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掌 穿心刺/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强者的态度让我一时间有些惊讶,我不明白他们为何忽然要纠结我的师傅。于是我点点头,诚实地说道:“对,就是周三万。”

顿时,他们全都不再说话了,就连古狂师脸上都带着一丝犹豫。此时阴冷老者抓住古狂师的肩膀,沉声道:“古狂师,周三万就是个护短的疯子。倘若她的弟子死在同级别强者手上,那只能算是学艺不精。可我们这些老家伙若是动手,恐怕周三万要发怒。”

周三万要发怒?

我真是觉得莫名其妙,这些人为何那般在乎我师傅的态度?据我所知,我的师傅周三万顶多就是个金仙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让这些大罗金仙在意?

古狂师脸色也是渐渐阴沉下来:“倘若这小子是吹牛呢?”

“如果他是吹牛,没必要说周三万的名字。”那老人说道。

这下古狂师也没了主意,他更加阴沉地看着我,最后叹了口气:“古荣耀会被你抓住,也是他学艺不精。但你想偷学我的绝学,这件事情怎么都说不过去。想不到周三万竟然还会收徒,这算是一件奇事。”

我真是非常疑惑,忍不住问道:“这一切与我的师傅周三万又有什么关系?”

“看来你小子是什么都不知道……”魁梧大汉平静道,“你的师傅没这么简单,但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们将你惩罚一番。不取你性命,那周三万应该也能理解。妄想偷学古狂师的绝学,以你的身份,本来就相当于犯了死罪。我们已经是给了周三万一个天大的面子。这样一来,就算她喜欢护短,也没什么好说的。”

古狂师点头道:“对,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就在这时,古狂师忽然召出了一把匕首,他冰冷道:“既然你敢偷我绝学,我便让你承受穿心之苦。这把匕首是我所研发,名为穿心刺,它并不会杀掉你,而是会缩小,绕着你的血液流动。每当经过你的心脏时,都会让你有穿心痛苦。”

说罢,只见他将那穿心刺朝我这边甩来,穿心刺快到成为一道流光,使得我根本没机会躲避。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穿心刺已经飞进了我的胸口,疼得我全身都颤抖了一下,然后喷出口鲜血。

好……好痛。

我痛苦地捂着胸口,心脏疼得仿佛要炸开一般,额头也是冒出了诸多冷汗。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全身都发软得难受,可等我还没反应过来,心脏竟然又传来一次剧痛。疼得我难受不已!

人的血液流转一圈,只需要三分钟而已。将这穿心刺打入我的体内,就相当于我时时刻刻都在承受穿心之苦!

古狂师冰冷道:“这穿心刺打入你的体内,会一直流动千年才停止。这是我的独门绝学,只有我能将其取出,换做其余任何人都办不到,除非你能请得动亚圣帮你疗伤。千年之后,穿心刺会自动消散。江成。我饶你一条性命,但这千年穿心之苦,你必须承受。”

我咬紧牙关,鲜血从嘴角流出。浑身都因为疼痛地颤抖得厉害。此时古狂师冰冷地说了句收,那古荣耀立即就飞到了他的身边。而他将古荣耀放回飞船,很是冰冷地看了我一眼,就对几位强者抱拳道:“多谢各位朋友相助。”

“客气客气。”

“古狂师,你这人可太喜欢道谢了。”

“哈哈哈,应该的。我说,大家既然聚在一起了,不如去喝点美酒。忘却这不痛快的事如何?”

“好主意,走!”

这些强者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已经是一起相约去喝酒了。我疼痛地倒在地上,直到那些人走远了。林宇和袁姐才从空间里出来。他们连忙走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我怎么样,我摇摇头,虚弱地说道:“死是死不了。但这穿心刺的痛苦,却是不知道该让我如何言语。”

“我来帮你看看。”

袁姐将手放在了我的胸口,她闭上眼睛感受了一番,呢喃道:“好狠辣的宝物。这穿心刺在你的血管内游动,却长满了倒刺。最为恐怖的是,它还在利用你的仙力,在血管周边都凝聚上了光罩。一旦取的时候不小心,就会将你全身的血管抽出,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宝物。”

我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那古狂师既然放下狂言,看来是真没在吹牛。此时我胸口还能感受到明显的疼痛,但已经不会吐血了。我艰难地站起身,才刚站起来,那穿心刺再一次穿过我的胸口,疼得我难受不已。

“这下你可怎么办……”林宇皱眉道,“时时刻刻都要承受穿心之苦,这下该如何修炼或战斗?比如你正修炼到紧要关头,忽然穿心刺的效果来了,就可能打断你的顿悟。或者正在生死之战的时候。穿心刺穿过你的心脏,到时候由于痛感产生的失误,等待你的可能就是死亡。”

我咬紧牙关,低声道:“古狂师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我千年不可修炼。”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袁姐问道。

我也不知道现在如何是好,那疼痛的感觉简直让我痛不欲生。我又无力地倒在了地上,然后挥挥手,轻声说道:“就这样吧,先歇一会儿,我很累了。”

林宇和袁姐叹了口气,然后也不再说什么。我闭上眼睛,尝试着修炼,可那胸口传来的疼痛,却是无时无刻不在阻挠我的修炼。我死死地忍着痛苦,努力让自己沉浸于修炼之中。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这么久以来,我渡过了多少困难,怎么可能会因为这小小的疼痛,就在修炼的道路上停下来?

我还要成为新道教的弟子,然后从周三万身上学会超脱生死道来复活江雪,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倒下。

对了,周三万。

我心中还是觉得疑惑,为什么那几个大罗金仙都会给周三万面子?此时我忍着疼痛看向袁姐,问道;“袁姐。你知道他们为何给我师傅面子吗?”

“不知道……”袁姐摇头道,“这可能牵扯到别的事了吧,但我是不知道的。”

“哦……”

我仔细想了想,考虑要不要直接问周三万这个问题。但想想还是算了,我不想让她担心我,周三万确实很护短,若是知道我现在的遭遇,说不定要气得炸毛。

熬吧,等熬过了这次的新道教选拔,再去跟她说。

我坐在宫殿里静静休息,现在我对宫殿是非常放心了,它连大罗金仙的攻击都能抵挡住,自然也能挡住其余参赛者的攻击。只要我躲在宫殿里不出来,就能安全度过拥有信物的日子。

我拿出空间通,联系了一下上官秋风几人,得知上官妙月已经得到信物了,我便邀请他们一起来宫殿躲避,他们都是一口就同意了。

等上官秋风等人来到宫殿,知道我现在的遭遇后,他们都是唏嘘不已。但也安慰了我,说只要能活着,那就什么都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至于林宇,他明显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当我们躲避在宫殿里的时候,他却是要离开了。我问他为什么不躲着,他将我之前给他的宝物都还给了我,然后说他要去神之战场寻找宝物,完成给袁姐的约定。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都在宫殿里躲避着。说是躲避,其实我每天都在痛苦的穿心之痛中度过,一整年的时间,都没能修炼。

终于,一年之期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