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令人作呕的废物流/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青云门内,竟然有这种小人存在!?”

那女长老听得顿时一怒,她满是怒火地看着我,而我苦笑道:“长老,你怎么能听别人一面之词就如此武断?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做这种事儿。”

女长老想想也是,她很是好奇地看了看我,然后说道:“这些人我倒是面熟。但你看着却很面生,你是哪个流派的?”

亚圣女子轻声道:“长老,他是废物流的弟子陈三。”

“原来是废……哦不,原来是灵魂流的弟子……”只见女长老皱眉道,“既然跨流派了,就需要双方的长老一起处理。你们稍等一下,我让人去找灵魂流长老。”

说罢,她忽然从布袋里拿出了一只小鸟,那小鸟欢快地朝着窗外飞去,速度极快。

我们现在只能在小房间里等待灵魂流的长老过来,而这些女孩看向我的眼神全都是咬牙切齿。特别是那暴躁女孩,好几次想冲上来打我。

我找了个位置坐下,也没打算跟这些女孩吵架,反正肯定是吵不明白的。而那暴躁女孩呸了一声,她恶狠狠地看着我,冷笑道:“人长得丑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内衣贼,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

“你最好将话吞回肚子里……”我打断了暴躁女孩的话,阴冷道,“只要你侮辱我父母一句。我拼尽全力,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取你性命。”

那暴躁女孩顿时火了,她怒道:“谁怕谁啊,你……”

大姐大拦住了暴躁女孩,她摇头道:“骂人不骂爹娘,这是他陈三的错,不是他父母的错。”

暴躁女孩点了点头,我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等十几分钟后,碎乃终于是急匆匆地赶来了。等进入小房间,碎乃疑惑道:“我们陈三做什么事了?”

“没跟我开玩笑吧……”暴躁女孩惊讶道,“灵魂流的长老竟然只是个初级亚圣!?”

女孩们顿时哄然大笑,而碎乃尴尬地站在原地。那女长老愣了一下,她轻声道:“碎长老,我们坐下来谈吧。”

“啊……好。”

碎乃坐在了椅子上,此时她与那个女长老的差别简直是天与地。那女长老穿着显眼漂亮的青云门长袍,而且胸口还用金仙绣着执事堂长老二字。她头戴玉簪。涂抹的胭脂一嗅就不是平常货色。

相比起那女长老,碎乃就显得寒酸多了。她穿着一件土不拉几的紫色长袍,衣服上缝缝补补数十个补丁,有好几处破得已经补不上了。特别是肚子上有一大块破洞。她只好将肚兜下拉,刚好能遮住肚子。此时碎乃也感受到了这种差距,只能用手搓着衣角,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而那暴躁女孩鄙夷地瞥了碎乃一眼,她快速说道:“这陈三就是个内衣贼,我们有四个证据。”

说罢,她将青云门的任务,我突然得来的积分卡,我这几天莫名其妙失踪的事儿,还有大姐大房间里有我的气息都说了出来。那女长老听得皱起了眉头,她轻声道:“证据有这么多,看来是真的没错了。”

“那不可能……”碎乃连连摇头道。“众所皆知,我灵魂流弟子做事大多光明磊落,否则也进不了灵魂流。如今灵魂流穷了数千年,但也从来没发生苟且偷盗之事。”

那暴躁女孩冷笑道:“谁知道他是不是偷来给你穿的?”

“你!”

碎乃顿时瞪大眼睛。但看那暴躁女孩气势强盛,好像不是能轻易招惹之辈,她只好又低下了头。而那暴躁女孩竟然越说越过分,她尖锐着嗓子说道:“谁都知道灵魂流就是一群废物,穷逼!这群废物养着就是一个过错,说不定哪天就会做出见不得人的事儿,你看今天不就做出来了吗?”

“说话就说话,别一个劲地讽刺别人……”我冷声道。“我也有证据能证明我不是贼。”

“那你拿出来啊!”暴躁女孩叫道。

我一招手,运转起屠仙道,造出了一个与大姐大一模一样的傀儡女子。人们看后都是呆滞了,而傀儡女子恭敬地站在我身边,轻声说道:“主人好。”

“你们都看见了……”我沉声道,“只要我想,我就能造成跟大姐大一模一样的女子,我为何要偷她的内衣?”

“谁说你偷内衣是满足你自己了。肯定就是去交青云街的任务了……”暴躁女孩冷哼道,“既然如此,你们敢不敢给我们搜身?之前我们就留了个心眼,若是那衣服丢了,布袋里还会存有气息。”

“搜就搜!倘若什么都没有,那你就以死谢罪!”

我冰冷地说了一声,直接就打开布袋丢了出去。那亚圣女子很是认真地寻找了一番,然后皱眉道:“怪了,里面没有大姐大的气息。”

暴躁女孩叫道:“呸!我看肯定藏他长老那了,这长老一来就包庇陈三,说不定就是已经串通好的。要我说,这长老也要搜身!”

我怒吼道:“放肆!长老岂是你能搜身的!莫要没了分寸!”

那女长老也是皱起眉头。她看了身边的碎乃一眼,然后叹气道:“为证清白,让她们搜一下吧。”

碎乃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我也是气得咬牙道:“你们这群家伙,根本没将她当成长老。如此出言不逊,又这么多无理要求,我记下了。”

“一个初级亚圣,有什么好让人敬重的?”那暴躁女子冷笑道。

“你!”

我正要大骂。碎乃却是摇头道:“陈三,算了,就给人家搜一下吧。”

她打开布袋,轻轻地丢了出去。那暴躁女孩也没客气,她抓着布袋就开始寻张。我握紧拳头,咬牙道:“你受苦了。”

“没事,能证明清白就好……”碎乃苦笑道,“我也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找到了!”

然而,正在这时,那女孩却是抓出了一件肚兜,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什么!?

我和碎乃都是看向那暴躁女孩,她手上拿着一件玫红色肚兜。碎乃见状。她连忙说道:“那不是偷的,是我自己买的。”

亚圣女子走到暴躁女子旁边,她仔细地查看了一番,随后摇头道:“上面没有大姐大的气息。但说来是不是有点太巧了,怎么跟大姐大的款式一模一样?”

“这不是现在的热卖品吗……”碎乃小声道,“很多人买这件,说来也是很正常的。”

那女长老皱眉看着肚兜,好像是在沉思,等沉思过后,她轻声道:“这确实是热卖品,在商铺里卖得最好。但我说句实在话,别怪我说话难听。这种面料颇为昂贵,一件要卖百万宇宙币,按照灵魂流最近的状况……你怎么买得起?”

“不是啊,我最近拿了一笔钱……”碎乃语无伦次地说道。“陈三来后我拿了一笔钱……那天我们几个说要吃火锅,那就吃火锅吧,因为好久没吃了……等路过店,阿语他们说让我买几件女人穿的衣服……我说我不要……他们说好不容易有钱了……我一姑娘这些年陪着他们挺受累……就买了……我买了之后就留在……舍不得穿……”

那女长老不耐烦道:“你说的话这么复杂。我们怎么听得明白!”

我算是听懂了。

原来是当初从我这拿走一笔钱后,他们去商场购物,然后正好买了这件肚兜,谁知道跟大姐大的撞衫了。

只见那暴躁女孩走到碎乃面前,她忽然呸了一口,冷笑道:“分明就是你去除了气息给自己穿,想不到啊……都说废物流的人穷得要命,如今连一件肚兜都偷,令人作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