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野狗不止会苟延残喘,还会嘶吼,会咬咽喉(六)/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生下孩子之后,疯女人仿佛不疯了,她会温柔地给女孩哺乳,带她晒太阳,两个人苟延残喘地生活在上官家的府邸里。虽然在这偌大的府邸,她们根本就不被当人看待。

时间渐渐过去,原本没人注意这小女孩,可当她长大之后,人们才明白……这赫然是个新的美人坯子。

但母亲虽然疯,炒饭却不疯。

她会偷来衣服给自己遮体,她会去厨房偷来馒头给自己与母亲充饥。当上官家所有人都在嫌弃疯女人的时候,她从五岁就会开始照顾自己的母亲。

直到被人们盯上的那一天。

一群富二代满是兴致围绕住这对母女,但在这群年轻子弟之中,上官决是老大。所以在老大享受之前,人们不敢放肆。可炒饭不愿意妥协。正巧那天上官决与人们打赌,赌注是一顿酒菜,说会让这个小处女心甘情愿地跟自己睡觉。

谁知道,扫兴了。

人们原以为上官决会失败,纷纷起哄要上官决请客。可这个时候,上官决却是拔出长剑,刺进了疯女人的大腿,将她狠狠地钉在了一棵树上。然后他转过身告诉名为炒饭的十八岁女孩,跪下。

这个苟延残喘的小姑娘立即就跪下了,乖乖地跟着上官决进了房间。

如果说疯女人是人们的老玩具。那么这小姑娘,就是人们的新玩具。正巧她年轻漂亮,每一天,上官家都有公子要她伺候。

就这么玩了半年,人们发现……这小娘们的肚子大起来了。

上官决自豪地告诉人们,已经想好了那肚子里孩子的玩法。人们都纷纷夸赞,说他是最懂得玩的公子哥。

然而,人们都想错了。

没人能想到,这个名为炒饭的小姑娘,在生下孩子之后。亲手把孩子掐死了。直到第二天,富二代们兴致勃勃地过来看玩物的新生儿,等看见了那婴儿的尸体,才明白事情比较严重。

被破坏了计划的上官决勃然大怒,他问这个女孩,是不是故意违背他的意思。

而女孩很镇定地告诉他,以后她生一个,就掐死一个。因为她知道,有时候死亡比活着要幸福。

恼羞成怒的上官决满足了女孩的愿望,他挖出了她的子宫,然后得意洋洋地告诉她,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时间渐渐过去,当人们玩腻了这个小姑娘之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天劫忽然来了。

上官家的人们好奇地去看是哪位新弟子引来了天劫,结果才发现,竟然是那个被他们玩弄了无数次的小姑娘。

这对于富二代们来说是一种耻辱,可当上官决想出手毁灭这个女人时,才发现她竟然引来了九重天劫。

于是乎。上官家的长老们拦住了想出手的上官决,等那天劫度过,他们搜查炒饭的记忆,想知道她为何能从一个玩物成为九重天劫的仙人。

这个时候,人们知道了一个真相。

当上官决将她玩弄一番丢在花园时,她忍着身体的疼痛,与花园的孩子们一起玩耍,从天真的孩子那骗来了简单的修炼之法。

就是这么简单的修炼之法。

当吃着残羹剩饭的时候,她在辛苦修炼。当被上官决倒吊着身体丢进粪池的时候,她在默念心法。当被淫秽的老管家锁进密室鞭打的时候。她在锻炼肉身。

每一天,都在屈辱中生活,在痛苦中进步。

就是靠着这简单的修炼之法,她没日没夜的苦练,终于等到了今天。当可以成仙时,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忍着点,再忍着点。因为在这个丧尽天良的地方,只有九重天劫,才能重新做人。

路有多难走?

