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短暂的梦/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该死的任玉冲,真是张嘴就敢说!

首席长老既然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也没有这么愚蠢。他思考了一番之后,平静道:“应该不会是这样,黑寡妇家族虽然强大,但她们也不愚蠢。这毫无疑问是在刀尖上跳舞,而且青云门与黑寡妇家族一向没有恩怨,他们没必要做这么大的动作。”

“黑寡妇是一群毒蜘蛛。那群娘们的心地自然毒得可怕……”任玉冲仿佛看到了我的陨落,他说起话来已经完全不考虑大脑了,“首席长老,一个都是女人管教的地方,那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都说最毒妇人心,哪怕相信鬼话,也不能相信女人的嘴啊!”

听见这话,有几个女长老顿时都不高兴了。她们朝着任玉冲丢去警告的眼神,任玉冲这才发现自己说得一时兴起闯了祸,连忙就闭嘴不说了。

而首席长老也没理会任玉冲,他转头看向我,轻声说道:“你可知道。与黑寡妇家族为伍的人气运会降低?”

我点头道:“我知道。”

“那你现在是否愿意承认自己是黑寡妇家族一员……”首席长老平静道,“我的时间很忙,不喜欢听别人的狡辩。”

我知道,眼下的我真心无法再说谎了,只好小声道:“对,我是黑寡妇家族的一员。但我们真不是像任玉冲说的那样,我们只是为了……”

“你承认就行,接下来你也不用说话了……”首席长老摇头道。“我已经让人通知了黑寡妇家族,让黑寡妇族长亲自来解释吧。”

我万念俱灰,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瘫软地坐在地上,对艳艳与碎乃苦笑道:“对不起……”

俩女都是摇了摇头,她们眼中泛着泪光,低下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外面有弟子走进大厅。他先是疑惑地看了看我们三人,然后说道:“各位长老,外面有客人来了,说自己是黑寡妇家族的族长。”

“知道了……”首席长老点头道,“让她进来吧。”

“是。”

这弟子连忙就退下了,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黑寡妇族长走进了大厅,她先是焦急地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没事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秋掠,好久不见了。”

见到黑寡妇族长,首席长老很是平静地说了一声。只见黑寡妇族长叹了口气。她轻声道:“雷空,是很久不见了,想不到是在这个情况见面。”

“跟我们解释一下吧……”雷空轻声道,“为何江成会来加入我青云门?”

秋掠苦笑道:“我说只是为了单纯地来学习一下,你相信吗?”

任玉冲一下子没忍住了,他指着秋掠的鼻子大骂道:“不要脸的黑寡妇,事到如今还敢抵赖,你们分明就是想要在青云门安插间谍获得巨大好处。还说是来学习。我呸!”

秋掠皱了皱眉头,她沉声道:“放肆!”

“砰!”

刹那间,明明面前什么都没有的任玉冲忽然倒飞出去。他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上,喷出一大口鲜血!

见到这场景,其余的长老们都是惊怒了。他们连忙跳了起来,纷纷怒喝出声。

“胆敢在青云门动手?”

“黑寡妇家族是不是有点太狂妄了!”

雷月平静道:“都坐下,你们一起上也不是她的对手。别说是你们,我单打独斗也赢不了她,莫非你们要门主亲自出手么?黑寡妇家族身为顶尖家族之一,教训个不会说话的任玉冲还是有资格的。任玉冲,你说话的时候也过过大脑,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任玉冲捂着胸口,他脸色苍白地点点头。此时雷月站起身,他一步步朝着秋掠走去,轻声道:“秋掠,虽然关系不是很熟,但毕竟都是巅峰者。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也别让我难做。”

秋掠轻声道:“如果我要让你难做,之前那人已经死了。”

“我这问你三个问题……”雷月认真道,“我相信你不会撒谎,都是这个身份地位的人了,也没必要像孩子一样幼稚。第一,我知道巅峰之力肯定是你给的,但为何要让江成来灵魂流?”

秋掠平静道:“为了学习。我不想让黑寡妇一直都这么单调,所以想让他去其他门派学习多元化。说真心话,原本我们想让他加入仙人宫,后来误打误撞进了青云门。”

雷月点头道:“我相信你。但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第二个问题,你是否愿意为此作出赔偿?你应该知道,与黑寡妇为伍会降低气运。我可以让你看看账本,自从江成加入青云门之后。我们的损失很大。”

“你们原本的利润多少,做一份帐给我……”秋掠轻声道,“我愿意作出一点二倍的赔偿,别再奢求太多了。”

雷月顿时笑了:“你也挺痛快。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谈话。最后一个问题,如今灵魂流与江成已经打成一片,这种流派我们不可能会再留着了。反正他们原本就要被逐出青云门,但在他们离开之前。我会删除所有人……包括江成在内,我要删掉他们所有有关于灵魂流术法的记忆。”

秋掠耸肩道:“请便。”

“那事情很简单了……”雷月走回位置坐下,他沉声道,“黑寡妇成员江成。在隐瞒青云门的情况下加入青云门灵魂流,使得青云门遭受巨大损失。因此,长老会决定逐出江成,并且抹去江成有关灵魂流术法的记忆。而灵魂流众人……由于担心其中有间谍,逐出灵魂流所有弟子,统一抹去灵魂流术法记忆!”

雷月的判决犹如雷声滚滚,使得我呼吸都喘不过气。

“江成,交出来吧……”雷月轻声道。“这次给你的物资,你需要全部退还给青云门。”

我抬起头看向雷月,苦笑道:“已经用光了。”

“用光了!?”雷空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惊愕,“五千个亚圣丹。你全都用光了?”

我看着雷空的眼睛,轻声道:“首席长老,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为先锋团拿下了一个胜利,按照以往的战绩,青云门这次可以获得冠军。而且……五千万年,有五千万年没给灵魂流的人们发过工资了。好聚好散,可以么?”

“这怎么行……”一名长老惊呼道,“我们不发工资,都是因为灵魂流太不争气。你必须将五千个亚圣丹吐出来,否则……”

“够了。”

还不等那长老将话说完,雷空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只见雷空叹了口气,他轻声道:“青云门原则:人敬我一寸。我还之一尺。五千个亚圣丹,不足以弥补灵魂流五千万年的悲哀。就这样吧,好聚好散。”

我站起身,艰难地对雷月鞠了个躬。而碎乃和艳艳都傻傻地站在原地没说话,仿佛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碎乃……”

我将手放在碎乃的肩膀上,她下意识就躲开了:“别碰我。”

我顿时一愣,心中犯过了一丝悲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想对你发火……”

碎乃捂住了自己的脸,她抽泣不已,呜咽道,“我只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堂主……既然最终还是要让我们堕入地狱,为何偏偏要让大家做个这么短暂美妙的梦?现在梦碎了。我们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

我紧紧握着拳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或者说我……回答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