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投票/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肆!”

任玉冲气得浑身发抖,他对我怒喝出声,眼看就要动手。而正在这时,碎乃皱眉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任长老,不如大家就投票表决吧。两位到底为灵魂流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众多灵魂流弟子看得清清楚楚。我的建议是,就让灵魂流弟子们投票表决,看看该留哪个,该去哪个。该表扬哪个,该惩罚哪个。”

“那怎么行……”雷月立即说道,“万一你们耍诈呢?”

我冷笑道:“所以你怕了?”

雷月咬牙道:“这有什么好怕的。只是担心你们会耍诈而已。”

三位长老都是看向了任玉冲,阿语长老轻声道:“这毕竟是灵魂流的家事,如果让大家一起投票来表决,相信结果出来之后也能服众。任长老。你以为呢?”

任玉冲陷入了沉思,他先是担忧地看了眼雷月,然后摸着下巴思考。

忽然间,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让人看得并不太舒服。

“好……”任玉冲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投票来表决。三天之后,我们在此投票。”

三天之后?

我顿时明白了。看来任玉冲准备搞一些小手段。

可是……短短的三天时间,他能弄出什么来?

只见任玉冲拍了下桌子,陪着雷月笑眯眯地就离开了。雷月好像是在气急败坏地说着什么,而任玉冲则是一直保持着笑容。好像很是胸有成竹。

等他们走后,人们顿时就沸腾起来了。

“既然投票,为什么要弄到三天之后?”

“看他们那态度,就好像我会投票给雷月似的。”

“别说三天之后,哪怕是三百年后,我都不会改变投票给陈三的主意!”

灵魂流的人们都对我保持看好态度,我也是抱拳跟各位道谢。

人们气愤地陆陆续续离开了,当审讯台只剩下我们几人,碎乃叹气道:“总觉得有些麻烦,也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平静道,“无论任玉冲有什么打算,至少大家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到时候只要注意点别被弄了小手脚,就不会有问题。”

碎乃几人都是犹豫地点点头,吩咐让我小心点。

而让我惊讶的是,当天晚上。事情就出现了一些变化。

晚上的时候,我正在屋子里修炼,却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当打开门后,我看见肖雪正站在门口。一开口便说道:“你麻烦大了。”

我疑惑道:“怎么的?”

肖雪往外面看了看,她走进房间关上门,小声道:“你麻烦真是大了,跟雷月干起来了是吧?要我说你还真是不怕死,我平日里都不敢得罪雷月。他百年之后就要去当人质,所以高层们平日里都会宠着他。我说你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他。”

“看来你已经知道不少事了……”我坐在沙发上,平淡道,“然后呢?他们准备怎么对付我?”

肖雪认真道:“估计会用权利对付你,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出现个怎样的结果,他们貌似是打算在投票日当天再公布出来,好让你没有想对策的机会。陈三。我看你反正快死了,不如快将照片还给我吧。”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那当然不是……”肖雪摇头道。“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声,我会用尽所有的人脉,尽量不让你死的。毕竟你一死照片就暴露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

我苦笑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就这样吧……”肖雪认真道。“我先走了,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我在帮你。”

说罢,肖雪急匆匆地就要往外走。而我下意识叫道:“等一下。”

“干嘛?”

肖雪站在门口转过身,满是疑惑地看着我。而我一本正经道:“无论如何。都先谢谢你了。”

“别这样说啊,你这种低等人根本没跟我道谢的资格啊,让我觉得好想吐。”

肖雪搓了搓手臂,急匆匆地走出了屋子。而我皱起眉头,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用权力来针对我?

究竟是打算怎么针对我?

三天的时间,对于我们来说转瞬即过。到了投票日当天,灵魂流的弟子们都是纷纷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赶来。而我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的到来,当见到我之后。大家都是纷纷笑着跟我打招呼。

“陈三,今天你必胜啊。”

“投票给你之后,记得请我吃饭。”

“加油啊陈三。”

每个人都纷纷对我表示祝福,等人们来得差不多之后。我笑呵呵地陪着大家进了审讯台。

没过多久,雷月也是来了。他这次依然是只与任玉冲一起过来,但脸上却是表现出了一种得意洋洋的态度,就好像这次胜券在握一样。我不免得有些疑惑,他究竟是打算用什么办法获胜?

当人们都来齐坐下后,屋子里一片寂静。碎乃咳嗽两声,她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我们聚集在此,是为了给整个灵魂流一个交代。大家都知道,少堂主陈三与代理堂主雷月最近闹发了一些矛盾。我们需要选出正确的一位,并且接受他的领导。”

人们都是纷纷点头,而正在这时,任玉冲忽然开口道:“在投票开始前,我有个题外话想跟大家说一下。”

题外话?

我们看向任玉冲,而他拿出个玉简,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只见任玉冲打开玉简,他高声读道:“奉青云门总部长老会之令:自雷月上任灵魂流代理堂主以来,灵魂流进步明显,表现优秀。为奖励雷月,允许在雷月在政期间,灵魂流弟子可免费无条件参阅灵魂流术法秘籍!”

什么!

这个情况惊得全场人都是目瞪口呆,竟然可直接进入塔内学习灵魂流术法!?

这……

所有人的身体都是止不住得发抖,而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灵魂流弟子这么多年来的痛苦。却比不过一个首席长老儿子的面子。

何等可笑,何等悲哀。

“雷月在政期间……”一名弟子喃喃道,“那若是雷月不在呢?”

任玉冲微笑道:“那就剥夺这个机会,我知道很多人拼尽全力也学习不到灵魂流术法。但没关系。今天机会就在你们面前,你们自己珍惜吧。对了,如果让陈三来掌权,考虑到他没有经验,我们可能会将三百积分的入门资格提高到五百积分。”

“提高!?”

“这……差别这么大……”

人们都是喃喃出声,而我忍不住苦笑起来。

果然,是在用权力针对我。

偏偏我还无能为力,因为我啥也不是。

“现在大家准备投票吧……”任玉冲笑道。“请你们将心目中最好的人选写在纸上,到时候我会直接公布在所有人面前,这样也就无法造假。各位,开始吧。”

说罢。任玉冲靠在椅背上,洋洋自得地看着我。雷月脸上满是得意,他冷笑道:“乡巴佬,跟我玩……你还是太嫩了。”

我一句话也不说。而在场的人们此时都在犹豫。

终于,他们拿起纸币,开始极为认真地投票。

如果投雷月,就能免费学习到灵魂流术法。

如果投我,就可能永远学习不到。

任玉冲瞥了碎乃三人一眼,他平淡道:“一代天子一代臣,你们站错了队伍,以后就怪不得别人了。”

“任长老……”碎乃叹了口气,她轻声道,“我想,你还是不够了解灵魂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