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白神出手/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乱之战!?

什么是混乱之战?

这一刹那,老人忽然挥了挥手,只见就在我们的身边,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乱流。这乱流极为凶猛,好像要将四周的一切都吞噬进去一般。

只见老人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他轻声道:“这将是你们第三次的比赛场地。这个地方叫做无神地!而你们进入后处在的区域,是无神地的一处荒凉之地。无神地内不会有规则束缚,这将是你们展现自己舞台的最好场所。进入之前,我会给你们每人一个木牌和一个玻璃珠,每个木牌都价值十分。你们要做的,就是夺走别人的木牌。”

有个人忍不住问道:“那玻璃珠是用来干嘛的?”

“问得好……”老人沉声道,“每个人都要各显神通,但所谓刀剑不长眼,你们不可能做到百分百的安全。当遇见生命危险的时候,你们就将玻璃珠捏碎。等玻璃珠被捏碎之后,会有一道屏障保护你们,同时会有人来前往保护。可一旦捏碎玻璃珠,就代表着放弃了比赛!年轻人们,祝你们好运!”

老人一声令下,立即有许多元门的人飞到空间乱流门口,准备分发木牌。我们三人对视一眼,然后也朝着空间乱流飞去。

等接过了木牌,我牵住两女的手,严肃道:“空间乱流威力很强,千万要忍住,绝对不能被吹散了!”

“好。”

她们都是紧紧地抓住了我,我便带着两人飞进了空间乱流。

当进来的一刹那,我们立即被恐怖的空间乱流卷动而去。这四周的宇宙景象犹如跑马灯一般闪过,而在我们身边,有许多三人一组的小队牵着手,小心而谨慎地顺着空间乱流游动。

当出了空间乱流,我们来到了一片山脉之中。我还不等脑袋的晕眩结束。立即拉着两女朝着地面的森林飞去。这比赛才刚开始,一定要有个地方可以让我们躲避才行。

“陈三!哪里跑!”

正在这时,我身后却是忽然发出了一阵怒吼。我转头一看。却见竟然是元门的那个盔甲男子。他对我怒目而视,高声吼道:“上次我们还没打痛快,这次再来打一次!”

这个白痴……

非要一开始就挑强者对抗吗?

“走!”

我不打算将在这浪费体力,连忙催促碎乃和艳艳跟我一起逃跑。而那盔甲男子却是召出巨斧紧随其后,我被逼无奈,只能召出破虚迎面而上。

“砰!”

元门派来的先锋团肯定不是弱者。这盔甲男子手中的巨斧也不是普通货色。当我们的兵器撞在一起后,四周的空间都有一丝颤抖,我俩都是被震得虎口流血。而盔甲男子非但不害怕,反而大笑道:“哈哈哈,痛快,我就喜欢打个痛快!陈三,你可记清楚了,击败你的人,是元门的天高石!”

我咬牙道:“你个白痴,我们现在不适合战斗!”

“我过来可不是为了获胜的……”天高石冷笑道,“我是为了跟强者过招的!”

疯子!

话音刚落,天傲视已经是挥舞着巨斧朝我的天灵盖砍来。他的攻击力道很猛,但速度方面是弱项。我连忙将破虚横于头顶挡住了这一招,同时飞出一脚,踹在了天高石的胸口!

“砰!”

原本我以为,我这一脚应该能将天高石踹飞出去。可让人惊愕的是,他的身体竟然只是微微退了半步,然后冷笑道:“用力!”

好强的防御力!

“君临天下!”

我不敢浪费时间,立即就召出了君临天下。刹那间,天地昏暗,恐怖的力量将四周的土地掩盖包围。见识到这一招后。天高石顿时皱起了眉头,咬牙道:“什么鬼东西,弄得我脑袋挺疼。”

那是君临天下夹带的灵魂攻击!

我运转起幽冥术。双手握住刀柄,转而朝着天高石的脖子狠狠砍去,怒吼道:“滚!”

天高石连忙用手中的巨斧抵挡。可当二者兵器接触到一起的时候,破虚忽地就释放出了一个淡淡的虚影,打进了天高石的体内!

是灵魂攻击!

“噗!”

天高石喷出一口鲜血,他的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下意识后退了好几步,惊呼道:“什么玩意儿!?”

我警惕地看着天高石,灵魂攻击果然不一般。这才只是入门的幽冥术,就让天高石口吐鲜血。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非常难受。

可惜了……若是再强一些。估计能直接杀了他。

天高石看向我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忌惮,此时已经有不少人也来到了这片空间。见到我们一来就战斗,其余人们都是傻了眼。

“这两个人有病吧?这个级别的,竟然一开始就打起来了!”

“天高石竟然打不过陈三!”

“不一定。”

此时天高石的眼神已经很阴沉,而我也是握着刀柄与他对视。终于,天高石叹气道:“你确实挺强,若是现在与你对战就交代了底牌,那恐怕我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我冷眼瞥了天高石一眼,然后转身朝着远处飞行。我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我太多时间。这个比赛的原则应该是先收集木牌,等到最后的时候再进行强者对战。

碎乃与艳艳连忙就跟在了我后面,由于刚才那一战。碎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那天高石真是个疯子,竟然刚开始就动手。堂主,你现在感觉如何?”

我摇头道:“没事,这点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很快就会愈合的。重要的是你们两个小心点,毕竟现在大家都要战斗,我怕我保护不好你们。”

碎乃嗯道:“放心吧,我们……”

“轰!”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就在我们身边,忽然就爆发了一道强大的气息!

怎么回事!?

却见就在我们面前,一个巨大的金色柱子冲天而起,不止是我们。这场地四周到处都是金色柱子,疯狂地袭击着上空的每一个人!

莫非……

我连忙转过头,心中顿时一沉。

只见在那空间裂缝出口,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那,冰冷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果然是白神,他已经动手了!

“啊!”

“救我!”

“疯子啊这是!”

有不少弟子因为一时间躲避不及,竟然被柱子击中了。只有比较厉害的强者防御住了攻击,而较为弱小的参赛弟子,却是被柱子打碎了手脚,更有人当场死亡,连捏碎玻璃珠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空中,顿时飘荡着数十块木牌。白神平淡道:“收。”

只见这一个个木牌化为流光,主动朝着白神飞去。当他收下木牌后,有不少弟子纷纷不干了。

“白神,你是不是疯子,一出手就杀了这么多人!”

“赔我师弟性命,你甚至没给他捏碎玻璃珠的机会!”

“我跟你拼了!”

白神才刚刚出场,就变成了所有人仇恨的对象。而他没理会这些愤怒的弟子,而是冰冷道:“先上的,死。”

仅仅只是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们全都呆在原地,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而那些身受重伤的参赛弟子,只能叹了口气,纷纷捏碎玻璃珠,交出了木牌。

这便是强者的霸道。

没有人愿意先出手,明明惹了众怒的白神就飞在这,但他却是安然无恙。

“等只剩下我们两人时,我在这片山头与你一战……”白神忽然指着左边的山脉,他平静道,“记得过来,陈三。”

我冰冷地看着白神,狞笑道:“我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