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回归/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雪,你在做什么!”

当事情发生之后,人们才终于反应过来。一名近战流长老怒吼出声,他忽地一挥手,肖雪顿时脸色苍白,整个人都要被强大的仙力赚飞。

然而,她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带着我一起被吹向天空。只见她抓住匕首,又是一刀刺进了我的腹部。我感觉喉咙一甜,喷出了大口鲜血。

肖雪紧紧地握着匕首,她怒吼道:“垃圾永远在垃圾场里待着不好吗?偏偏要出来蹦跶,你今天就是死了。也怪不得我!”

“肖雪,你简直不可理喻,快给我松手!”

几个长老连忙就冲到了我们身边,他们将肖雪拖开来。愤怒地瞪着她。而肖雪挣扎了几下,她怒道:“我是在为近战流守住尊严,这个废物肯定是用了什么奇怪的禁术。你们看,他现在这么虚弱就是证据,应该将他抓起来!”

顿时,场面充满了惊愕声与怒斥声。肖雪已经被几个长老控制住了,我捂着腹部的伤口,看着肖雪那满脸的愤怒模样,忽地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肖雪看得大怒,她怒目圆睁,怒吼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才是垃圾……”我忍着疼痛,嗤嗤笑道,“输了比赛又输人,如果我真如你说的是个垃圾,那趁着我虚弱的时候偷袭我的你,是不是还不如垃圾?”

“你还真是最近……”肖雪咬着牙,她狰狞道,“我看你什么时候死。”

“白痴。”

我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因为力量没恢复的关系,此时我无法使用瞬间治愈。我一步步地朝着外面走去,肖雪被几个长老控制着,但依然对我大骂道:“废物流不可能会回到青云门,我爹是青云门高层,只要我回去说几句,你就算再努力也没用!我说了要整死你,就是要整死你!”

我回头瞥了肖雪一眼,忍不住皱起眉头。

难怪她如此嚣张跋扈,原来是背后有人。我当初就觉得纳闷。一个大罗金仙,怎么敢在青云门如此蹦跶。

“倘若你一句话就能反驳了我的所有努力,那我也看透青云门了。”

我幽幽地说了一句,也不再理会肖雪。直接朝着外面走去。这里的弟子们不敢拦着我的路,他们纷纷为我让开了一条大道,如同像看待强者一样对我行注目礼。

“垃圾就该永远在垃圾堆里待着,你想抬头做人,我只能告诉你……不可能!”

肖雪的叫骂声响彻在这条街道上,我没再回话,忍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商业街。

当我来到近战流的山门,却见有个人影正靠在山门上。这人正是大姐大,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复杂的神色,轻声道:“你之前说不是时候,那么现在……是时候了?”

我嗤笑道:“你觉得呢?”

“你隐藏得太深,我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大姐大皱眉道。“我现在忽然觉得,当初说不定真的是误会你了。如此有潜力的人,不会去做这种掉身价的任务。”

我冷声道:“你说再多又有什么用?灵魂流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

“真不能重归于好么?”大姐大不死心道。

我咧开嘴笑道:“能,不过……”

她问道:“不过什么?”

我将手伸向大姐大。狰狞地笑道:“将你的内衣给我一套,我就不计较了。”

“陈三,我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看不起我……”大姐大皱起眉头,她冷声道,“我从来没看出你是这样的人,以往你表现出的样子要厚道许多。”

我瞥了她一眼,冰冷道:“既然你心里清楚。那又何必多说?”

“既然你如此个态度,那我也不自讨没趣……”大姐大冷哼一声,她也懒得再看我,转身就离去了。

我看了她一眼。心情没有一丝波动。我这人只会对朋友心软,而大姐大并不是我的朋友,从她当初将我带到青云门却又完全不负责之后,我就认定自己不会交这个朋友了。

我实在是疲惫得很,就召出了飞船一路回到了灵魂流的庄园。见到我回来,碎乃他们暂时不知道我究竟干嘛去了。当我虚弱地出了飞船,我看见大家的心情都已经好了许多,碎乃跟我笑道:“你饿不饿,我要去熬点粥,给你盛一碗?”

我惊讶道:“我们怎么会觉得饿?”

“要学会生活嘛……”碎乃一边走向大厦,一边慢悠悠地说道,“我现在可是每天都吃饭,享受生活才是最有趣的。”

享受生活?

我看碎乃好像已经有一些放下的念头,便也不打算多说什么。我一直都是个不喜欢将话说在前头的人,万一到时候青云宗变卦,不愿意让灵魂流回去怎么办?

于是我摸了摸肚子。也是笑呵呵地说道:“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好久没吃东西了,那边吃一点吧。”

碎乃邀请我进了屋子,给我盛了一碗野菜粥。我舒服地喝完之后,碎乃好奇道:“你之前到底做什么去了,看你回来好虚弱的样子。”

“没啥事儿……”我摇头道,“就是心情不好,到处去走了走。”

碎乃点点头。她轻声道:“灵魂流的事儿,你不要放心里去,大家都没怪你。而且就算你回来了,也改变不了灵魂流解散的事实。”

“嗯……”

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而恰恰在我尴尬之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叫喊:“灵魂流弟子,出来听令!”

“怎么回事?”

碎乃好奇地看向窗外,而我心中一动。想不到青云门竟然这么快就来了消息。

“我们出去看看吧。”

碎乃有些恐慌地拉着我出了大厦,此时灵魂流弟子都是好奇地聚在门口。过来发布青云门命令的是个山羊胡子老头,当我们人来得差不多之后,他高声道:“灵魂流数千万年毫无进展。又在青云大会惨败,按理当逐出青云门,以示惩戒。不过……”

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念在陈三苦心修炼,力挽狂澜,以一人之力证明灵魂流之价值。长老会特批灵魂流回归青云门,将一千积分可参阅灵魂流术法之规改为三百积分可参阅灵魂流术法!”

“啥?我们可以回去了?”

“陈三力挽狂澜,这是啥意思?”

我身边的碎乃满是不敢置信地看向我,她喃喃道:“陈三,你之前究竟干嘛去了?”

“也没干嘛……”我揉了揉鼻子,嘿嘿笑道,“就是去近战流将他们前十的大罗金仙打趴下了。”

阿语咋舌道:“你……这么厉害的事情,你竟然说得如此随便。”

“好了,灵魂流的各位……”山羊胡子微笑道,“你们也别怪总部,一个门派想要生存。就要有铁一般的纪律。这次因为陈三而法外开恩,已经说明了青云门是顾忌人情的。更何况还降低了参阅灵魂流术法的要求,你们可不能再颓废了,要好好努力才是。”

老年长老顿时红了眼睛,他哆哆嗦嗦道:“多谢长老会判决……”

“嗯,尽早回来,我们已经给你们重新安排了土地。”

山羊胡子笑了笑,便客气地离去了。等山羊胡子走后。一群人全都是齐刷刷地看向我。碎乃红着眼睛,用力地捶了一下我的胸口,她哭骂道:“你有这么牛逼的能耐,你咋不早说啊?”

我一本正经道:“因为我陈三从出生那天起,就以低调为准则,骗人是小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