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野狗不止会苟延残喘,还会嘶吼,咬住咽喉(五)/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满是焦急,想不到上官炒饭面对这几人竟然如此疯狂,明明有活命的机会,却要拿已经成为我奴隶还说事。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想法,她好像根本就不想活了。

上官家的狗腿们一得到命令,立即就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抓着上官炒饭后退几步,而那魁梧大汉顿时骂道:“草,你还真敢当着我们的面保她,那就连你也一起杀了!”

说罢,这几人立即就朝我冲了过来。我下意识召出初兵,心里叫苦不迭。这下麻烦了。我明白自己几分几两,根本不可能会是这几个人合力的对手。如果是一对一,那还有胜利的机会。

“慢着。”

正在上官家的人们要动手时,又是一道声音响起了。这一次,那声音是从酒柜那边传来的。只见一名老者站在酒柜那,他冰冷地说道:“你们……是想在酒馆里动手?这是新道教的产业,要打,就出去打。”

见到这老者。人们顿时就不敢放肆了,上官决也是对他鞠躬,恭敬地说道:“好,我们出去解决。”

说罢,上官决便带着人们朝外走去,还对我勾了勾手指头。我平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上官决几人走出酒馆,我也没挪动一下脚步。

上官决皱起眉头。他沉声道:“那小子,你怎么还不滚出来?”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又不是白痴,既然不能在酒馆里打斗,那目前在酒馆里躲着,是最好的办法。”

在场的人们顿时都表情惊愕,似乎是想不到我竟然如此不要脸。但我特别清楚,在这个情况下,打肿脸充胖子的后果……就是死亡。

可面对我的话,上官决却是根本不在乎地冷笑了一下:“躲在里面?你确定这么做?”

我耸了耸肩,平静道:“如果能活着,那我为何要逞强?”

“好吧。”

上官决叹了口气,他饶有趣味地看向上官炒饭,微笑道:“炒饭,你是要出来给我折磨一场,还是要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为什么叫炒饭的缘故说出来?”

“你!”

上官炒饭惊怒地挣扎着站了起来,立即就要往外面冲,而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惊愕道:“你疯了吗?这时候如果冲出去,简直就是送死!”

“求你了……”上官炒饭已经气得浑身哆嗦,她呢喃道,“让我去吧,哪怕被折磨一场。至少还能活着……我好不容易再活一次,不要再让我坠下去……”

不知怎么的,此时我看着上官炒饭的表情,却没来由觉得心疼。

我下意识松开了手,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有什么故事,但我明白她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只见上官炒饭咬着牙,忍痛走出了酒馆。当她一走出来,立即就被魁梧大汉制服。而上官决露出一丝得逞的微笑,他轻声道:“告诉他们,她为什么叫炒饭。”

听见这话,上官炒饭顿时一惊,她怒吼道:“上官决!你这骗子!”

“是你太愚蠢了吧……”上官决微眯眼睛看着上官炒饭,他狞笑道,“你忘了吗?从你降临的那一刻,毁灭你的游戏,我就一直在玩。说实话,当你成为内门子弟的时候,我还认为自己已经没机会再玩弄你了,谁知道你自己撞上来。就怪不得别人了。”

这时候,上官决身边的人们都是哈哈大笑。上官炒饭痛苦地要挣脱开,而上官决却是不慌不忙地捅了一剑她的肚子,她顿时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我心中大惊,连忙就往外面冲去,江乃大急忙抓住我,她焦急道:“江先生!不要冲动,你别忘了,他们不能杀死或者弄残炒饭。只要你解除认主,炒饭依然是上官家的人!”

“对!”

我顿时解除主仆关系,然后对上官决吼道:“住手!她其实是骗你们的,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奴隶!你们没有权利杀她,否则会受到上官家的惩罚!”

上官决皱起眉头,他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炒饭,淡然道:“原来是想逼我动手么?你可真够卑微的,不过没关系,这不影响我毁灭你,来,告诉他们真相。”

魁梧大汉顿时哈哈大笑一声,只见他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与人们诉说起了一场往事……

上官家,一个超然大物。

在无法之地,什么叫超然大物?自然就是天意城绝对惹不起的那种势力,这上官家围聚于无法之地较为中心的地带,雄霸一方。

而上官家,同时还是一个侵略性家族。随着家族的长期发展,他们毁灭了无数弱小的家族与城池,进行奴隶贩卖,资源抢夺,强者收编。也就是说,上官家是个真正以战养战的家族。

但是。上官家并非是一群只会战斗的野蛮人,他们也有大脑,也会享受。甚至可以说,上官家有一群真正的执绔子弟。他们完全知道该怎么去享受生活。而上官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当年,上官家毁灭了一个城池,强行占有了其中的人民,准备拿来当做奴隶。每当这个时候,上官家的富二代们就会过来挑选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上官决过来挑选的时候,看上了原本的城主夫人。

那城主夫人叫什么名字,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已经沦为了奴隶。

谁知道这个女人刚正不阿,宁是不肯屈服,甚至还准备采取自爆的方式与上官决同归于尽。只是上官决的实力比身为人仙她要强太多,他轻而易举地制服了这个女人,可因为之前自爆的仙力太乱,女人无法克制住在身体内乱窜的仙力,使得她变成了一个弱智。

上官决一看,觉得这还挺不错。正好可以多个玩物。从那天起,女人就成为了上官家府邸内的一道风景,任何人都可以玩弄她,欺负她。曾经美丽的一代城主夫人。最后沦为了玩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女人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从强暴到虐待,从虐待到伤害,这群富二代已经不再满足目前的玩法。渐渐地。上官决不再给女人饭吃,甚至忘了还有这么个玩物要照顾。

后来有一天,上官决与朋友们在花园里饮酒作乐,衣着破烂的女人忽然冲到他面前跪下。求着想要一口饭吃。这会儿,他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个玩物。

于是乎,上官决抱着好玩的心,让仆人端来一碗饭,随后倒在了沙地上。甚至他还踩了几脚,使得沙土与米饭黏在一起,然后让女人吃。

饿了许久的疯女人哪里顾得上米饭是否干净,她感激涕零地吃了个干干净净,上官决觉得挺好玩,便问她在吃什么。结果这疯女人说,她在吃炒饭。

从那天起,这成为了上官家的一个新玩法。每当遇见那女人了,这群富二代就会将米饭倒在沙地里,泥土里,粪池里,随后找个东西随意地拌一拌,接着就告诉她,这是炒饭。

而疯女人从来不忌口,只要能吃饱肚子,她什么都会吃。渐渐的,这群富二代再次对她产生了乐趣,直到疯女人肚子渐渐大了起来,没一个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因为哪怕是上官家的一个扫地工,都与这疯女人玩过各种各样的姿势。

后来,孩子出生了。疯女人此时已经不会再说人话,她永远只会迷迷糊糊地说两个字。

炒饭。

从那天起,这女孩就有了个简单,却充满屈辱性的名字,炒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