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自卑的江成/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江成做人做事,无愧于天地!

我敢说,任何事情我都做得问心无愧。若是真有愧疚,也会想尽办法弥补。我遇到过很多让我悲痛的事情,但大多已经解决了。

结果现在却说我有情债。

那情债是谁?

总不可能是爱丽丝吧!?

而道老怪摸着我的脑袋,他轻声说道:“江成,我此时在刺激你的记忆。从小到大,所有痛苦的记忆都会出现在你心中。你认为已经无大碍的,可以直接就掠过。到时候你挥挥手,我就自动让它掠过了。”

我自然说好,此时在我的大脑中,果然不可控制地出现了许多记忆。

我想起了当初刚遇见江雪不久的情况。那时候江修利用我来欺骗江雪的感情,使得江雪险些被杀。那个时候我就有很强烈的愧疚感,但现在已经度过了。

于是我挥了挥手,记忆立即就开始跳动了。

有父母死去的时候……

有曹大变化的时候……

有陈小妹被凌辱的时候……

有罗巧巧……

许多记忆在我的脑海内展现。但大多事情,我都已经是彻底解决了。如今再次看起来,倒是一丁点都不在意。

我一次次挥手,记忆一次次改变……

正当我以为事情不会再有任何突破的时候。一个记忆窜进了我的脑海。

那是在一片夕阳下……

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孩子,只有十几岁大小。那天放学,我独自一人从镇里的学堂回家。

而在我这道路的前方,那里有个穿着粉红裙子的小姑娘,她背着一个全新的书包,颇为欢快地走在前面。

我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的我才读初一,还没遇见江雪。我那时候好像是很喜欢班里的一个小女孩。但并不是暗恋的那种喜欢,小孩子总会想跟某个小孩做朋友。我也承认。因为那小女孩长得很好看。

那时候的我……究竟干什么了?

画面之中,小小的我不敢离女孩太近,只能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她。等路过镇里的小公园时,小女孩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公园遇见了几个女同学,一起在那玩跳皮筋。

而在几个女同学的旁边,则是班里的几个男同学。

年幼的我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也进入公园,在角落的沙坑处看着女孩跳皮筋。

结果,几个男同学却是来到我的身边,忽然就把沙子洒在了我的衣领里。我赶紧站起身将沙子抖干净,不开心地问他们干什么。

领头的男同学是个小胖墩,他推了我一把,有些夸张地说道:“江成,你为什么一直在偷看罗莹莹?”

此时,那几个女孩都是不再跳皮筋。纷纷都好奇地看着我。我这才想起来,那个穿粉红裙子的女孩就是罗莹莹。

这……就是我的情债吗?

我觉得疑惑,因为那罗莹莹看向我的眼神明显有些鄙夷。那时候的我其貌不扬,而且穿的都是邻居哥哥多年前穿不下的衣服。衣服上有很多补丁。是母亲把家里的碎布料拿来给我补衣服。

“江成,你是不是喜欢罗莹莹?”

“肯定是,不然干嘛一直都看她?”

几个男同学念叨个不停,而那罗莹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她不太开心地看着我,对我说道:“江成,你离我远一点。”

小小的我看着极为失落,虽然时光已经过去许久,但我自然清楚。那件事情……那时候的我,肯定是很失落。

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有些害怕地看着罗莹莹。而这个时候,那小胖墩忽然就抓住我的裤子,将我的裤子用力往下一扯。

我紧张地赶紧要将裤子拉起来,但几个男同学按着我不让我穿上。那几个女同学咯咯直笑,一边扭过头去,一边说才不看。

年幼的我都已经急哭了,慌忙穿上裤子。然后哭着推了一下那个小胖墩。

小胖墩一下没站稳,被我给推倒了。只听见啪嗒一声,他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此时大家都是好奇地看着小胖墩,而我还是在哭。

等小胖墩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大家才瞧见那是一个山寨机。山寨机对那时候的我们来说可是宝贝,六百块钱左右,大概有小板砖这么大。这种手机可以上网,而且可以听音乐。

那时候,小混混都喜欢用山寨机将非主流音乐放到最大,然后一摇一摆地走在路上,而不良学生也是如此。

因为我的一推,这山寨机的屏幕已经完全碎了。而且碎得很厉害。

小胖墩气得推了我一把,他脸色通红,对我怒吼道:“你赔!你赔!”

