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哪根葱/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老头是真心不准备为我打造法宝了。

我叹了口气,既然别人真的不乐意,那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于是我转过身就要离去,正在这时,老人叹了口气,他呢喃道:“以前的灵魂流独领风骚,如今等了几千万年,却等来这么个败坏灵魂流招牌的弟子。唉……”

我一听顿时有些忍不住了,此时我下意识转过身,咬牙道:“正是因为几千万年来就只有我一个上来了,所以我才要更加小心。”

“嗯?”

老人抬了抬眉毛,“什么意思?”

我沉声道:“如果我是精神流或者近战流的弟子,那我当然可以大胆地让那些孩子离开。可现在的灵魂流……输不起。我不敢得罪任何有权有势的人,因为那只会让灵魂流陷入麻烦。也许你在山上太久了,不知道灵魂流现在的情况。但刚才的那些孩子,他们任意一人的家长,只需要几句话就能解散现在的灵魂流。”

“你这是给自己立牌坊了……”老人冷笑道,“但你觉得,我会信么?”

我冰冷道:“随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会为了一个人的法宝,让整个灵魂流都陷入不堪的境地。”

老人皱了皱眉头,他沉声道:“你惹到我了,一直以来。我做出的决定都没人敢反驳过。既然你将自己说得如此伟大,好,那你又觉得自己做过什么对事?”

我摇头道:“我没做过什么对事,只是作为灵魂流的一名弟子在努力而已。”

“可笑!”

老人不再看我了,而就在这时,山下忽然有个人走了上来。那人提着一缸酒走上山,笑吟吟地对老人说道:“大师,我给你带酒了。”

“辛苦了……”老人顿时换上了一副笑脸,他轻声道,“每次都麻烦你带酒,真是不好意思。”

这人摆手道:“这有什么,本就是我应做的嘛。”

说话的同时,他正好看见了我。当看见我后,这男人惊呼道:“这不是陈三吗?”

我看这人认识我,便疑惑道:“你是?”

“你肯定不认识我,我只是个无名小辈而已……”男人笑道,“不过你当初单挑近战流的时候,我正好在场。啧啧,那天的战斗真是令人回想就觉得热血。”

我连忙摆手说没有的事儿,而老人看了一眼。他疑惑道:“什么单挑近战流?”

“大师,你太久没下山了,自然不知道最近的新闻……”男人笑呵呵地解释道,“前一阵子。灵魂流因为太久没崛起,被总部解散了。那时候总部下了最后通牒,说是除非在青云大会上获胜,否则灵魂流就别想存在了。”

老人顿时叹气道:“以灵魂流现在的能耐,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后呢?”

“然后自然被解散了呗,不过啊……”男人指着我,啧啧道,“这位叫陈三的朋友,他在听说灵魂流被解散之后,竟然单刀赴会,只身前往灵魂流。啧啧。那场面真是霸道,就拿了一把刀,叫嚣近战流十大高手。最后将其纷纷击败,使得总部重新考虑。又将灵魂流召回了。”

“还有这事儿?”

老人惊讶地看向了我,而我也没打算多说,转身就要下山。正在这时,老人却是忽然叫道:“小子。你等一下。”

我停住脚步,疑惑道:“怎么了?”

老人皱眉道:“他说的是实话?”

“是不是实话又如何?”我反问道。

“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那我可要重新考虑一下……”老人摸着下巴,他沉声道。“也许你说得对,你是为了灵魂流委曲求全。如果是这样,那也符合青云门原则,是个男人。”

我苦笑着自嘲道:“我只是欠了那群家伙一个大人情而已。”

老人摇头道:“你这小子还真是有点意思,如此看来我之前还真是误会你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且问你,天下兵器千万,你认为哪种兵器最强?”

我严肃道:“任何兵器都一样,主要是看使用者的实力如何。兵器是死物,但人是活物。我一直认为,兵器乃手足之延伸,只要将自己的手足运用得当,无论手脚长得如何,那都一样。”

“有意思……”老人微笑道,“那你说,为何兵器还要分好坏?”

我一本正经道:“你左手健康白嫩,右手长满脓包,你喜欢哪只手?”

“哈哈哈,有意思的小子!”

老人眼中放出一道精光,他站起了身。大笑道:“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趣的小伙,行,就算你通过了。告诉我,你来我这,是为了求什么样的法宝?”

我听得心中一惊,不敢置信道:“通过了?我没听错?”

老人戏谑道:“你是希望我又耍你一次?”

我连忙摇头道:“那当然不是,只是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一时间脑子有点乱了。”

“说吧……”老人笑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法宝?”

我陷入了沉思,小声道:“实际上,我现在的实力与我的法宝几乎全都不符合,法宝已经有点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了。但是……都说兵器和盔甲是最好的,我不知道该选兵器还是盔甲。”

老人平静道:“若是有人打了你一巴掌,你是想打回来,还是想将脸皮加厚再让他打一下?”

我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打回来。”

老人又说道:“兵器运用得好,可以攻守兼备。盔甲能让你杀人吗?”

我恍然大悟,连忙对老人抱拳道:“多谢前辈指教,那我就要兵器了。”

“孺子可教也……”老人微笑道。

我召出逆命递给老人,一本正经地说道:“前辈,这是我目前所用的刀,还请前辈过目。”

“唔,让我来看看你这粗鄙之刀……”

老人接过逆命看了看,然后不屑地说道,“只能算是凡品,这种刀的打造方式就让我有些嗤之以鼻,它是你用着最擅长的刀吗?”

我摇摇头,认真道:“我用着最擅长的刀叫血陨。是我师傅为我打造的。”

“哦?给我看看。”

我连忙就召出了血陨,只见老人先是很不屑地拿过去看了看。可紧接着,他却是脸色巨变,不敢置信道:“我的天呐……这线条,这色泽,这符文,简直就是……简直就是……”

他吞了口唾沫,喃喃道,“简直就是瞎搞!可明明是瞎搞,但将这一切凑在一起之后,竟然会变成如此恐怖的刀。小子,你的师傅是什么人。我想见见他!”

我摸了摸后脑勺,小声道:“打造兵器……跟我师傅有关系吗?”

“我可以与他讨论,打造出最适合你的兵器!”老人用力地点头道。

我想想觉得很有道理,就请元奴帮忙传送一下李唐朝。不出一会儿,我和老人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正在磕花生米的猥琐身影,赫然便是李唐朝了。

李唐朝好奇地看了看四周,当看见我的一刹那,他立即皱眉道:“滚蛋,听说现在跟你在一起气运会变低,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我无奈道:“师傅别闹了。”

“别叫我师傅,今天起我们没有任何瓜葛了……”李唐朝连忙双手抱拳,对着天空说道,“老天看清楚啊,我跟这家伙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我一把夺过了李唐朝口袋里的花生米,没好气地说道:“别闹了,跟这位前辈一起帮我打造仙器吧。”

听见这话,李唐朝疑惑地看了看身旁的老人,他纳闷道:“这老家伙是哪根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