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废物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要测试!?

我被这话弄得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测试啥?我明明已经测试过了。”

“测一下你应该拜哪个师门……”女孩打了个哈欠,她解释道,“青云门内拥有的师门不止一个,你要先选个最适合自己的师门。其中分为精神流,近战流和废物流。”

我尴尬道:“精神流和近战流我明白,可这废物流是啥意思?”

女孩认真道:“就是养一群废物的师门,里面全部都是废物。”

我恍然大悟,然后就跟着办事处弟子走进了房间。等进来之后。我发现里面就是一个小房间。那办事处弟子坐在桌前,他平静道:“坐吧,先测试你的精神流。你凝聚出仙力。制造一条鲤鱼给我看看。记住了,用你最好的本领去弄。”

我愣了一下,然后就尝试着去做。一条金色的鲤鱼顿时出现在我们面前。在我的努力下,鲤鱼连鳞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可谓是栩栩如生。

“嗯。接着此时一下近战流……”这弟子淡然道,“来,你打这个桌子一拳。”

打桌子么?

我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只听轰隆一声,这桌面立即就被轰然砸碎。可没过多久,桌子竟然重新自动愈合在了一起。

他点点头,轻声道:“嗯,接着测试一下废物流。来,你看着我的眼睛。”

看着他的眼睛?

我尝试着看向这人的眼睛,一开始什么感觉都没有。可当几分钟过去后,我却是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头晕。等二十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对于我的这个表现,这人倒是表现得有些惊讶。他靠在椅背上,认真地跟我说道:“你的鲤鱼虽然做得还行,但鳞片上的纹路却不是很明显。所以只能算是下等。至于你的近战,我认为可以排在中等。可让人最在意的是,你在废物流的天赋已经达到了上等的能力。恭喜你。你被分入废物流。”

“等一下!”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呢喃道,“我怀着希望和理想来到这里,你却让我去废物流?”

“没办法,我也觉得很遗憾……”他叹气道,“去吧,跟大姐大说一下,然后去废物流报道。”

我只觉得天崩地塌,世间万物都好像在旋转。

黑寡妇家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是希望我能加入仙人宫。可我没加入仙人宫也就算了,我还他妈地加入了青云门。

加入青云门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因为青云门也很强大。可以让我学到好东西。可现在的我……却是加入了劳什子的废物流!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办事处,大姐大等人正在外面等我。见到我出来,大姐大笑道:“怎样,看你身强体壮,是不是被分配进入近战流了?”

我抬起头看着她,苦涩道:“我……加入了你们说的废物流。”

“什么!”

听见这话,他们都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只见那大姐大直接往地上吐了口痰,没好气道:“竟然加入了废物流,真是浪费时间。我们走!”

只见这群之前还跟我非常客气的人们立即就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办事处。我在短短的半小时内体会到了人情冷暖,那办事处的弟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他叹气道:“青云门分为三个区域,你上山的时候会看见一个三岔口。左边是精神流,中间是近战流,右边就是废物流,自己去报道吧,这是你的信物。”

说罢,他递给了我一个小木牌,上面用红色颜料写着陈三俩字。我心疼地接过小木牌,失魂落魄地上了山。

等来到三岔口。我的心都绝望了。

左边是一排排的庄园,中间是一排排的别墅,右边却是……一排排的破落小平房。

我叹了口气。一路朝着右边走上去。没走多久,我就看见了一个青云门的山门。而在这门口,有个衣着破烂的老人正蹲在门口。用手剥着一粒花生米。

“前辈你好……”我走到老人面前,恭敬道,“我是来青云门报道的。”

这老人浑身哆嗦了一下,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我,呢喃道:“你……是来加入我们的?”

我点头道:“是啊,你看我的木牌。”

我将小木牌递给了老人。他拿过之后看了看,忽然眼睛就红了。我亲眼看见两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只见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嚎啕大哭道:“夭寿啦!又来个分大白菜的啦!”

嘎?

什么分大白菜?

只见在这一排排的破落小平房里走出了许多身影,他们看见我的一刹那,脸上都是出现了悲愤之色。

“竟然又来了个新人,每个月的预算就这么点,现在大家的工资连白菜都买不起了。”

“你为什么要来!你究竟为什么要来到我们身边!”

“大家别说了,毕竟是一个新伙伴来了。不说了。我先回去歇会儿,十几年没碰肉了,体力一天不如一天。”

人们都是纷纷叹气地回去了。而我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彻底被刷新了。

这……究竟是咋个回事?

而这剥花生米的老人叹了口气,他轻声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我们部的几位长老。”

说罢。他领着我往里面走去。我好奇地打量四处,发现这儿的人们过得还真不咋样。

这里最好的房子莫过于长老办公楼,但也只是破破旧旧的三层小楼房而已。老人带我走进里面。他慢悠悠地说道:“几位长老,来新人了,你们分配一下吧。”

却见楼上下来了三个人,这三人都是衣不遮体,一看就是穷困潦倒的样子。最令人惊愕的是其中竟然还有个少妇,她身上的青云门长袍已经破烂到无法缝补,透过破洞可以看见这少妇里头穿着泛黄的老肚兜,看着要多心酸又多心酸。她将手伸进破洞抓了抓肚子,懒洋洋地说道:“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我小声道:“我叫陈三,对废物流还啥都不了解,希望各位长老多多指教。”

他们一听我说话,最老的那个长老顿时怒了,他吹着白胡子,怒骂道:“啥废物流?你他妈才是废物流!”

我尴尬道:“可是下面的那些人……说这是废物流。”

“我们这是灵魂流……”老者叉腰冷哼道,“绝不是他们口中的废物流,这群王八蛋又在恶意中伤我们。”

我吞了口唾沫,小声问道:“那我想问一下,灵魂流的工资是不是特别低?”

“这当然不是……”那少妇慢悠悠地说道,“相反,灵魂流子弟的工资是最高的。精神流弟子每年的俸禄是一千万宇宙币,近身战是八百万,而我们灵魂流,每年的供奉是五千万宇宙币。”

我惊愕道:“不是跟我开玩笑吧?我看外面那群人穷得简直就是叮当响,哪里有年薪五千万宇宙币的样子!”

“这……”

三位长老脸色一红,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尴尬道,“这只是因为最近灵魂流拿不出成就,总部暂时不乐意给我们发工资而已。你放心吧,等我们拿出成绩来了,总部就会连本带利地全部给我们!”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容我说一句,上一次发工资……是什么时候了?我的意思是……灵魂流的工资被拖欠多久了?”

那少妇尴尬地看了我一眼,她压低声音,说话的分贝简直就如同蚊子一样细小:“五……五千万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