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自恋的花族男子/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有些狐疑地看着面前这个少妇,说道:“你想让我救你的女儿,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为人父母,我也为人父母。说实话,我有个儿子,他曾经被人威胁着生命,过了很久才救回来,但因为很多事情忙着做,我甚至都没时间去看我儿子一眼。好好说实话就行了,若是可以,我自然能完成这个善事。不需要扯蓝光兵器什么的。”

“是啊,玉子,就你家那破鞋儿,哪里是啥蓝光仙器……”

“可别骗上仙啊。上仙要是发起怒来,你可怎么收场。”

“上仙,你别信她,她就是一时间有些激动了。其实她家里就一双破鞋。根本不是啥蓝光仙器。”

村民们也都是开始纷纷埋怨少妇,而名为玉子的少妇却是很激动,她认真地说道:“上仙,我没骗您,真的没骗。您若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带您去我家看看。”

我皱起眉头,想不到这女人竟然如此倔强,便点头道:“成,那你就带我去看看。”

“谢谢上仙的信任!”

玉子连忙站起身来,焦急地带着我往一个小破屋里走。等来到这屋里,她就趴在床底下很认真地寻找,好一会儿,终于找出了一个木盒子,认真地跟我说道:“上仙,蓝光仙器就在这儿。”

“我看看。”

只见玉子打开了木盒,里面赫然躺着一双普通的黑色长靴,这靴子一丁点出彩的地方都没有。但我却能感觉,这靴子好像是有点不一般。

因为在靴子的鞋底,刻着一个诡异的符文。这符文普通人自然看不出来,但我是个仙器师,想雕刻出这样的符文来非常困难,甚至连我都办不到。

我蹲在木盒旁边仔细地看了看鞋子,随后疑惑道:“这靴子好像是有点不一般,但又显得特别普通。究竟是怎么回事?”

玉子顿时红了眼睛,呜咽道:“上仙,原本我的夫君也是个厉害的强者。但有一天被仇家找上了门,他自知没有逃跑的希望,就将自己的鞋子解除认主给我穿上,让我抱上女儿逃跑。这靴子名为鲲鹏靴,可以帮助人极快地飞行,但最后因为我实力不够。鲲鹏靴愣是不肯认我为主人,最后散去了所有能量,就变成了现在这般。”

我恍然大悟,这并不是失去了能量,而是靴子将自己给封印了。

厉害的仙器,是会自己选择主人的。若是主人太弱,仙器会觉得玷污了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将自己封印,也不愿意认一个弱者当主人,这就是强大仙器的骄傲。

我伸出手摸了摸这鲲鹏靴,当我手摸上来的一刹那,鲲鹏靴的灰尘被擦去了不少。同时还散发出了微弱的蓝色光芒。

嗯?

起共鸣了。

我心中一动,然后开始散发出仙力,在鲲鹏靴面前展现着出了自己的实力。只见随着我仙力的展现,鲲鹏靴的光芒也渐渐变强了,但还是没那么明亮。如此看来,鲲鹏靴对于我是处于考虑的状态,因为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让它臣服。

这个时候,我召出了蓝光长剑。轻声说道:“蓝光仙器,我这也有一把。我自然不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而是根据自己的实力得来的。你若是信任我,就跟我一起走。也不用再待在这个贫穷的地方埋没自己。我的实力,有这蓝光长剑作证。”

刹那间,鲲鹏靴立即散发出了很是强烈的光芒,明显已经认同了我。我点点头,然后收起蓝光长剑,淡然道:“这靴子虽然已经认同了我,但我暂时不能收,毕竟我还没将事情办成。说说看你女儿的事情。等我将事情办完,就来取你这鲲鹏靴。”

玉子感激地点点头,认真道:“我的女儿,是在前天晚上被妖族掳走的。上仙。在我们这香巴村的对面,就是隔着银河的对面,有一个名为花族的妖族。这花族长得跟人类一模一样,男的都是绝世容颜。女的也都是倾国倾城。但他们为了保存自己的容貌,每十年就要吸收一次童男童女的血液,而且这幼童血液中的仙力一定要高。当年我夫君就是一代强者,所以我女儿得了他的遗传,血液内的仙力较为强大,才十三岁就成为了人仙,虽然只渡过了一重天劫。”

我皱眉道:“所以当花族过来找合适的童男童女时,你的女儿被看上了是吗?”

“是的……”玉子跑去床头找了找,然后找来了一张照片递给我,她抹着眼泪说道,“这就是我女儿。”

我看向照片,只见里面是个可爱的少女,正对着镜头甜甜地笑着。我看后点点头,沉声道:“你怎么确定你的女儿还没死?”

玉子连忙说道:“我有灵魂玉佩,是当年我夫君做的。上仙请放心,花族都喜欢独来独往。因为他们每个都自以为容貌天下无双,所以族内并不团结。”

只见她立即递出个玉佩给我,这玉佩还闪烁着光芒,而且上面有弱小的仙力在指着银河。我皱起眉头,沉声道:“好,你等着便是。”

说罢,我拿着灵魂玉佩,运转起金佛醉游。直接就朝着银河的方向飞去。

这片银河很是浩瀚,但也是有空气的,这就是无法之地的奇异构造。说是银河,其实也不算是到了无法之地的外太空。只是这里的规则就是如此。

我召出火麒麟,顺着灵魂玉佩的方向寻找,没飞多久,我就发现在一颗不算太大的星球上。有那少女的生命印记。

“大哥,就降落在那吧。”我对火麒麟轻声说道。

我们降落在了这个星球上,这星球有很广阔的森林。为了不发出森林,我在森林里凌空飞行。朝着生命印记的方向而去。

不一会儿,我忽然看见前面情况有异变,便小心翼翼地隐藏了自己的仙力,躲在树木后面偷看。

在这前方,有一片巨大的湖泊,在湖泊的岸旁,放着一个巨大的笼子,而笼子里关着不少人。我要找的那个少女,也正是其中之一。

可在这个笼子旁边,却是有个长相极为小白脸的男子,他坐在一张宝座上,手里还拿着个镜子孤芳自赏,随后他放下镜子,轻笑道:“我真是这所有空间之中,最为英俊的美男子了。”

好……好恶心……

我满是嫌弃地看着那男子,此时他忽然招招手,那笼子忽然自动打开了。一个女子从里面被抓了出来,三两下就被妖气扒光了衣服。这女人满脸惊恐之色,害怕地看着那男子。而自恋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能与我在一起,是你的荣幸。”

说罢,他忽然用手一抓,女子便凌空飞了过去,自动坐在了他的腿上。但这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那女人仿佛中了邪一样,在男子的腿上扭动腰肢,随着他们的行为,女人的身体忽然变得干枯起来,如同一瞬间老了十几岁。可这速度还在急剧加快,她痛苦地在男人腿上尖叫,但身体却是没停下来,明显是被控制了。

不一会儿,女人就变成了一个干枯的人干,被这自恋男子随意丢在了一旁。他微微一笑,看着发抖的人们,轻声说道:“现在……谁想获得我的宠爱?”

笼子里的女人们顿时吓得发抖,而自恋男子打了个响指,我要拯救的那名少女,忽然就自动飞出了笼子!

不好!

看见这情况,我连忙怒吼道:“令人作呕的小白脸,放开那个女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