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是他/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欺人太甚!”

我终于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她已经将侮辱上升了好几个档次。我举起手想一耳光刮在肖雪的脸上,而这个时候,肖雪身边的一名亚圣却是冰冷道:“放肆,你若是敢碰她一根头发,灵魂流的人全都不会好过!”

我咬牙道:“她身为高层之女,更应该懂得照顾青云门弟子。而现在她的行为,算怎么回事?”

“青云门原本根本没打算给你们发工资……”这亚圣冰冷道,“是肖雪小姐提议给你们发工资,并且让她亲自来分发,以振士气。”

“这他妈叫以振士气!?”

我顿时气得怒吼起来,“这简直就是在用钱侮辱灵魂流的弟子们。倘若这就是她发工资的方式,那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娘们就是再以公谋私!她正在满足自己变态的私欲,而灵魂流弟子为此付出的是惨痛的尊严!”

亚圣瞥了我一眼。他淡然道:“最近的大罗金仙还真是有趣,竟然敢在亚圣面前说脏话。”

“你装你妈了个逼!”

我顿时被激怒了,用尽全力,一拳狠狠地朝着那亚圣砸了过去!

而他轻描淡写地举起手,准备用手掌挡下我这一击,就好像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

“砰!”

却听一声巨响而起,在挡下我的一拳后,我们脚下的土地寸寸裂开。那亚圣皱紧眉头,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沉声道:“实力挺强。”

“你再跟我啰嗦,我拼尽全力也要杀了你……”我冰冷道,“就算杀不掉你,也要让你付出巨大的代价。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到做到。”

那亚圣的脸上流露过一丝恐惧,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冰冷道:“疯子。”

肖雪对我倒是浑然不惧,她看向我的眼睛,冷笑道:“我发现你这人特别跳,也特爱多管闲事。他阿语都没说什么,你怎么就这么多废话?来,阿语,我问你……你是不是不痛快?”

我看向阿语,只见他紧紧握着拳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支票。原本我以为他会发飙,但最后阿语还是叹了口气,他轻声道:“陈三,还是算了,为大家着想。”

只见他捡起地上的支票。幽幽回到了人群之中。

肖雪将每个上来要工资的人都侮辱了一遍,看得我简直就是睚眦欲裂。但灵魂流的人们都是没有发火,每个人都是忍着屈辱拿了工资。

等发完别人的工资后,肖雪念出了最后一个名字:“陈三。”

我走到肖雪正对面。冰冷道:“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可笑。”

肖雪拿起那支票,随后直接就要朝着地面甩去。然而,之前那个跟我对了一拳的亚圣却是抓住她的手臂,轻声道:“别这样,我觉得他是认真的。”

“认真的?他敢认真!?”

只见肖雪脸色变得很狰狞,她用力地戳了一下我的手指,冷笑道:“我捅了你两刀,不还是好好地站在这儿,还居高临下地给你们发工资。陈三,你知不知道我在青云门究竟有多么大的能耐?来,你动我一下试试,有本事就动我试试!”

看见肖雪这个模样。我是真的有点犹豫了。

因为我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黑寡妇族长花了巨大的代价,才将我送到这个地方来。本来加入青云门就已经让她有点失望了,如果再在青云门里闹了矛盾。导致计划暴露的话,那就是枉费了她的一片苦心!

我原本以为肖雪会稍微让步一下,谁知道她竟然如此没脸没皮,摆明了就是要跟我斗。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

幸好,此时那亚圣颇为坚决地抓住肖雪的手,他严肃道:“大小姐,别再继续下去了。你父亲交代过要保护好你,以这个人的本领。如果他拼劲全力对付你,我们恐怕还真保不住。你的性命宝贵,不该与他交换。”

“唔,你说得倒是挺有道理……”肖雪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头道,“那就算啦。”

说罢,肖雪很是随意地将支票朝着我一丢,然后带着人大摇大摆地就走了。我站在原地,接住了那张支票,可心中的怒火还是没消。

等肖雪走后,碎乃叹了口气。她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吧?”

“我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我咬牙道,“为什么要这样给她欺负?”

阿语苦笑道:“灵魂流不是一个人,而是将近五百人。陈三,我们有时候也要为大家考虑,但现在也算是好事一件。当回归后搬进来,大家都觉得新生活要开始了。可现在我们已经深刻地明白,如果不拼命爬上去,那我们真正的生活就不会改变。”

“好气人……”一名女子低吼道。“我刚才真想将那个肖雪的肠子扯下来。”

又一人苦笑道:“谁不想呢?但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就这样吧,我去接任务了,本来还想今晚休息一下,看来是不行了。”

人们都连连说是,而我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明白灵魂流现在的处境。

现在是我们好不容易有点机会的时候,决不能因此而放弃。也不能因此而树敌。

目前的灵魂流,需要成长。

我摇摇头,然后出了灵魂流,准备去青云街看看。之前的积分还留在青云街,不知道亨利战盾究竟卖出了什么样的价格。

当我回到青云街的时候,发现十年的时间虽然过去了,但对于青云街这种地方还真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依然是一群黑袍人在做生意,而我也找到了当初拍卖亨利战盾的店铺。

当服务员问我要点什么的时候。我说我找鸡哥,服务员便让我去酒吧找他。

我倒是想起来了,鸡哥说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酒馆里待着。

于是我去了酒馆一趟,刚来就见到一个黑袍人左拥右抱颇为潇洒的坐在酒馆卡座上。其中一个女人我还见过,看来这黑袍人就是鸡哥了。

我走到鸡哥旁边,笑呵呵地说道:“鸡哥,我回来了。”

“你这去得可真是挺久啊……”鸡哥立即就认出了我,他笑道,“十年,啧啧,看来我当初没猜错。如今换了个新地方,你们觉得如何?”

我感慨道:“鸡哥,你的消息还真是快。”

“消息若是不快,可就没办法在这种地方混了……”鸡哥慢悠悠地说道,“当初东西卖得很顺利,我要抽两成,这是你的余款。”

只见鸡哥拿出了一张积分卡递给我,是五十积分的积分卡。我也不意外,接过积分卡点了点头。

一个战盾。卖的确实是这个价格。毕竟战盾不是盔甲或者武器,有很多人是不喜欢用战盾的。就好比我,我从来都不用战盾。

“听闻你最近得罪了一个女人……”鸡哥挥了挥手,他身边的两个美女立即识趣地退下了,他邀请我坐下,轻声道,“觉得能搞定不?”

我知道鸡哥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便叹气道:“很是棘手。感觉她来头很大。”

“来头确实很大咧……”鸡哥笑道,“她父亲是长老会的高层,我说的是总部长老会。”

我皱眉道:“不太喜欢这样的。”

“那你也没办法,毕竟……”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就在我们旁边的卡座上,一个身材较为魁梧的大汉对他的朋友嘲讽冷笑道:“你这算什么香艳任务,我当初可是偷走过大姐大的贴身衣物!”

嗯!?

刹那间,我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大汉。

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