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气急败坏/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从青云门总部出来,一种挫败感传遍了我的全身,让我险些有点站不稳。

秋掠走在我的身边,她叹了口气,将我轻轻抱入怀中,温柔道:“孩子,别想太多。人生难免有失败,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记住。生活不是电视剧,不可能一切都按照剧本安排一般平步青云。”

“族长,我没事……”我推开秋掠,摇头道,“只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这就好像一块拼图,我很努力地去拼,用尽全部身心去做。明明还差一块就拼上了,我为此感到骄傲与欢快。可就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拼图却碎了。每一块都被撕成了碎片,让我不知道给怎么处理。”

秋掠叹气道:“也该怪我,这个任务明明很艰难,我却还是要交给你处理。”

我现在想不明白……我的下一步。该怎么办?

因为规则而去了无神地,当无神地失败之后,我有了更好的去处,就是青云门。

可现在连青云门都没了,我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到处漂泊的蒲公英,却怎样都找不到安身之地。

“你先回去与灵魂流的朋友们聚聚吧,我看得出来,你们已经培养出了友谊……”秋掠摸了摸我的头。她轻声道,“你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我再给你安排去处。”

我摇摇头,苦笑道:“不用了,我回无神地去,那才是适合我的地方。在无神地里,还有我的一堆老友,我想陪伴在他们身边。”

秋掠想了一会儿,最终没给我个答复,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她转过身,忽地就凭空消失不见了。

“走!”

当秋掠离开后,负责押送我们的青云门弟子立即就变得嚣张了许多。一个青云门弟子狠狠地推了我一把,气得我回头瞪着他。

而这家伙非但不害怕,反而还用一种很是嚣张的眼神看着我:“怎么的?你不服气?这儿可是青云门!”

他一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

这里是青云门。我肩膀上承担了太多人的希望,我不能在这里冲动。

当我们被押送回灵魂流,见到竟然有弟子敢扣押我们,灵魂流的弟子们顿时都纷纷发飙了:“你们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押着我们堂主!”

“草,是不是想青云门闹分裂?”

面对愤怒的灵魂流众人,之前推我的那个灵魂流弟子冷笑道:“你们还当自己是青云门的一员呢?实话告诉你们,就在刚才,灵魂流已经被驱逐了!因为你们这所谓的堂主,他根本就不是陈三,而是黑寡妇家族的江成!”

刹那间,在场的灵魂流弟子都是呆愣了。但是紧接着。他们都纷纷表示了不相信。

“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狗嘴?”

“堂主,你快抽他一耳光啊!”

“是啊碎乃长老,跟我们解释解释。”

在一群灵魂流弟子的要求中,失魂落魄的碎乃终于抬起头。她面如死灰,呢喃道:“他……没说错。”

碎乃话音落下,整个灵魂流都是一片沉寂。

“别跟我说任何废话……”那弟子冷笑道,“今晚总部那边就会安排人手,你们谁都不能离开灵魂流,我们会派重兵把守!等明天一早,我们就会抹去你们所有有关于灵魂流术法的记忆,到时候通通给我滚蛋!记住了,谁若是敢在夜里离开灵魂流,一缕杀无赦!”

说罢,这弟子得意洋洋地就离去了。所有灵魂流弟子的脸上都是流露了一丝悲伤,人们纷纷瘫坐在地上,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我叹了口气,靠在灵魂流的山门前,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

整个灵魂流,都是一片死寂,没人再说话。

终于,有个弟子缓缓站起了身,他呢喃道:“今天上面安排的任务我还没做完……我负责给灵魂流打扫卫生,那……我先去了。”

他拿起把扫帚。失魂落魄地走在灵魂流的大街上。此时因为重兵把守,怕事的人们纷纷逃离灵魂流。原本热闹的灵魂流现在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们坐在山门。

渐渐地,街上响起了一丝哭声。是一个女弟子终于掩饰不住心中的悲伤。她将脸埋在膝盖之间,哭得全身颤抖。

明明哭声很轻,但却让人觉得撕心裂肺。

其余的弟子们被这悲伤气息感染,也是轻轻地哭出了声。我一根烟已经抽完。正准备点燃第二根,却被人抓住了手。

我扭头一看,只见艳艳梨花带泪地站在我身边。她哭得泣不成声,咬牙道:“是梦吧?现在肯定是一场噩梦吧?堂主。你打我两下,让我赶紧醒过来,我不想活在这样的噩梦里……”

“艳艳……”我叹了口气,轻声道。“这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对不起。”

“你不是很有能耐吗!”

艳艳打断了我的话,她咬牙道。“当初灵魂流很弱小的时候,是你帮我们扭转乾坤。明明每次有困难,只要有你的带领,就能带着我们走出困境。怎么你这次就怂了?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能拯救灵魂流这么多次,这次也肯定没问题的对不对!?”

我缓缓点燃一根烟,呢喃道:“我这次……没办法了。”

“那你就找办法啊!”

艳艳抓住我的衣服用力地撤,她歇斯底里地咆哮道,“帮我们想个办法出来啊!你一直都最有能耐了。你快想办法啊!”

“滚!”

我抬起手,狠狠地甩开了艳艳。她呆愣地退到一边,随后又是不死心地想要过来抓我。而我顺手刮出一耳光,将她打得倒飞了出去!

“砰!”

艳艳撞在了一栋住宅上。顿时就被灰烬淹没了。人们惊呼一声,连忙纷纷跑去把艳艳挖出来,焦急道:“堂主,你这是做什么!”

“堂主,不要太激动啊!”

“一口一个堂主,你们他妈地叫够了没……”我烦躁地怒吼道,“一群白痴,废物!扶不上墙的烂泥!出了事儿就找我帮忙,全他妈说要振作要努力。到头来呢?哪次不是我帮你们擦屁股,要不是因为我,你们全穷得连烂菜叶都吃不起!白痴!”

碎乃捂住了嘴,她气得浑身发抖。喃喃道:“堂主,你……”

“你们全没资格跟随我!”

我指着灵魂流众人,怒道,“一个拳脚功夫就是个废物,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睡觉!一个穷得连肚兜都买不起,还是在我这儿坑钱买了个新的!整天都说灵魂流灵魂流,每天都说青云门青云门。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凭你们这群废物,哪里称得上是青云门弟子!?”

人们都是气愤地看着我,但却说不出话来。

我将烟头狠狠摔在地上,气急败坏地大骂道:“你们就是一群哈巴狗!人家青云门早就不想要你们了,你们还偏偏要死抱着青云门灵魂流的招牌。炫耀给谁看呢?你们觉得自己是青云门弟子。可是整个大宇宙都他妈笑话你们!白痴!现在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一个个哭得跟三岁小孩一样,真悲哀。”

说罢,我烦得也不理会众人,直接就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堂主……”

碎乃急忙要拉住我,却被我狠狠甩开了。我展开万世轮回,化为流光飞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外面的街道上,时不时传来歇斯底里的哭声与怒吼声。

我烦躁地关上了窗户,正好一阵清风吹过,夹带着灵魂流无数的悲哀,充斥在灵魂流的每个角落。

每个人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