年幼的我直接被这场景吓哭了,而几个女孩也都是傻了眼。

小胖墩在我的身上搜来搜去,最后只搜出了五角钱。他气得不轻,说是第二天要叫他爸爸过来,让我回去告诉家长。

一个手机坏了,对初一的学生们来说不是小事。我回去之后不敢瞒着父母。就哭着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

一听说要赔钱,母亲急得就掉眼泪。那一年收成不好,而父亲则是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笑着说他会解决。

第二天,父亲就陪我去了学校。小胖墩早已经将这件事情宣传开了,所以当双方父母在办公室里谈论赔偿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是好奇地过来看热闹。

而小胖墩的那个手机竟然是品牌山寨机,要卖七百块钱。当听见这个数字,我父亲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明明在家里笑着跟我母亲说不用担忧,但在办公室里,他却是对着小胖墩的父亲恳求。父亲的请求很简单,希望能将七百块分期来还。七个月还清。

而小胖墩的父亲--这个脖子上戴着一个大粗金项链的胖男人,则是指着我爸的鼻子,没好气地骂道:“七百块都要用大半年来还,你们真他妈是小气的穷鬼!”

父亲苍白着脸色不敢反驳,而胖男人对我一直骂骂咧咧。

说着说着,他还打了我的父亲两耳光。

当着我的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的父亲不敢还手,因为旁边的老师都在对那胖男人赔笑。可见他的地位不低。

年幼的我好几次被气哭了,想冲过去跟他打一架。可胖男人却是躲开了我,对我怒吼出声:“我操,你别碰到我!我的衣服你家赔不起,穷鬼的儿子!”

那一天,父亲什么都没说。他拉着我的手回到家里,故作轻松地告诉我……以后再也不要惹事了。

而在那天起,我就有了个小穷鬼的外号。被全班同学知晓并散播。每个人都知道我家赔不起手机,每个人都知道我爸被人打了不敢还手。有些大胆的同学,会直接称呼我为小孬种。

直到我在深山里陪着父母劳作,并且痴迷着美女姐姐。才慢慢淡忘了这件事情。

往事历历在目,让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原来我的情债……竟是我自己。

“我想起来了……”曹大轻声道,“江成,你还记得吗?以前你做什么事都不敢。每次自称就是个卑微的山里人。后来你赚了点钱,就喜欢给自己镶金牙,买金首饰,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看见你有钱。现在想起来……越是缺少什么,越是炫耀什么。”

元奴皱眉道:“潜意识里已经将自卑刻进了骨子里,这确实是一道心魔。我原本以为会是你修炼后的事情,想不到要追溯到你年幼之时。你们是否还记得,每当遇到点困难。江成都会希望早点解决,然后回到山里隐居……”

我……

我紧紧握着拳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哪怕是现在想起来,我都极为不甘。我在心疼自己,也心疼那时候的父亲……

我不恨他,真不恨。虽然那时候的他没有血性,但他当时是一位好父亲。

“答案了然……”道老怪平静道,“我已经说过了,大罗金仙是大逍遥,大自在。你有这道心坎,难怪度不过去。甚至在你的潜意识中,已经不愿意去回想这件事。江成,虽然你表面上很自信,但你的灵魂极为自卑。”

东方雪点头道:“他现在甚至不愿意用自己的本体见人,永远都用自己的法身混日子。你们有没有想过,不敢将本体放出来,是多么大的自卑?从认识到现在,江成的种种迹象表明,其实从以前到现在,他都没从魔障中走出来。”

我吞了口唾沫,喃喃道:“我该怎么办?将这段记忆删掉吗?”

道老怪摇头道:“你这是治标不治本,毫无意义。在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以你现在的本事,想将曾经的尊严拿回来,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过这也有趣,原本以为情债是对于某个女人,谁知道是对于你自己。”

将曾经的尊严拿回来……

我吞了口唾沫,喃喃道:“这……真能让我突破吗?”

“相信我,不会是大罗金仙这么简单……”道老怪认真道,“只要我安排妥当,你的收获绝对会非常丰厚!踏入大罗金仙,只是最差的打算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