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向您致敬/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鉴于这个突如其来的规定,原本还算是热闹的屋子里,转眼就变成了死一般的寂静。

看着犹豫的灵魂流弟子们,我的心里很是坦荡。

我不怪任何人,哪怕我输了,我也不会怪任何人。因为每个人要为自己的人生考虑,在灵魂流这儿被抛弃了这么多年,总会希望自己能出人头地。

当术法就摆在自己眼前,试问又有多少人能抵抗这个诱惑呢?

我看着人们艰难地写下了名字,虽然看不清,但要能看出他们的脸色有多难看。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可悲。

之前真是想太多了。

而任玉冲很是得意地看着大家写完将纸条包起来。再丢到空中漂浮着。当最后一个人也写完之后,任玉冲操控着这些纸条包在一起。

“我先将丑话说在前头……”任玉冲站起身,他微笑道,“根据青云门制度。破坏团结是大罪。所以输了的那个人,恐怕会受到比较严重的惩罚。首先雷月……”

他看向雷月,平静道:“如果你输了,就会构成挪用公款、玩忽职守之罪。你是否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并且保证相信这次投票的公平性?”

雷月很是高傲地看了我一眼,他冷笑道:“那当然愿意,正好让某个人看看什么才是大丈夫作风。”

任玉冲点点头,他又看向我。此时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陈三,如果你输了,可就要构成破坏团结、污蔑同僚之罪。你是否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并且愿赌服输?”

我看着任玉冲的眼睛。平静道:“在说愿意之前,我可否说句话?”

“丧家之犬的遗言么?你说吧。”任玉冲耸肩道。

我认真道:“草你妈。”

“你这畜生!”

任玉冲气恼地跳了起来,一副要冲来要教训我的模样。而碎乃连忙就拦住了他,认真道:“任长老,我们还是来宣布票数吧。”

任玉冲冷笑道:“行,就让这小子再蹦跶一会儿。那么,投票开始。”

只见在任玉冲的操控下,一个纸团被缓缓打开。这个纸团上的字顿时就展现在大家面前,上面的字迹有点潦草,但也能让人看得清楚。

陈三。

第一个纸团,是我的名字。

“哎哟,原来还是有些人气的……”任玉冲摇头道,“也罢,先记录下来。那么现在……第二张。”

只见任玉冲打开了第二个纸条,这次的字迹要清秀许多,估计是女孩子写的。上面写道:“那当然选陈三了,我最喜欢他偷看我洗澡了。”

我顿时一愣,而任玉冲皱眉道:“这又是谁的?”

灵魂流的人们都是大笑起来,我也是忍不住笑了。此时艳艳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有我们灵魂流的知道,艳艳洗澡是不喜欢关窗户的。

我无奈道:“什么叫我偷看,明明是你自己每次都不关窗,我那是光明正大好吗?”

艳艳顿时捂嘴笑了,而任玉冲烦躁地又将我的票数记录了下来。此时他又打开第三个纸条,脸色再次变得更加难看。

“雷月好帅,真的好帅。我每天晚上睡觉都抱着抱枕,在上面写下了雷月两个字。我每天做梦都要梦到雷月,啊啊啊啊好想嫁给他,但我选陈三。”

雷月也是气得不轻,他怒吼道:“谁写的?是不是故意玩我?”

我一本正经道:“堂主,这只是一个女孩的表白而已。麻烦你不要太激动。”

“你肯定作弊了……”雷月咬牙道,“怎么可能连续三张都是你,任叔,一次打开十张纸条试试!”

任玉冲点点头。他沉声道:“为了加快速度,我们现在一次打开十张纸条。”

说罢,有十个纸条被随机选出,并且快速地打开了。

“陈三好恶心。我每次见到他都想吐,所以我选陈三。”

“陈三,妥妥的。”

“一份陈三谢谢,多加点辣椒。”

调皮的语句让任玉冲和雷月如同瘫软了一般。十张纸条上写的全是陈三两字。而雷月也是被激怒了,他对着人们大骂道:“你们是不是蠢货,如果选择了他,那你们就永远都无法学习术法!”

“也不是永远吧,也许死之前能凑到五百积分呢?”

“说的有点过分了。”

人们都是纷纷反驳了雷月的意见,此时任玉冲咬牙道:“为了加快速度,这次直接打开一百张纸条。”

只见任玉冲快速地打开了纸条,这次终于出现了雷月的支持者。但一百人之中,只有三人是支持雷月的。

但问题是……上面的支持内容,却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觉得雷月肯定没人投,但他毕竟是高官子弟。还是要给点面子的。我投雷月一票,但如果他最后赢了,请把我的票改为投给陈三。”

“我看旁边的人投了雷月,所以我也这么做了。如果雷月赢了,麻烦取消我的投票权。”

“我也是看旁边的人投了雷月,懒得写了,同上。”

雷月气得险些一口血喷了出来,而我差点笑出声,只能无奈道:“你们这样有点过分了,这是投票,你们为什么不弄得严肃点?”

人们都是哄然大笑,而任玉冲咬牙道:“没理由啊,这根本就没理由啊!全打开,全都给我打开!”

他将剩余的票全都打开,却被结果气得瘫坐在了椅子上。

清一色的,都是投票给陈三。

灵魂流的弟子之中。愣是没有一人愿意投票给雷月。

“那么,我来宣布结果了……”碎乃轻声道,“陈三四百九十七票,雷月三票。按照之前说好的条件,雷月将被取消代理堂主的位置,并且要为挪用公款和玩忽职守付出代价。但雷月毕竟是总部派来的人,所以还是请总部来处罚他吧。”

雷月焦急地看向了任玉冲,他连忙问道:“任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你不是说过我会必赢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啊……”任玉冲呢喃道,“明明都开出这样的条件了,为什么还会选择陈三?”

只见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指着人们。脸色苍白地呢喃道:“你们难道就不想学习术法吗?据我所知,你们的平均积分只有少数的五十多点,什么时候才能凑够积分去学习术法。如果投雷月就能直接成才了,为何还是要选择陈三?”

人们都面面相觑,然后也没说出个原因来。此时碎乃站起了身,她轻声道:“任长老,其实你也没说错。按照我们现在的状态,恨不得立即就能学习到术法。我们也想出人头地。也想让青云门记住灵魂流三个字,可是啊……”

她缓缓转头看向我,温柔地说道,“但我们不会忘记。要不是因为这小子,如今的灵魂流还在四处溜达寻找烂菜叶。要不是因为这小子,我们的灵魂早已经被现实的压力给折断。要不是因为陈三……灵魂流就不会有灵魂。如今你要我们亲手折断要不容易挺起来的脊梁骨,只能说是痴人做梦。”

任玉冲吞了口唾沫。愣是说不出话来。我看了看灵魂流的众人们,轻声道:“多谢各位抬爱,陈三定然不顾众望。”

“你已经是我们的骄傲了。”

阿语走出审判席,他握起拳头放在胸口,神情严肃道,“向灵魂流领导人陈三致敬!”

刹那间,灵魂流众人都是一起将拳头放在胸口,异口同声道:“向您致敬,感谢您赐予我新生!”

我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忍不住笑骂道:“致你们妈拉个巴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