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叫你一声哥,就因你为我颠覆天下(二)/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炎魔的话,我不死心道:“什么叫没这么简单?”

“道走错了,并不是你们理解的修炼走火入魔这么简单……”炎魔叹气道,“我来跟你解释一下吧,我们每个人修炼的道,全都是规则已经铺好的。”

“什么!”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炎魔,连忙问道,“那我们自创的道呢?”

炎魔耸肩道:“自创的道。也要看规则是否允许。如果规则允许,那这条道就是你就能平安拥有。如果规则不允许,那你别想好好地运用这个道。也就是说,你那朋友并不是走火入魔这么简单,而是违反了规则。你应该知道,违反规则的下场不是我们能承受的。”

“不!”

我连忙叫道,“炎魔前辈,你既然是巅峰者,那肯定知道怎样可以顺从规则。如果路走歪了,那我们让他走正不就行了吗?只要你稍加办法,就能让我朋友走上正路。”

炎魔摇头苦笑道:“如果规则这么容易就能混过去,那规则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恳求炎魔前辈帮帮我。你说的是事情很难办,并不是事情办不到……”我握紧拳头,手指顺势插入了地面,咬牙道。“只要能救我兄弟,无论事情多么困难,我都会尽力去完成!”

炎魔怔怔地看着我,等过了许久,他叹气道:“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重情重义之人,当初我受到规则限制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全都是走的走散的散。不止是我,每个强者听说朋友被规则惩罚后,都不敢再进行帮助,生怕自己也惹上了规则。江成,你这份情谊,我看到了。”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连忙说道:“炎魔前辈准备帮我了?”

“我如今这个情况怎么帮你……”炎魔苦笑道,“但我可以给你指一条路,至于这条路到底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我连连点头道:“只要能有办法,那我一定会去做。”

炎魔轻声道:“你可以去找规则使者,他就在大宇宙最中心的位置。”

“规则使者?”我疑惑道。

“是的,他是规则的传话人,可以跟规则交流……”炎魔解释道。“在大宇宙最中心的位置,是一片美丽的草原,而规则使者就住在那。坐标我可以告诉你大概的位置,记住了。规则不容侵犯。你若是想进入草原,必须得到规则使者的同意才行。”

我连忙说好,而炎魔也告诉了我一个坐标。等听过之后,我慌忙就请元奴帮我传送。

而元奴听过之后,也说要同我一起去。他说这趟可能会有危险,多个人互相照应。我想想觉得很有道理,也就同意了。

当进行传送之后,我们立即就出现在了一片沙漠之中。让人惊讶的是,这片沙漠特别炎热,哪怕是我俩都热得满身大汗。而就在我们旁边,却有一片美丽的草原。那草原上,有水牛在水潭里洗澡。有野兔在啃着青青野草,看着极为柔和美丽。

我与元奴一同朝着草原的位置下跪,我双手放在沙子上,诚恳地说道:“使者大人。小辈江成,希望能来见您一面。”

草原之上吹过了一阵风,但却没有人回应。我与元奴对视一眼,谁都不敢先站起来。

炎魔说过,一定要得到规则使者的同意才行。如果随意进入这草原,很可能会惹怒规则使者。

我轻声道:“如果使者大人不让我进来,我便一直在这跪着。”

这个时候,草原深处终于有了回应。那是听着非常苍老的声音。其中也带着一些严厉:“江成,你原本就是被规则惩罚之人,怎么敢主动来此,莫非是要解除对你的限制不成?”

“使者大人。您误会了……”我连忙解释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我的兄弟华天意。他……”

等我说完之后,那声音迟了几秒才开口:“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但你身为被限制之人,倘若踏进这个草原,就是对规则的侮辱。这样吧,就让外面的烈日晒你三天。将你身上的罪孽晒除。”

我恭敬道:“是。”

此时,那苍老声音平静道:“另一人可以进来。”

另一人?看来说的就是元奴了。而元奴愣了一下,随后轻声道:“我与江成是生死兄弟,既然他在这跪着,我也要在这陪伴。”

“都是有情有义之人,那就跪着吧。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儿的烈日高达五十度,但在这烈日之下,你们的力量都会被收回。也就是说,现在的你们相当于普通人在五十度的沙漠之中,并且三天不准吃喝。”

苍老声音很是平淡地说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而我看了元奴一眼。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我深吸一口气,却吸入了闷热的空气,很是难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俩的嘴唇都是逐渐变白。那烈日晒得我头昏眼花,甚至连肚子也开始隐隐作痛。我知道,现在的我已经处于了中暑状态。

要忍住……一定要忍住这酷热。

我想吞口唾沫,但喉咙已经干渴地厉害。此时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厚重的呼吸声,而时间也是慢慢到了晚上。

当夜晚来临。沙漠便变得非常寒冷。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我和元奴几乎承受不住,我俩都是冻得瑟瑟发抖。

第二天的时候,我和元奴都被太阳晒得脱皮了。那汗水流在破了的皮肤上,疼得叫人百般难耐。我的力量已经被收回。连瞬间治愈都办不到。

“呼……呼……元奴先生……”此时的我,说话已经像个沙哑的老头,“你去草原上歇息吧,我一个人跪着就行了。”

元奴的声音也是好听不到哪儿去,他轻声道:“有困难,要一起熬着。”

我艰难地看了他一眼,眼睛疼得不行。那烈日已经让我快到达极限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否撑过三天。

当第三天来临的时候,我好几次昏了过去。但因为好歹不是普通人,我就算昏过去了,也保持着下跪的动作。

此时我的皮肤已经犹如树皮一样干枯,轻轻碰一下,全身都会裂开无数伤口。

终于,第三天我们也熬了过去。

当第三天的夜晚来临,我甚至以为自己要死了,险些就没熬过去。

“不错,还有点毅力……”

当三天三夜度过,那苍老声音平静道,“你们可以进草原了。”

我俩连忙扑进草原,说来也怪。当进入草原之后,这气候顿时就凉快了许多,根本就感觉不到是在沙漠之中。然而我们的力量依然没有回来,我疼得浑身发抖。而元奴也是趴在草地上喘气。

这个时候,我们身边忽然传来了一道强大力量。只见一个老人凭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他神色严厉,冰冷道:“你们的朋友违背了规则。想要让规则放过他可没这么容易,毕竟规则可不能随意违反。江成,跳入那水潭之中。”

我下意识看向那水潭,却见里面的水变得特别浑浊。我下意识问道:“那是什么?”

“是装满了醋的水池……”规则使者平静道,“江成,你若想救他,就要为他受罚。现在你浑身都是伤口,若是你愿意为了曹大跳入水池之中搓洗全身,那规则会为你考虑一下。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你可要……”

“噗通!”

还不等规则使者将话说完,我已经跳入了水池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