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爸爸/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暂时不敢回去,所以我只能先在荒芜城这边的屋子待着。我估摸着只需要待个两天的时间,我就可以回去继续参加比赛了。

可问题是……老天爷似乎不打算让我好过。

因为好久没跟大家一起好好地聚下了,所以我决定将这两天当成一个难得的休息日,还用屠仙道造了许多好酒好菜。于是我们一桌人就在后院里坐着喝酒聊天,可正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后院的大门却是忽然就被推开了。

只见沁缘推开了门,她穿着一件漂亮的水蓝色古典长裙,进来的时候是低着头,但是小脸微红,轻声呢喃道:“元奴哥,你送我的这件裙子真的很漂亮。可是你说过,当日落的时候就能看见这件裙子的美丽,我怎么看不出来呀?”

“噗!”

我听得直接将口中的酒水喷了出去,正好就喷在了云墨子的脸上。而沁缘这时候终于注意到了我。她吓得抓住了裙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元奴哥!?

你叫我爸爸,结果叫元奴为元奴哥是几个意思!?

那家伙比我大了几百岁啊!

而元奴却是完全没在乎到我还在身边,他轻声说道:“你可记得我与你念过的《蒹葭》?”

哪怕我在身边,沁缘的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丝向往,轻声道:“记得。”

“伊人在水一方……”

这个时候。元奴忽然打了个响指,只见沁缘身上的天蓝色长裙忽然就流动着光芒,真就好像水中映月一样。她惊喜地看着自己,而元奴缓缓走到沁缘面前,他温柔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对于我来说,你都是宛在水中央的伊人。道路险阻,又远又长,但哪怕跋涉千山万水,我也会来到你的身旁。”

啥意思!?

在水一方是啥意思啊?伊人是啥意思啊?

蒹葭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那……”沁缘红着小脸。呢喃道,“要是你没找到呢?”

没找到就没找到啊!我他妈也不会让他找到你啊!

元奴温柔道:“那你便在湖边等我,若是第一个花开之日我没来。你便等花落之日。若是第十个花落之日我没来,那你就细数湖畔。待得有一天我来到你身旁,你等了多少个花开花落,那我便用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一亿倍来补偿你。”

“砰!”

我手中的酒杯已经被我捏碎了,在场的人们脸色都不太好看。而沁缘抬起头看向元奴,她哪里听过这些情话。此时的她已经是心花怒放:“那……要是不够怎么办?”

“那就等到你对我腻的那天,我会潇洒地离开。”元奴轻声道。

沁缘顿时一急,她连忙说道:“你是要离开我吗?”

“不……”元奴抓住沁缘的手,他看着沁缘的眼眸,语言之中满是温柔,“我就去寻找一番,寻找到自己的错误,寻找到你对我腻的原因。然后我再回来,让日子又从第一天开始算。”

“啊……”

沁缘羞红了脸,她捂着脸不知如何是好。此时云墨子凑近我的耳朵,他小声说道:“元奴这狗日的贼咧,自从你离开之后,哎哟喂那叫一个献殷勤哦。每天都对沁缘问寒问暖,还做菜给她吃,每天都重复不一样的。而且啊……他还偷看沁缘洗澡!”

东方雪平静道:“云墨子,你身有佛法,出家人不打诳语。偷看沁缘洗澡的人是你,我亲眼所见。看你那天被元奴打得浑身是伤,现在你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那是偷看吗……”云墨子一拍桌子,他怒道,“我那是担心浴室里有蚊子叮了沁缘。成哥说我们要招呼好沁缘,所以我发自内心地爱护她,保护她!”

李青瑞平静道:“我上次看见你偷沁缘内衣了。被元奴吊着打。”

“那能叫偷吗!?”

云墨子激动道,“孔乙己看过吗?偷内衣……算偷吗?不算!读书人偷书不算偷,内衣人偷内衣也不算偷!”

我抓起桌上的筷子。直接捅进了云墨子的眼珠。他疼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而我咳嗽一声,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元奴先生。我们私下谈谈。”

沁缘一听就急了,她连忙说道:“爸……”

“你闭嘴。”

我打断了沁缘的话,而元奴却是平静地点点头。我便带着他去了里面的房间。然后将房门关上,咬牙道:“元奴先生,你这是几个意思?”

“我并不明白你的话……”元奴摇头道。“你应该说得详细点。”

我喘了两口气,小声道:“你知道沁缘是我女儿,这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就可以随意追了吗?而且元奴先生,你应该知道,沁缘这身份……那肯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元奴点头道:“对。”

我忍着怒气说道:“我们就按这个门当户对来谈,论样貌,你不如我是吧?”

元奴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头道:“是的,你有多种长相,我确实不如你。”

“论才华,你也不如我是吧?”我又说道。

“你掌控了混沌之力与太极两仪道,我确实不如你。”元奴又点头道。

“论气质与身份,你也不如我吧?”

“对,毕竟你是亲王加无数个少堂主少门主。”

“论实力……”

“这个不谈。”

“好,那就这个不谈……”我一本正经道,“这已经完全说明门不当户不对了啊,你到底是要怎么样?”

元奴皱眉道:“只要真心相爱,不就行了吗?而且江成,你自己也是穷人出身,怎么能谈门当户对这个词,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无奈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黑寡妇在结婚的时候要吃掉自己的男人,这是来自于灵魂的规则。”

“那不结婚就行了。”元奴认真道。

我咬牙道:“那你要叫我爸爸是吧?”

“不叫。”

“那你要离开沁缘是吧?”

“不离开。”

“那还是要叫我爸爸咯?”

“打死不叫。”

“那就是离开沁缘……”

“不可能。”

我被元奴的思维逻辑彻底震撼到了!

又要追我的女儿。又不肯叫我爸爸,这是几个意思?

“沁缘现在还在修炼的时候……”我苦口婆心地说道,“元奴先生,大不了你再等一段时间。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那我肯定说不了什么。大家都是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吗?就是……能不能等沁缘成熟点?”

元奴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道:“行,那我就给你这个薄面。”

给我这个薄面……

我欲哭无泪道:“你追我女儿,还要说给我这个薄面,根本就没将我当岳父看。反正我觉得怪怪的,你是我的兄弟,却忽然看上了我的女儿,这是什么道理!?在最近二十年内,你还是先别接触她吧,我可以跟天丝妈妈问点情况,让她去无神地其他地方居住。”

这个时候,一直平静的元奴终于急了,他连忙说道:“不行,就让她住这吧。”

“你有完没完啊,你难不成还真要叫爸爸啊……”我没好气道,“那是我女儿,我难道还没资格安排她的情况了不成?就这样吧,我晚上就联系天丝,让她准备个新地方。”

说罢,我转身就要离开。

可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元奴却是忽然叫道:“等一下。”

嗯?

莫非他良心发现了?

我转过身看向元奴,却见他脸色跟猪肝色一样,咬着牙,小声道:“爸……爸爸。”

whatfuc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