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冤枉/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我跪下来给他们打耳光?

这是我绝对不乐意的事情!若是我新跟的鸡哥是这样的人,那我一定要想尽办法逃跑。

听见鸡哥的话,那个名为大云的家伙声音终于有了一丝得意:“这还差不多,那小子,你快过来下跪。”

让我惊讶的是,那鸡哥竟然转身看向另一个人,他平静道:“去吧。”

诶?

不是叫我去?

他说的那个人身材跟我差不多高大,穿着黑袍看着跟我简直是一模一样。只见那人走到大云面前忽然就跪下了。并且他的声音听着跟我的竟然也是完全相同:“对不起,我错了。”

竟然是帮我找了个替罪羊!

“贱人!”

只见之前那领头人和他的二弟冲上来对着那替罪羊就是耳光连连发,连续打了五十个耳光才肯停下来。等打完之后,大云平静道:“行了,说到底还是你们自己技不如人。散了吧,记得给我五十点积分。”

“多谢云哥为我们出头。”

那俩人连连道谢,然后就跟其余人都是一起散了。等他们走后,大云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走。只见他走到鸡哥面前,随后竟然是拿出了一张积分卡递给大云,笑呵呵地说道:“你的抽成。”

“打这么用力,都要将我的傀儡打坏了……”鸡哥叹气道,“行了,就这么说吧,下次合作。”

“好咧,下次合作。”

我算是明白了,这俩人根本就是一伙的。现在我脑子里再次想起了那句话,青云街上充满了欺骗。

“行了,大家不用看热闹了……”鸡哥收了积分卡,与大家笑道,“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走,喝酒去。”

“又是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黑袍人们都散去了,而鸡哥也没打算再管我。我连忙匆匆走出了青云街,然后换上了自己原本的衣服。

等回到近战流的办事处,我将积分卡给了工作人员,请他帮我转化为积分。当看见积分卡后,这工作人员惊讶道:“你是不是去青云街了?”

“这怎么可能……”我平静道,“我是正大光明赚来的。”

工作人员也没多问,他帮我记录了积分,同时还嘀咕道:“看来灵魂流这次是真来了个愿意拼搏的人。”

我笑了笑,站起身准备离开。而在这时,一只手却是忽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扭头一看,发现是大姐大。她正笑吟吟地看着我的积分卡,随后啧啧道:“小伙子,赚积分的速度这么快?”

我笑道:“那是当然。”

“我找你有点事儿,出来谈谈。”大姐大平静道。

我不明白大姐大找我有啥事。但考虑到人家在青云门的势力比我大,便乖乖地跟了出去。当走出办事处后,我看见大姐大的小弟们都在这门口站着,但全都只有女孩子在。

诶?

怎么回事?

“跟我进巷子里谈。”

大姐大说了一声。然后走进了旁边的巷子。我好奇地跟她进来了,而那群女孩也都是走在我的身后,我顿时预感有点不太好。因为这个场景,让我下意识想起以前小时候在学校打架,好像都是将人带进巷子里打。

这巷子里很偏僻,而大姐大一路带我走到了深处。她停下脚步,然后转过身将手伸向我,冷声道:“拿来。”

我顿时纳闷道:“啊?什么拿来?”

“少他妈装蒜!”

这个时候,一名女孩忽然举起手,一耳光朝着我的脸拍了过来。这女孩身上散发的力量是大圆满大罗金仙,考虑到身边有许多她们的人,我只能用手挡了一下。暂时也不好还手。

“先别打人,将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说……”大姐大看向我的眼睛,她平静道,“这两天晚上。你在哪儿?”

“我……”

我愣了一下,不敢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我这两天晚上可是去了药材山,这件事情是决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见我说不出口,大姐大皱起眉头,她放缓了语气,轻声道:“陈三,你是我带进青云门的,虽然后来没带着你。但至少我是你的领路人,这没错吧?”

我点头道:“是没错啊,好端端地这是怎么了?”

“你他妈就别装了……”一个女孩冷声道,“前天晚上,大姐大少了两件内衣,是不是你拿的?”

是那青云街的任务!

我顿时一愣,而大姐大沉声道:“这很恶心,真的很恶心。陈三。我说你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来?那是我穿过的衣服,这你都好意思拿?”

“不是啊大姐大……”我连忙摆手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好端端地拿你内衣干什么?”

之前想打我的女孩冷笑道:“还装蒜是吧?青云街那边,有个偷大姐大贴身衣物的任务,而你这小子初来乍到,怎么会忽然有积分卡?”

我咬牙道:“那他妈管我什么事?这积分卡是我从其他地方赚来的,怎么能凭这个就说是我偷了大姐大的内衣?”

“只凭这个当然不行……”一个亚圣女子忽然开口说道,“但我们去查过了,你这几天都不在灵魂流的地方,而且我还联络了所有黑云城的酒店,发现你没有在酒店里住。你可别说你出城了。这几天是我们在守城,根本没见你出去。”

我咬牙道:“我去做什么了,与你们无关。只凭这么几点你们就说我是那小偷,那我自己心里都觉得不甘。大不了可以去找长老理论,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做的。”

“我早就发现了那个任务……”这个时候,大姐大却忽然开口了,“于是我留了个心眼,在我的屋里设下了秘法。可以留下小偷的气息。陈三,当我衣服消失不见的时候,房间里有留下你的气息。如果之前的种种你说是巧合,我可以认。但这么多巧合碰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办?”

这……

这怎么可能!

在大姐大的房间里,竟然会有我的气息!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连忙说道,“大姐大,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能说这件事情肯定不是我做的。苍天可鉴,我江……我陈三做人光明磊落,为何要做这种小人之事?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用灵魂起誓。”

“起誓是有漏洞的,我不会相信……”大姐大摇头道。“既然你如此执意说自己是清白的,那我们就去找长老,将这件事情好好地谈一下。陈三,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承认。如果衣服还在你身上,你就还给我,我无法容忍别人拿我的衣服做恶心的事情。如果你承认,我们顶多打你一顿气就消了。二就是去找长老理论,到那时候……你可就没这么好命了。”

我咬牙道:“我说了,我做人光明磊落,绝不会做这种苟且之事。大姐大,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们就去找长老理论!倘若这件事真是我做的,我当场了结自己,以证清白!”

“这张嘴还这是会说……”那亚圣女子嗤笑道,“走吧。我们去找长老理论。”

说罢,一群女孩拉着我往外走。我的心中满是烦躁,想不到好端端的竟然会遇见这种事。

我有必要偷别人内衣吗?

在一群人的拉扯下,我到了近身流的长老会。这边的长老们看见我们吵吵闹闹地进来。都是纳闷地看着我们。而进来之后,大姐大轻声道:“麻烦找个女长老听我们诉说,我们有事情要处理。”

一名女长老点点头,领着我们进了一个小房间。进来之后,那暴躁女孩立即说道:“长老,他是个偷内衣的小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