做错……”面对天道的谴责,元奴脸上却毫无愧疚,“那人是我的仇人。我只是换个手段杀他。”

天道顿时怒极反笑:“你确实没错,我却是错大了。元奴,你连续破坏规则两次,你自己说说看,我怎么能放过你?”

我算是明白天道为何抓着元奴不放了,如果我是天道。估计也不会放过元奴。

元奴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傲意,他冷声道:“我的罪孽,我自己清楚,也能自己判定。你若是想给我定罪,那我也只能告诉你,我命由我不由天。直接说个解决的方案。这样才算是痛快。”

“好,你果然是个痛快之人……”天道冰冷道,“你想重新渡天劫成仙,那我便给你这个机会。这里是混乱空间,你便在这渡天劫。但你要知道,混乱空间是没有规则的,也就是说,我在这儿不受大道的束缚。当初你度过九重天劫,如今我再让你重新渡一次。只是九重天劫的威力……需要增强两倍。”

两倍!?

我瞪大眼睛,连忙说道:“这样不公平,简直相当于十八重天劫了!”

“不……”天道解释道,“按照威力来算,是相当于十重天劫。”

我满是担忧地看着元奴,低声道:“元奴先生,万万不能答应。我们直接跑,在这混乱空间里,一切都有可能,我们跑得远远的。”

面对我的劝说,元奴却依然是一脸平静。等我说完之后,他忽然噗嗤一笑。

我顿时纳闷了:“笑什么?”

“逃?为什么要逃?”元奴反问道。

我咬牙道:“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不逃?”

“因为……”

元奴跨出一步,将我挡在了自己身后,他看着那天道,冷冷地说了一句话。

“元奴在此,何惧苍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