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早就被盯上/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来救我了?莫非是那家伙去找的援兵回来了?

我忍痛看向来救我之人,却见一个高大的背影正站在我前面,使得我看不见他的模样。而正在这时,也许是听见我内心的想法了,来人缓缓转过身看向我,冷漠地问道:“死了没?”

当看清来人后,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肖大连!

怎么会这样,为何来救我的人竟然会是肖大连!这明明就是肖雪一手安排的暗杀,可现在当哥哥的却来阻止妹妹是为什么?

目前的我。只能说是百思不得其解。

见到肖大连只是初级亚圣,这四个黑衣人都是有些不屑。虽然他们之间耗费了不少力量,可四个亚圣对一个亚圣。还是没人会担心的。只见那首领冷哼一声,这四个黑衣人顿时将肖大连团团包围。

刹那间,他们四人忽然就抖动了手中的长刀。那道道刀光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让人无处可躲。我心中清楚,若是换成我站在那四人之中,恐怕是必死无疑!

然而,面对如此凶猛的进攻,肖大连却只是冰冷道:“滚开。”

忽然间,他背后出现了一道雷电般的流光。几乎是以瞬间的速度朝着前方而去。等一切结束了,我和黑衣人们回过神来,却见肖大连右手向前,手中却是抓着一把仿佛是蔚蓝色光芒组成的长枪。

“砰!”

还不等我们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脑袋忽地就炸裂开来。此时的肖大连身中数刀,满身都是鲜血。但他却冰冷镇定,眼神犹如野狼般死死地盯着这些人。

我吞了口唾沫,肖大连竟然是不顾四周攻击,硬扛着受伤,秒杀了其中一个黑衣人!

他的速度……好快。

此时的肖大连不准备给其余的黑衣人回神时间,他忽然将长枪一扫,转出一个华丽的大圈。那速度之快让人不敢相信。肖大连是将长枪从左边开始扫,那左边和后面的两个黑衣人根本来不及躲避,直接就被斩下了头颅。

而黑衣人首领站在肖大连的右边。也是长枪最后抵达的地方。他倒是有了点反应时间,连忙身形暴退,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好……好强。”

黑衣人首领忍不住喃喃一声,而我看得心中满是疑惑。

肖大连并不是在演戏,他是真的帮我杀了这些黑衣人。

可问题是……我一直认为这些是肖雪所做,倘若真是她做的,那肖大连为何还要帮我?

莫非……肖雪跟这次的暗杀没有一点关系?

黑衣人首领看了看四周伙伴的尸体,他已经是吓得不轻,哪里还敢跟肖大连过招。只见他右脚一跺。整个人冲上天际,赫然是准备逃跑!

肖大连虽然快速解决了三个黑衣人,但他也受伤不轻。所以并没有贸然追上去。只见他平静地一捏长枪,那长枪顿时化为星光点点散开。而此时他又转过身看我,平静道:“死不了就站起来。”

我心中还是有些警惕。此时那金针的余威已经消耗不少,我的伤口也是在缓缓复原了。我艰难地站起身,小声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妹妹说你有危险……”肖大连平静道,“随后她来求我帮忙,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从未见过我妹妹如此紧张。”

我心中忍不住苦笑,肖雪哪里是紧张,她分明就是害怕我死后照片外泄。因为我当初骗过她,说我将照片藏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如果我死了,那照片肯定会公布出去。

其实根本没这一回事儿,但已经足以吓住肖雪了。

我跟肖大连感激道:“多谢肖大哥仗义相助,这个人情我记在心里了。”

“你这人不一般……”肖大连皱眉道,“那金针蕴含着巅峰者的最弱一击,而你只是给个大罗金仙。根本就不可能承受住如此恐怖的攻击。照理来说,那金针发动的一刹那,还不等攻击到你,你就应该已经被威压震到身形俱灭而死。然而你非但没死,还抗下了金针约莫百万分之一的余威。”

我顿时心中一惊,肖大连不愧是高手,竟然能直接看出我承受了金针多少的威力。此时我抓了抓后脑勺,尴尬道:“那是我运气好,如果抗下百万分之二。恐怕就死了。”

肖大连冰冷道:“不要装蒜,我看得出来,以你的实力。恐怕要巅峰者最弱一击彻彻底底打在你身上,才能将你杀死。因为……你根本就不害怕最弱一击的威压。”

我不想肖大连继续打听我的秘密,索性保持沉默。好在肖大连似乎并不是个八卦的人,他淡然道:“等身体好些了再回去,免得路上再遇到麻烦。”

我自然说好,而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了浩浩荡荡的气息,原来是黑云城那边的支援来了。只见来人约莫有五十多位,乱殇也在其中,而且我今天看到的二队长也在里面。

“何人敢暗杀我青云门弟子!”

二队长怒喝一声,带着人们来到我俩身边。等看见肖大连之后,二队长脸色一变,连忙鞠躬道:“见过肖师兄。”

肖大连平静地点点头,他指了指地上的几具尸体,轻声道:“这几个是凶手尸体,至于那一堆碎肉,是我青云门弟子。青云门弟子,在黑云城外被暗杀,是青云门决不能容忍的行为。我这便回去禀报长老会,你们将尸体小心保存,到时候还要调查。”

“是!”

众人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就开始处理尸体。乱殇带着天狼队的几个兄弟,小心翼翼地将地上的碎肉捧起来。他们脸上满是哀伤,而乱殇更是忍不住哭道:“三弟,怎么才半天功夫。我们就天人永别了……”

我叹口气,走到了乱殇身后,轻声道:“对不起,他们好像是冲我来的,是我连累了你三弟。”

乱殇转过头呆呆地看着我,而之前跑回去的那个大汉跟乱殇说道:“大哥,之前我也险些死在是,这陈三牺牲自己将我送回去的。而且这件事儿……本来就是我们不大对。”

乱殇握紧了拳头,他咬牙道:“被人利用了。”

我看了看四周,此时大家都在忙着处理黑衣人的尸体,根本没人在看我们。于是我凑近乱殇,极为小声地说道:“乱殇,我相信我们之中肯定有存在误会,但若是将误会解开,那大家就可以互相帮助。你们这次究竟为何要对付我,之前你们说我要将天狼队斩草除根,是谁跟你讲的?”

乱殇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他咬牙道:“上次我们黑云城内的一家酒馆喝酒,忽然听见隔壁的弟子说你咽不下这口气,估计要找人对付我们和老五。那时候我们看了他几眼,那弟子是灵魂流的人,我不会认错。当初灵魂流来到一级住户区,而我们就是负责一级住户区的,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

灵魂流的人!?

我连忙问道:“我就问一句话,是那弟子先来的酒馆,还是你们先来的酒馆?”

乱殇摇头说不记得了,而那魁梧大汉皱眉道:“这个我记得,好像是我们进来后十分钟,他也跟着朋友们进来了,正好坐我们隔壁。那时候服务员要带他去其他地方坐,他说就是这个位置挺好,就坐我们旁边了。”

我猜的没错,这是早已经被盯上利用了!

只是……肖大连的出现,让我相信动手之人不可能是肖雪。可如果不是肖雪……那是谁在找我麻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