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惊悚夜:序章/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绝对不行!”

江美才刚把话说完,我就忍不住惊呼出声。洁儿还好,她可是亚圣,而且身边还有她的母亲护着。可是江雪……她绝对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我现在就回去……”江美认真道,“我会安排所有空闲的人手来保护江雪姐,成哥……你就安心在这修炼,如果在我的保护下江雪姐还会出问题,那我直接提头来见!”

我用力地点点头。江美的本领还是不错的,若是她能帮我照顾江雪,那我也能勉强放心了。

江美不敢浪费时间,立即就用联系了元奴,将她给带回去了。等江美被带走不久,我这门口忽然就传来了敲门声。等打开门一看,却见门口放着一张信封。

这是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上面写着一行清秀的字:“我错怪你了,对不起……我爱你。”

在这行字后面还画着一个哭脸,我顿时明白了,这估计是洁儿送给我的信。顿时我没忍住苦笑一下,这下真是解释不清楚了。

我收起信封。然后又去了杀神战队训练。杀神战队的人们见到我过来,都是纷纷笑着跟我打招呼。

对于他们来说,我俨然成为了偶像与奋斗的目标。因为他们觉得我很优秀,而且每天都不肯将修炼落下。

实际上,有不少人会偷懒的。整个人级替补团队只有我每天都会过来,而其他人每个月只来五次左右。他们觉得成神后就没必要这么辛苦,所以都很佩服我的毅力。

“哟,你又来了啊……”当我进入力量训练师,石妖啧啧道,“真是不巧,江雪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

我舒展了一下筋骨,轻声道:“今天不要开江雪的玩笑,不适合。”

“行吧……”

石妖还是挺善解人意的,它也能分得清状况,“来吧,我昨天和你母亲约会了。”

“那你可以死了。”

我握紧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了石妖的身上!

“轰!”

石妖发出一声巨响,它倒吸一口凉气,啧啧道:“你这实力真不适合在人机替补团队修炼,你到底啥时候走啊?我觉得再这样给你打下去,迟早有一天要被打坏了。”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说道,“看上头怎么安排吧,我会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努力不把你打死了。”

说罢,我又是一拳接一拳砸在石妖的身上,它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

等一整天的训练过后,我疲惫地到了楼下。准备舒坦地喝杯酒。

可才刚刚走到楼下,我就见到来了个根本想不到的人。

倾国。

她站在一楼酒吧,好奇又紧张地左右张望。等看见了我,她立即对我伸出双手,激动地说道:“江成,多亏你的福,我才能见到这么多杀神战队的人。”

我没忍住噗嗤一笑,带着倾国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又给她点了一杯酒,疑惑道:“找我有什么事吗?莫非是要我去比赛?”

“那当然不用……”倾国噗嗤笑道,“你现在可是大红人了,集团专门印刷你的书籍和写真集就能赚不少钱。最近还在开展一系列的代言活动,这些钱已经不少,暂时不需要你打比赛。”

我点头道:“那就好,我也希望雨夜俱乐部能有更好的发展。那么……你找我是所为何事?”

“我就是听到了一点风声,所以来告诉你……”倾国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她认真道,“我有朋友告诉我,说是今天在战争圣地的各个传送阵商店,有个奇怪的女人一直在念叨着你的名字。老板问她要去哪儿,她就说要去你心爱的女人身边。这就让老板们都纳闷了,谁知道你心爱的女人是谁!”

我皱起眉头,这说的应该就是那个腐烂女子。她果然已经在找我的麻烦了。但这女人说话还是不清不楚的。

“然后呢?”我忍不住问道。

倾国认真道:“然后就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当那女人问了十几家店后,忽然就说她知道了。紧接着她就使用了店里的传送阵,问题是……在使用之后。她摧毁了传送阵,同时还杀掉了传送阵老板。”

“什么!”

我瞪大眼睛,连忙说道:“那就是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对……”倾国点头道,“我认为这件事情挺诡异的。就来跟你说说看。”

该死……

那娘们果然去找江雪了!

“谢谢你的消息,我恐怕不能再陪你了……”我站起身,满是歉意地说道,“再次对你表达感谢。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很重要。”

倾国关心道:“需要帮忙吗?”

我摇头道:“不用了,我先走了。”

说罢,我急匆匆地就出了杀神战队的大楼。等离开大楼,我拐来拐去。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小巷子里,连忙就拿出空间通联系江美。

等那边接通后,我快速说道:“江美,我得到了消息,那个腐烂女人已经使用传送阵离开了战争圣地,你可千万要保护好江雪!”

“放心吧……”江美笑道,“为了安全起见,我特意去拜托了道老怪先生。他已经同意保护江雪姐了,正好他屋子里缺个做饭的,就让江雪姐来代替了。”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也好,给道老怪师傅做饭比丢性命要好太多,帮我谢过道老怪师傅。”

“嗯呐。”

我挂了空间通。下意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就算那个腐烂女人有点本事,也肯定不是道老怪的对手。别看道老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可真办起事来,其实很靠得住。我甚至怀疑,他是故意把自己表现得大大咧咧,这样才能让别人放松对他的警惕。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心情好了太多。我回到酒店里,疲惫地躺在床上。心中不由得叹气。

有家却不能回,说的就是这个吧……

我以前经常觉得犯了法后潜逃的犯人跑去自首是脑残,可我现在才深刻明白这个道理。

家人开心时不能陪伴,家人难过时不能守候,家人困难时更不能一起解决。

这……就是逃犯的悲痛吧。

我给自己放了热水,准备泡一下澡来缓解心情。可正在脱衣服的时候,在我的脑海里,却是忽然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嗤嗤……嗤嗤嗤……”

那是一阵沙哑的笑声。我忍不住瞪大眼睛,有人在用空间通联络我!

我连忙下意识问道:“你是谁?”

“亲爱的……”那边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口味赫然便是腐烂女人!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紧张。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腐烂女人继续说道。“你应该要收到了吧?”

礼物?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连忙去打开门,却见一个男子站在门口,他客气地跟我说道:“你好。有人通过传送阵,想将这个邮寄给你。”

说话的同时,男子从布袋里拿出了一个纸箱。当纸箱拿出来的一刹那,我立即就嗅到了浓烈的鲜血气息。

什么东西?

我拿过纸箱。满是紧张地撕开胶带。此时我的心情特别忐忑,江雪明明就在道老怪的保护之下,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哗啦!”

我扯开纸箱,当看清里面的东西时。我却是全身颤抖,险些昏了过去!

在纸箱里,有一大一小两只被齐腕砍断的左手,诡异地交叉在一起……

“你应该不知道吧……”腐烂女人的声音在我脑海内再次响起,“当我们融合的时候,我能看到你的所有记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