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坚毅的木头/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打开窗户,直接就跳下了楼。桑女觉得疑惑,也是紧跟在我身后。

等降落在地面,我总算是看清了。只见木头浑身是血,独自面对着五个强者。他的左手似乎已经被打断了,鲜血不停地从伤口中流出来。

“小子,快快将钱交出来!”

“呸……”木头一口血痰吐在地上,他咬牙道。“明明是我的钱,凭什么还给你们?”

这群强者的领头者是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他冷笑道:“还嘴硬,你就不怕死么?”

“你最好祈祷真的杀了我……”木头尽力将石头推开,他低吼道,“你今天若是杀不掉我,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会想尽办法宰了你。”

唔……

我还挺欣赏木头的性格,而看见这情况,桑女小声跟我问道:“江成先生,这俩人是你的朋友吗?要不要我现在出手?”

我摇头道:“不必了,先暂时观望一番。有些人你要给他点时间,这样他才能证明自己。”

桑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而那男子在听见木头的威胁后,他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阴冷:“行,那我就送你们俩兄弟去死!”

说罢,他用力地挥了下手,身后的那些强者立即就朝着木头冲来。石头愤怒地大骂一声。他站起来要打,却被木头狠狠地推开了。却见一个大汉已经冲到了木头身边,他手执一把黑色长棍,朝着木头狠狠砸去!

而木头身体往前倾,疯狂地朝着领头男子跑去。那一棍砸在了木头的身上,疼得他晃了一下。但他却没停下脚步,犹如野狼一般,全身忽然散发出火焰,竟然窜到了那领头男子身上!

“打死他!快打死他!”

领头男子顿时惊呼出声,他抽出一把匕首,死死地朝着木头刺去。一连下来,木头已经中招了好几次。而木头似乎是连一把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他此时握不紧拳头,便张开口,死死地咬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啊!你们这群白痴,快点啊!”

男子痛得大吼起来。而其余几个大汉都急了。他们抓着兵器就往木头身上砍,不一会儿,木头已经是血流满地。石头在一旁想要帮助木头,可因为实力太弱。立即就被其他强者推开了。他急得又哭又喊,我看得紧皱眉头。

这个时候,木头忽然整个身体都直了起来。却见他已经咬下了男子脖子上的一块肉,狠狠地吐在了一边,随后忍着疼痛,又朝着他的脖子咬去。

他身下的男子已经是浑身颤抖,而旁边的几个强者更加气愤,有人抽出了一把匕首,朝着木头的后脑勺狠狠刺去!

这一下若是刺中,木头必死无疑!

我轻声道:“可以了。”

“是。”

桑女轻轻地应了一声,她几乎是瞬间出现在木头身边,抓住了袭击者的手。一见到桑女。几个人都是愣住了,而桑女冰冷道:“黑寡妇家族在此,速速退开。”

一听见黑寡妇的名头,他们顿时都不敢再打了,纷纷都是后退好几步。而木头这时候终于忍受不住,虚弱地倒在了那个华贵男子的身上。华贵男子急得连忙推开他,他紧张地给自己抹上了药,又抓着碎肉惊慌失措地往自己的伤口上贴。

“哥哥……”

石头哭着扑到木头身边。此时木头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桑女拿出瓶丹药给木头服下,他总算是舒服了许多,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这个时候,石头终于看见了我。他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惊呼道:“江成大哥!”

木头也是下意识朝我这边看来,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不甘,但还是因为自尊心什么都没说。倒是石头跑到我身边,他气愤地浑身发抖,咬牙道:“这些人太过分了,明明都将价格谈好了,他们却不准备给钱。我们急得拿了钱就走,结果他们就动手。”

“你们以往都是父亲来做生意,这些人也不会乱来……”我轻声道,“现在换成两个孩子,他们自然变得肆无忌惮。年纪小出来闯可以,但凡事要留个心眼。”

那华贵男子捂住脖子,他咬牙道:“黑寡妇为什么要管这件事,别忘了,我们之间有生意往来!”

“你那点生意不用拿来威胁黑寡妇……”桑女淡然道,“对于黑寡妇来说,你的这点货源只是九牛一毛。”

华贵男子脸色一变,而我走到木头身边,轻声道:“杀不掉他?”

“没兵器……”木头咬牙道,“如果有兵器,我早已经宰了他。”

我摇头道:“没杀掉就是没杀掉,我也不会帮你杀人,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仇要自己报。”

“我知道……谢谢了。大恩大德我不敢忘。将来一定会报答。”

木头站起身,对我用力地鞠躬了一下。随后他一瘸一拐地朝石头走去,牵住石头的手就准备离开。

我叹气道:“你没有那一天,既然我不杀他。那他肯定会想办法杀了你。你们势单力薄,估计还不等离开冰川城,就会命陨黄泉。”

木头浑身顿时颤抖了一下,他有点担忧地看了看石头。而石头摇摇头。他坚定道:“就算死,我们俩兄弟也一起死。”

我顿时噗嗤一笑,被石头给逗笑了,因为他刚才明明什么忙都帮不上。一直被别人殴打。

“家里的母亲有问题吗?”我问道。

木头握紧拳头不愿意说,而石头小声道:“受了重伤,要有灵药治。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挣钱给妈妈买药。”

“哦,那看来目前没办法活着回去了……”我摇头叹气道,“有一条路很危险,但好歹能让你们暂时活着,将来能不能活着我可不知道。不过我能担保的是,你们可以将药送还到母亲手中。”

这个时候。木头终于转过了身,他咬牙道:“只要能救我母亲,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我点点头,噗嗤笑道:“既然做牛做马都愿意。就做我的义子吧。你们少个父亲,而我初来乍到,若是有火族帮助,终归能好一些。”

听见这话,附近的人们都是傻眼了。那华贵男子也是脸色大变,他下意识后退两步,呢喃道:“这位大人,你……在开玩笑吧?”

“你没有跟我说话的资格……”我淡然道,“怎样,愿意么?你们救过我一命,我自然也亏待不了你们。但说实话,跟在我身边非常危险。”

“呼……”

木头喘了口气,他握紧拳头,面朝我一步步走来。我微笑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的,越看木头越觉得在看我自己。他与我有许多相似之处。

当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木头忽然双膝跪下了。他双手贴在地面,对我重重地磕了个头,坚毅道:“义父在上,请受木头一拜。”

石头有些踉踉跄跄地跑到木头身边,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扑在地上,小声道:“义父在上,请受石头一拜。”

我被石头逗笑了,随后摸了摸木头的脑袋,轻声道:“赐你们江姓,一个叫江木,一个叫江石。我说了,我不会帮你们报仇,仇要自己报。”

江木用力地点点头,他恶狠狠地看着那华贵男子,咬牙道:“是,多谢义父。”

我看着江木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有些欣慰。

像这种性格的人,给他一个机会,他就会给我一条命。至于到底能收回多少报酬,就看这江木的天赋与毅力了。

“先生……”桑女在我耳边轻声道,“先上楼吧,你被人盯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