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如果我可以呢?/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炎魔的私人空间里会有剑雨?

他现在要做什么?

我满是疑惑地看向天空,却见那些剑雨犹如长了眼睛一样,竟然齐齐朝着炎魔而刺去。这里到底有多少把剑,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但估摸着怎么都有数万把。

炎魔根本就没有抵挡,而是任由这些剑雨刺穿了他的身体。每把长剑在刺过他的身体之后,竟然全都化为了苍蝇、蛆虫、蛇、壁虎等生物,散落在这大地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俩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天空的景象。这一切持续了整整十分钟才停止,当承受完攻击之后,炎魔虚弱地飞在空中,很是疲惫地看了我们一眼。

他似乎没准备说什么。直接就转身离去了。我可以看出来,炎魔是在一直保存自己的实力!

“怎么会这样……”江木喃喃道,“当初强大的火族,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看向江木。疑惑道:“火族以前很辉煌吗?”

江木点头道:“嗯,据我家族长辈所说,当年火族专门经商,可谓是大宇宙中名列前茅的富豪家族。因为火族不怕寒冷。可以去许多普通人不敢去的冰冷之地,那时候人们还戏称火族为宇宙第一运货队。可自从先祖失踪之后……就一切都变了。”

“怎么会沦落到这地步呢……”我喃喃道,“这些剑雨看着极为恐怖,究竟是谁能制造出这样的东西?”

江木摇头道:“连义父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我们就躲在这吧,一晚上都被出去,等人影都消失了再说。”我轻声道。

江木自然说好,虽然有满腹疑惑,可我们现在啥都不清楚,只能安心修炼。

当一晚的时间过去,天空泛起了一丝鱼肚白。我缓缓睁开眼睛,却见在供宫殿废墟上有个人影盘腿而坐,他身上散发着金光,似乎在修炼。

我戳了戳江木,他睁眼后也是有些惊讶。我俩小心地往那人影靠近,才发现竟然是炎魔。

阳光洒落在炎魔身上,被他肆意吸收。我俩不敢打扰他,就在一旁静静等着。

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下午时分,当太阳不再强烈后,炎魔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了我们一眼,叹气道:“这里没有多少你们能拿的,是吗?我就知道……他不会给我留的。”

“炎魔前辈,你这到底遇见了什么事……”我轻声道,“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废墟。没有任何宝物是可以拿的,都已经生锈腐烂了。”

炎魔叹气道:“让你们白跑一趟了,原本我可以传一些术法给你们……只是现在的情况,办不到了。”

江木焦急道:“先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晚我们都看见了,你为何会被剑雨攻击,这里可是你的私人空间,发生这些事简直就叫人不敢相信!”

炎魔闭上眼睛,他的神情满是虚弱:“规则。”

“规则!?”

我听得一瞪眼,惊呼道:“莫非……火族也被限制了?”

“火族当年太过强盛,自然会被限制……”炎魔苦笑道,“原本若是只有你这孩子,我是不会说的。但既然后人在这,我的血脉有权利知道原因。当年火族的强大,你应该知道。”

江木点头道:“我当然知道,当初火族的子弟们。哪个不是一掷千金?”

“是啊,可惜我们太过招摇……”

炎魔叹了口气,他轻声道,“规则降下了神迹,因为火族的天赋太强,规则终于盯上了火族。那时候神迹的内容很简单,可对于火族来说是致命的。规则要求……火族高层不得经商。”

什么!?

我瞪大眼睛,这若是高层不能经商。那还玩个屁啊!

“这就是规则对我们的限制……”炎魔苦笑道,“如果高层不能经商,那火族必定会面临破产,整个家族都会遭受巨大的苦难。我为了家族。决定无视这次的限制,依然带着子女们经商。可就是因为我这个错误的决定,噩梦来了。”

江木皱眉道:“什么噩梦?”

“我们的行为惹恼了规则,它开始降低火族的气运。那段时间,做生意十分困难……”炎魔叹气道,“我们的货物很容易丢,而且也冒出了许多竞争对手。为了保证火族能继续生存下去,我选择了亲自出马。那天起。规则彻底被惹怒,我的私人空间内……降下了剑雨。”

我心中一惊,果然是规则做的!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金圣的私人空间!

金圣的私人空间,哪里是别人能随意蹂躏的?真要说有谁能办到。那也只剩规则了。

炎魔的脸上满是落寞与不甘,他轻声道:“规则要惩罚我与我的子女五千万年长剑穿身之苦,它说这五千万年,我都不能离开私人空间。可一旦惩罚过去后。就会取消对我的限制,而我也能恢复自由之身。”

“我知道了……”江木咬牙道,“难怪你说你的死亡是自己的选择,因为这些长剑对肉身伤害很大,但对灵魂的伤害较小,所以你选择了自杀!”

炎魔点头道:“对,我将自己的灵狐与肉身分离,将肉身藏在了某个地方。等度过了惩罚。我就能回到肉身里,重振火族。可是……我的子女们,已经……”

“而且你有点撑不下去了吧……”我疑惑道,“你将坟墓放在了死神冰川。就是希望不会被人们发现或者打扰。可你一言一行都在尽力避免力量消耗,是不是要撑不下去了?”

江木惊愕地转头看向我,而炎魔看了我一眼,他叹气道:“对。我快撑不下去了。现在的我是入不敷出,每天修炼能恢复的力量并不多,比损失的力量要少一些。再这样下去,恐怕我再也熬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炎魔满是歉意地看向江木,他叹气道:“我的孩子,火族如今面临危机,我应该传授你一些本事。让你去重振火族。可很抱歉……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我都想去拼搏。”

“先祖,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江木擦了擦眼睛,他咬牙道,“你出来了才是重振火族的希望,我还打扰了你的修炼,想想就觉得愧疚。义父,我们走吧,不要再打扰先祖了。”

说罢,江木抓着我的手要离开。而我皱起眉头,问道:“你还差多少年度过?估计自己最多能撑几年?”

“还差四百万年,但估计最多只能撑两百万年了。”炎魔叹气道。

“你这地方啥东西都没有。我简直就是白来一趟……”我认真道,“说实话,宝物全都腐烂了,根本就是浪费我的时间。炎魔前辈。我江成做事从来不喜欢亏本,既然我来了,就必须要带点值得的回去。你将本事传给木头,我这次才能算是赚到了。”

“义父!”

江木跺了跺脚,他咬牙道:“义父,你不是说做人要有尊严吗?我们不能这么做,先祖的力量已经所剩不多了,我办不到……”

炎魔皱起眉头。他叹气道:“我很想就照你说的这么做,可是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传授给他,最多只能撑十万年了。”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呢?”我打断了炎魔的话问道。

炎魔顿时一愣,他满是惊愕地看着我。而我咬着牙,骂骂咧咧地道:“妈拉个巴子,养一个金圣肯定要花不少钱。炎魔前辈,将来等你出来了,可千万不能忘记我帮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