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审讯台/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竟敢打我!?”

堂主脸上先是展现出一丝惊愕,很快就转化为了狰狞。只听他尖叫一声之后,冲来摆出一副要教训我的样子,身上的气息也是顺势散发出来。当感觉到他身上弱小的气息后,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竟然……这么弱。

这并不是普通人,他可是我灵魂流的代理堂主,但实力却弱小到了这个地步!

我抬起脚踹在了他的胸口,再次将他踹飞出去,冰冷道:“就你这种废物。我打你又怎么的?”

“砰。”

堂主摔在地上,那两个女孩已经是吓得站了起来。只见堂主发抖地对我伸出手,他怒吼道:“陈三。你死定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我耸了耸肩,完全不在乎堂主所说的代价是什么东西。我冰冷地笑了笑,平淡道:“如果你不爽,那就只管去打小报告就是了。”

说罢,我转身就朝着楼下走去。这一番动静自然被其余两个长老看见了。他们纷纷上来查看情况,却是被目前发生的事惊得目瞪口呆。

堂主气恼地指着我,他怒吼道:“将他抓起来!你们快将他抓起来!”

三位长老都是尴尬地看了看我。站在一边没有动手。我鄙夷地瞥了堂主一样,直接就选择了下楼。

然而,当我来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不少灵魂流的人们都包围在这了。看来是之前堂主的大吼将他们吸引而来,此时堂主也是狼狈地冲出了大楼。见到楼下人多,他立即喊道:“将陈三抓起来,这家伙以下犯上,我要交给总部处理!”

“陈三以下犯上?”

“怎么回事啊这是……”

人们都是议论纷纷,但没有人上来对我动手。我叹了口气,转过身对堂主说道:“代理堂主,当我不在的时候,你可能觉得你在灵魂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不好意思。我必须告诉你,当我在的时候,你的名头不管用。”

只见堂主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我们,怒极反笑道:“好,这可是你们自找的,就怪不得我了。我现在就禀报总部长老会,让总部来处理这件事情!”

我平淡道:“请便。”

堂主怒气冲冲地离开了,等他走后,人们都是好奇地说道:“陈三,到底咋回事啊?”

我无奈道:“我看这堂主太腐败,就忍不住将他打了一顿。”

话音刚落。人们都是忍不住倒吸口凉气,纷纷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陈三,一言不合就开打。”

“我也早就看这个堂主不顺眼了。只是拿不出魄力来。”

相比较激动的灵魂流弟子们,碎乃倒是要显得担忧许多:“陈三,你这次还是有些莽撞了。那代理堂主的后台不小。他的父亲可是首席长老。以他的身份地位,估计总部那边马上就要来人了。各位朋友,大家到时候可要多多帮助陈三。人多力量大。我们虽然身份卑微,可能帮一点是一点。”

大家都是纷纷点头,而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外面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高喝:“青云门总部执事长老——任玉冲驾到。”

我们顿时面面相觑,这也来得太快了!

可见这代理堂主的后台确实是非常大,估计他是气急败坏地去了总部。而当听说了事情之后。总部立即就火急火燎地派人来了。

我们循声望去,只见得意洋洋的堂主带着一个老者回来了,身旁还跟着几个随从。而这些随从身上散发的气势。却全都是初级亚圣。

我皱了皱眉,看来这任玉冲的身份地位也不一般。

这群人来到我们面前,任玉冲皱着眉头问道:“谁是陈三?”

我平淡道:“我便是。”

“好大的胆子……”任玉冲立即冷笑道,“竟然敢以下犯上攻击堂主,我看你真是目中无人了。青云门的规矩都不遵守,今天必然要好好教训你一番。来人,将陈三押走!”

任玉冲说罢,他身旁的几个随从立即就要来抓我。而见这场景,碎乃连忙说道:“任长老,陈三是我灵魂流少堂主,而雷月并不是正规堂主,他是我们的代理堂主。从青云门的制度上来说。陈三并不是以下犯上,而是同级之间闹发了矛盾。按照规定不应该抓走陈三,而是要上审讯台。”

任玉冲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他瞥了碎乃一眼,冷声道:“我做事要需要你来教?”

一听这话,灵魂流的人们顿时都不乐意了。而我反讽道:“灵魂流自己的事还要你来管?”

“找死!”

任玉冲怒喝一声,而灵魂流的人们都纷纷发飙了。

“陈三又没说错,你说按照制度来办事。那我们就按制度来办事啊!”

“依我看来,不在乎青云门规定的是任长老你吧?”

“我们青云门的事儿,干嘛要听你一个人的?”

大家越说越激动,而任玉冲的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他咬牙道:“好,那我们就上审讯台!”

说罢。任玉冲忽然将手一挥,只见他丢出了一个小木屋。而这木屋忽然就开始急剧变大,最后变成了可以容纳数百人的巨大屋子。

人们纷纷走进木屋。这里头有审讯台,也有座位。三位长老和任玉冲一起坐在审判席上,不过任玉冲是坐在主位。

而我跟雷月也是站在审讯台上。任玉冲冷声道:“陈三,根据雷月所说,你对他进行了人身攻击,是否有这一回事?”

我点头道:“有。”

“那你为何动手?”任玉冲又问道。

我瞥了两人一眼,淡然道:“雷月自从上任以来,就疯狂地贪污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他上任这么点时间,就已经将灵魂流的金库挥霍一空,甚至还负债累累。我就问你,我为何不能打?”

“你怎么知道我是挥霍去了……”雷月立即反驳道,“我分明就是帮灵魂流在谈生意,结果你们还将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反问道:“你说是在谈生意,那钱呢?谈生意肯定要赚钱,但钱在哪儿?”

雷月冷笑道:“谈失败了行不行?”

“那失败次数还真是够多的……”我平静道,“这也恰恰说明了你没有当代理堂主的资格,我建议取消你的代理堂主职位。”

任玉冲皱眉道:“陈三,我还没说话,你急什么?谈生意并非是百分百会成功的,也许雷月的本心就是为了灵魂流的发展。自从雷月来了灵魂流之后,他的业绩我们也都看在眼里。”

这个时候,碎乃忍不住问道:“请问……是哪些业绩呢?”

“这高大的办公楼,尽显气派的堂主府,不都是代表着灵魂流蒸蒸日上吗……”任玉冲感慨道,“以前的灵魂流看着是多么寒酸,自从雷月来当代理堂主之后,这发展速度之迅速,让总部叹为观止。他只是谈生意失败而已,陈三却直接选择了动手,如此行为可谓是令人发指。”

我皱眉道:“也就是说,任长老你认为雷月非但没有过错,反而还是个功臣?”

任玉冲点头道:“对,我就是这样认为的。不仅仅是我,总部的各位长老也是这样的想法。陈三,你破坏青云门的团结,理应受到惩罚。”

我叹了口气,呢喃道:“草你妈。”

“嗯?”任玉冲皱眉道,“我可能没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

我看着任玉冲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可能老糊涂了耳朵不好,看清我的嘴型,我在说草你妈三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