当力量不够。她给孩子们做牛做马,从他们手中骗来上官家的低等丹药。

当道意不够,她被强者玩弄之后,装作痛苦走不动的样子,偷听强者们交流修炼心得。

一次次卧薪尝胆,终于走到今天。

于是乎,在渡劫之后,她不再是那个玩物炒饭。为了活命,她答应长老会加入上官家成为一名弟子,从那天起,她有了一个姓氏,便是上官。

魁梧大汉说话的时候,还喜欢表现出许多动作,添油加醋的故事叙述方式让人们听得皱紧眉头。

“好恶心,我原以为排行第九的上官炒饭是什么人物。看这情况连狗还不如。”

“这女人根本就是一个破鞋啊,我之前还觉得她挺漂亮。好恶心,我有点想吐。”

“只可惜不能宰了她,否则这种女人,真是给我辈修道人士抹黑啊!”

“我能跟她睡觉吗?认真的,她技术肯定很好吧?”

人们纷纷对上官炒饭表示了唾弃,而上官决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他蹲下身子,捏了捏上官炒饭屈辱的脸,微笑道:“你觉得自己能重新做人,但不好意思,有些人只能当条苟延残喘的野狗。其实我有时候觉得,你这人真是不会感恩,要不是我,谁能把你养这么大?”

上官炒饭紧紧地咬着牙齿,而上官决眼神忽然变冷,他抓起地上的一块冰块,狠狠地砸在了上官炒饭的嘴唇上!

“天!”

江乃大捂住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上官炒饭。那冰块在上官炒饭的嘴上碎开,虽然那只是一个冰块,但却夹带了上官决的力量。只见上官炒饭鲜血直流,被打落了好几颗牙齿。上官家的人们哈哈大笑,对着上官炒饭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江先生……”江乃大抓住了我的袖子,她小声道,“要不要帮她?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上官家的人这么强。如果我们贸然帮她,肯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可是……我跟她是一样的人,看着现在的她,就如同在看着以前的自己。不同的是,我有你帮我走出那段阴影,她却没有。”

我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拿出一根烟点燃,呢喃道:“若是这个熬不过去,那之后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至少她还能活着。”

江乃大颇为难受地点了点头,此时外面的殴打才刚刚开始。人们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欺负上官炒饭,但他们打着却不是很痛快的样子。终于,那魁梧大汉忍不住说道:“二哥,能不能侮辱她?我总觉得打人没意思,这娘们要被侮辱侮辱才好玩。”

“好主意……”上官决伸了个懒腰。满不在乎地说道:“去,撒泡尿。”

“好咧。”

一名上官家的子弟笑了笑,然后走到上官炒饭的前面解开了裤腰带。这个时候,酒馆里响起了无数口哨声,一群人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起哄。

我叹了口气。然后将烟掐灭,走向了上官炒饭。等那男子即将要开闸放水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上官炒饭的腿,将她扯回了酒馆。

“嗯?”

上官家的人们一个个皱起眉头看着我,那魁梧大汉忍不住推了我一把,怒吼道:“我都说了,你他妈到底是谁啊?”

我看着一个个怒视我的人,微笑道:“我与各位大爷比起来,只能算个无名小辈。其实我觉得差不多行了,人家姑娘好歹是你们上官家的打手,其实说穿了,以后一旦出事儿,她还要为你们当炮灰。几位大爷说说,是这个理不?”

这几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上官决拍拍手,他饶有兴致地说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过……”

忽然间,他抽出手,极为用力地一耳光刮在了我的脸上!

“啪!”

我脸颊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而上官决甩了甩手,平静道:“你算个什么狗东西,也敢与我们说理?”

“您说的对,很多人都说过我是狗,我也不否认。但是啊。狗急了也会跳墙……”我忍着疼痛,咧开个笑容,微笑道,“得饶狗处且饶狗,几位爷。是这个理不?”

上官决皱起眉头,他阴沉地看着我,冷笑道:“好大的胆子,你……在威胁我?”

我连忙摇头道:“不敢不敢,只想跟几位爷说下理。”

“我觉得你很危险……”上官决走前两步。他那阴冷的视线正好与我对视,“哪怕你在跟我赔笑,我也觉得不该放过你。不管你信不信,我看人一向很准,比起她,我更想宰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