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军神还在/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

我将目光都放在了那个宝箱上,而约瑟夫已经兴奋地要扑到宝箱前。惊慌的我连忙就一把推开了约瑟夫,被我这么一推开,约瑟夫痛苦地大吼起来。

他又哭又叫,抱着我的腰要抢夺宝箱。若是全盛时期的约瑟夫我还需要忌惮,可现在的约瑟夫连一丁点的本事都没有,怎么跟我抢宝箱。

我散发出磅礴的仙力,将他震得飞了出去。约瑟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我将手伸进宝箱,随后往外一抓。

当看见里面的东西,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勋章!

竟然还是勋章!

“混账!”

我忍不住怒吼一声,惊怒的我扯住了约瑟夫的脖子。怒骂道,“你他妈竟然整天都在想什么东西,人都已经疯了,还抱着这些荣誉干什么!”

约瑟夫就如同一个失魂落魄的老乞丐。他呜咽着向我发出恳求的低吼声,眼睛充满渴望地看着他的勋章。这么一个勋章,我根本就没有用处!

我直接将勋章丢到了地上,而约瑟夫连忙扑到了勋章旁边。他捡起勋章在胸口擦了擦,脸上满是欢乐的笑容。江石看得疑惑,他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代表着军神的勋章,是我家乡的最高荣誉……”我平静道。“自从一个巅峰者死后,从来没人能得到军神勋章,但却被他得到了。可那又有什么用?你看这家伙都变成了这样的废物,抱着荣誉也只是在叙说自己如今的悲惨。”

江石唏嘘道:“他曾经拥有最高等的骄傲,可现在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义父,荣誉真有这么重要吗?”

我瞥了约瑟夫一眼,淡然道:“活得好好的,那才是最高的荣誉。我看是找不到巅峰者级别的法宝了,说不定这家伙早已经将法宝丢了,这留下一堆不能吃的勋章。”

“那……”江石犹豫道,“我们也该出去了,可问题是怎么出去呢?”

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还有脸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要将这家伙带上,说不定他哪天就想起巅峰者级别的法宝在哪儿了。那种法宝都是宝物,绝对不能丢了。”

江石嗯了一声,而我拿出一份冰川城周边的地图,叹气道:“这种情况……该怎么离开呢……”

这个地图上有群山迷宫,也详细地记录了群山迷宫的模样。可问题是……我们如今迷失了方向,连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对了!

我忽然看向了旁边的约瑟夫。这家伙曾经可是军神,那看地图的本领肯定非常强。如果让他看一眼,说不定就能找到出路!

我将地图递给了约瑟夫,平静道:“喂。你知道怎么走出去不?”

约瑟夫一直抱着勋章在喃喃自语,但却让人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好一会儿他才转头看向地图,可只是这么平淡地看了一眼,约瑟夫就直接转过头去,根本不说话了。

我叹了口气,如此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要么找到出路,要么等火族过来。只可惜我们现在没有坐标,否则能直接请元奴帮我进行传送。

约瑟夫一直抱着勋章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等醒来之后,这家伙又在认真地埋勋章。我没好气地将勋章直接收了起来,不止如此,我还将约瑟夫其他所有藏着的勋章都收了起来。

这可让约瑟夫几乎崩溃了。他扑到我面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勋章,颤抖着伸出手,恳求我将勋章还给我。我看向约瑟夫的眼睛。那是一双无神的眼睛,但却有着一丝丝的期望。

“还他妈抱着你的荣耀不肯松手!”

我烦躁地一脚踹在了约瑟夫的胸口,怒吼道,“全都过去了!你现在连家乡都不能回,变得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没人知道你有多么辉煌的过去!无论你曾经是军神还是什么人,如今都已经成了一个废物!”

“呜呜……呜呜呜……”

约瑟夫跪在地上,他一边发出哭腔的呜咽声,一边对我连连磕头。我看得满是唏嘘,当年那般强大的人,如今却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你想要勋章可以,至少先等我们走出去……”我冷声道,“身为军神,若是被困在迷宫里,那就是最大的失败!你根本就不配拥有荣耀,给我看!”

我拿出地图递给约瑟夫,怒吼道:“先给老子找出离开这的办法,要是找不出来,你他妈就跟勋章永别了!找!”

说罢,我随意拿出了一个普通的勋章,当着约瑟夫的面,直接就将勋章捏成了粉末。

“呜啊!呜呜!”

约瑟夫痛苦而焦急地大吼起来,他想躲回勋章,而我抓住他的脑袋往地图上一按,咬牙道:“我叫你他妈的找,你是不是没听懂?给你一分钟,若是再没点行动,我就再捏碎一个勋章!”

约瑟夫哭得满脸都是眼泪。由于冰寒,那眼泪刚流出就结成冰块。江石看得叹了口气,他摇头道:“义父,这怎么可能呢?他现在只是一个疯子。若是……”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江石忽然呆住了。我下意识看向约瑟夫,却见他跪在地上,在怀里掏出了一个柴火煤炭。快速地在地图上写写画画。

群山迷宫非常大,约瑟夫先是抬头看看天空,然后又在那地图上画了四个圈。等四个圈画完之后,我亲眼看见约瑟夫在地图上写下了密密麻麻的字和公式。

嗯?

我疑惑地看向地图,却见约瑟夫竟然是在计算这一代的寒冷气候!

他正根据环境的不同,估算我们这一地的气候。同时,他还用手舔了一下手指,放在空中测了下风向,再次不停地在地图上写写画画。

“莫非还真有点能耐?”

我皱眉看了约瑟夫一眼,这个地图画了足足半个小时。画地图的约瑟夫浑然没有疯子的模样,当他在这地图上写字的时候,我脑子下意识想起了当初趴在桌前写文件的约瑟夫。

是那一模一样的姿态。

等计算完毕,约瑟夫开始一个个排除,四个圆圈最后变成了一个圆圈。他连忙双手拿起地图,哆哆嗦嗦地请我看。

我拿过地图看了看,越看越觉得熟悉,随后对江石说道:“江石,你看他画的这个圈……是不是我们目前的所在位置?”

“还真像,但这也太邪乎了吧……”江石指着地图说道,“按照他的逻辑,如果我们一直往左边走,不出半天的功夫,就能看见一个戈壁滩。义父,我们可以测试一下。但我觉得不太准确。”

我点头道:“才半天时间,那就试试吧。”

我将约瑟夫丢进了飞船,然后启动飞船朝着左边飞去。这一路下来,我跟江石都是心中忐忑。也不知道到底能否走出去。

“我的天!”

正在飞行的时候,江石忽然忍不住惊呼一声。我下意识看向前方,却见我们前面真是个戈壁滩。到处都是荒芜的石头土地,被寒冷的天气弄得土地干裂。

“这……”江石吞了口唾沫,他喃喃道,“竟然真给他找出来了。”

我看向趴在甲班上的约瑟夫,他正抱着勋章躲在角落里,很是惊恐地看着我。生怕我再次去夺走他的勋章。也许是被我看得害怕了,他立即转过了身用背对着我。

一个煤炭,一张地图,就已经超越了火族人数千年的经验累积么……

“虽然疯了,但军神还在……”我喃喃道,“约瑟夫,到底该杀你还是留你,我都弄不清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