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五百个拖油瓶/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转过身,将书架上的全部术法都收进了神戒内。

这些都是原梦的希望,我一定要将其发扬光大。

等回到楼上,海言和海语正坐在这儿看着座位。见我上来,海语伤感道:“他去了?”

“嗯……”我叹了口气,轻声道,“我接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有可能会去无神地。你们能去吗?”

“以前陪着他的时候不能,现在我们已经是你的仆人了……”海言苦笑道,“你想去哪儿,我们都会陪着你的。还请别嫌弃,我们姐妹俩没了别的去处。”

我摇头道:“没事,一会儿我回青云门,不会被发现吧?”

海言解释道:“不会的,我之前是施展灵魂流的灵魂藏身术。他们很难发现。除非是高级亚圣或者巅峰者仔细检查,否则不会发现你。”

“那就好……”我松了口气,对海语问道,“你会做什么?”

海语轻声道:“会杀人。”

我想了想。极为认真地跟她们说道:“说句实话,你们都是高手,估计比我还要高一点。而且还是大美女,各方面都没得挑。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带好你们,如果不愿意跟着我,可以直接离开,我不会介意的。我自己也经常是个失败者,看不清前方的路。”

海言疑惑道:“我们这么漂亮,你不想拥有我们吗?”

我苦笑道:“不想。”

她俩对视了一下,海语皱眉道:“他让我们跟随你,我们就会跟随你。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惹人烦。”

我顿时一阵无语,看来这个海语的脾气还挺暴躁的。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轻声道:“行吧,我们回青云门。”

她俩嗯了一声,便跟我一起出了酒馆。

在海言的帮助下,我们果真很轻松地混进了灵魂流。等回来之后,我看见山门这边已经没人了。

看见这空荡荡的场景,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对他们说了这么伤人的话,估计大家都很难过吧……

眼看没人,我只能先回屋子去,打算等明天早上再跟大家道歉。然而,当我回到住宅楼的时候。却发现灵魂流的人们正围聚在办公大楼。

这是在做什么?

我小声对海言说道:“先隐藏我,别让他们看见我。”

海言点了点头,而我好奇地走到了大家的身边。等靠近之后,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原来。这群家伙正围聚在一起吃火锅。

这是个巨大的火锅,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来的。里面煮着的却不是牛肉羊肉等丰富食材,而是烂菜叶。

“多吃点……”碎乃不停地给大家夹菜,她微笑道,“今天就是最后一顿了,以后别想吃到这么好吃的烂菜叶。”

有个男弟子擦了擦眼睛,他一本正经道:“碎乃长老,这是最后一天了。我有些心里话想跟你说。我一直很喜欢你,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想着你。”

人们都是忍不住笑了,而碎乃噗嗤笑道:“我都是你阿姨了,小伙子应该找个差不多大的。咋俩有代沟,谈不来。”

“没关系……”这男弟子认真道,“我现在能将心里话说出来,已经好受多了。”

碎乃叹了口气,她轻声道:“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都最后一天了,别藏着掖着。”

“我先来!”

艳艳站起身,她对着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满是歉意地说道:“这么多年来,大家对我肯定早就腻了。谢谢你们,一直都将我当个宝,我还经常吸你们阳气,很对不起。事到如今我也直说吧,我每次洗澡不关窗户,刚开始确实是想吸阳气和仙力。可等时间渐渐久了,我就在想……我们的命运绑在一起,能让你们开心。就是我的开心了。”

“你怎么能将自己风骚的性格说得这么文雅……”阿语惊愕道,“我也说一句实话吧,其实我也喜欢碎乃很久了。说句老实话,有一次偷了碎乃的肚兜……那时候大家都很穷,碎乃急哭了,我现在想想还是很愧疚。”

碎乃顿时红了脸,没好气地说道:“原来是你做的,我后来几乎是用了全部的积蓄再买了一条。我说呢,难怪那段时间你都愿意偷偷制造点仙力丹分我,原来是因为做了这种事。”

阿语摸着后脑勺,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也要说心里话,阿语长老脚很臭!”

“还有我,有一次大家的积蓄被人偷了,其实是我做的……”

人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说着自己的心里话,我听得眼眶也是有些泛红。

“我的心里话是……”碎乃叹了口气,她轻声道。“我觉得堂主是好人,我很感激他,真的感激。”

顿时,全场的人们都沉默了。大家低着头,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我不愿再看下去,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明天……好好地跟他们道歉吧。

第二天早晨,整个灵魂流都充满了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个青云门弟子逼着灵魂流弟子来到山门,而在那山门处,任玉冲得意洋洋地拿着一个头盔,他冰冷道:“一个个来,这头盔会将你们有关于灵魂流术法的事情都忘记。”

人们脸上都是出现了一丝悲哀,有些人朝我这边看来。但最终还是伤感地别过头去。

碎乃率先走出了山门,当那头盔戴在她头上的一刹那,我清楚看见一行清泪从她的眼角落下。

当戴上头盔的一刹那,所有的梦都破碎了。

随着一个个弟子走出山门。任玉冲的脸色越来越得意。我是排在最后一个的,五百人的队伍当然不长,很快就轮到了我。

当我站在任玉冲面前,他抓着头盔。嘿嘿笑道:“江成,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特别厉害?我估计你没想到吧,最后你还是输了,结果依然是灰溜溜地滚出青云门。”

我看着任玉冲的眼睛。平静道:“任长老,你除了会小人得志,还有什么厉害的本领吗?我就想问问,被我家族长打过之后,你依然没学乖是吗?”

任玉冲脸色变得极为不好看,他恼怒道:“都已经是丧家之犬了,还敢如此嚣张。滚过来,我将你的记忆清除了。然后你赶紧滚蛋。要不是因为你是黑寡妇家族的人,我已经动手杀你了!”

我冷笑一声,然后走到了山门口。

他给我戴上了头盔,但原梦已经帮我保护了记忆。这头盔戴在我头上,一丁点用处都没有。

我长吁一口气,然后就朝着外面快步走去。不能太晚出去,我怕灵魂流的人们走光了,要赶紧叫回他们才行。

可我出了山门,却被眼前的情况弄傻了眼。

灵魂流的弟子们,全都在外面站着等我。

现在……正好是道歉的时候。

我走上前去,正准备开口说话,艳艳却是忽然讲话了:“堂主,你真的是个烂人,竟然会动手打女人。我觉得我是看错你了,我的脸现在还疼。”

我心中满是愧疚,碎乃看着我的眼睛,平静道:“就如同你所说的,我们就是一群废物。要不是因为你,大家根本就没有崛起的机会。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你的拖油瓶,所以现在……我们想跟你说句对不起。”

我顿时一愣,被他们闹了这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道歉了。

我张了张嘴,喃喃道:“我……”

“对不起,我们只认识你十几年……”

碎乃握紧拳头,她的眼泪忽然夺眶而出,呜咽道,“却想拖累你一辈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