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没得选择/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霸道!

我被眼前的情况惊得目瞪口呆,小田一织被雷空掐得满脸通红。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愣是让在场所有人不知如何是好!

小田一织双手乱舞,痛苦地想要推开雷空。可雷空那只手就如同老虎钳一样,使得小田一织根本就无法挣脱!

渐渐地,小田一织的嘴角竟然是流出了鲜血。她开始翻着眼白,在这个时候,雷空终于放过了小田一织。只见他随手一甩,直接将小田一织砸在了贵宾厅的墙壁上!

好……凶残。

我看得心中满是恐惧,这雷空的实力好恐怖。

罗涂吞了口唾沫,完全没了刚才那嚣张的态度。他站起身,对雷空抱拳道:“既然青云门与灵魂宗的事情还没谈清楚。那我天罡木家族就先不打扰了,再会。”

说罢,罗涂头也不回地朝着外面飞去,已经被恐惧吓破了胆。

雷空转过头来看向我们。此时贵宾厅里只剩下小田一织的咳嗽声。刚被雷空教训过的她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之色,只能犹如柔弱的绵羊一般,惊恐地躲在角落不敢说话。

天丝明显也有一些恐惧,但她还是站在我前方,挡在了我跟雷空之间,咬牙道:“这位前辈,我知道你青云门很是强大。但江成好歹是黑寡妇家族的一员,还请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我本就没打算动手……”雷空瞥了小田一织一眼,他平静道,“只是有人不尊重青云门,我便教她如何说话和做人而已。江成。来者皆是客,你应该先上茶。”

我吞了口唾沫,给碎乃使了个眼神。早就被吓呆的碎乃连忙就跑去泡了一杯茶,而雷空旁若无人地就坐在了座椅上。

碎乃泡好茶,哆哆嗦嗦地端到了雷空面前。他端起茶杯,就如同真正的客人一般,客气地说了句谢谢。

我和天丝也是坐在了座位上,但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先开口,想看看雷空到底想怎么说。

只见雷空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他平静道:“江成,你来跟我解释一下吧。有线人说灵魂宗在战斗的时候,使用了灵魂流术法。可根据青云门命令,你们的术法应该都被抹除了才对。”

我想了想,说道:“对,是被抹除了。”

“那现在为何又学会了?”雷空问道。

“我说是自创,你相信吗……”我一本正经地说道。“也许是因为做过灵魂流弟子的关系,我们自创出了一些灵魂流术法。灵魂攻击并不是只有青云门才有,外面也流传着少量的灵魂攻击。他们这些没接触过的都能自创出来,我们又为何不能?”

雷空双手交叉。似乎是在沉思。等几秒钟过后,他平静道:“这种事情,我青云门也说不准。因为灵魂流已经被彻底驱逐了,所以你们到底还是自创的还是偷学来的,那我们也无法判定。”

我连连点头道:“是啊,所以也不能说明我们偷学了青云门术法。”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雷空摇头道,“宁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人。江成。我觉得灵魂宗应该给青云门好好地调查一下。”

我皱眉道:“我有点搞不懂青云门的逻辑了,以前灵魂流拥有术法的时候,你们将大家给驱逐了。现在灵魂宗又要接受你们的调查,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我有点弄不明白,青云门到底想干什么。”

“意思很明显……”天丝平静道,“青云门怀疑你偷了灵魂流术法,会打造出一个新的灵魂流。所以他们现在是考虑收编还是将你们抹除,我看抹除的希望不大,应该就是想收编。”

我顿时一愣:“收编?什么意思?”

天丝冷笑道:“原本青云门要给灵魂流发工资,还要各方面照顾好灵魂流,所以他们觉得不值得。可当真正将灵魂流丢出去后,他们又是觉得可惜。但收编就不一样了,他们非但不用给你们发工资,你们还要给青云门贡品。如果以后灵魂宗一直没什么发展,那青云门不亏也赚。可如果灵魂宗发展壮大,就会变成青云门的臣子。”

“太过分了!”

我气得一拍桌子,没好气地说道:“我还一直以为青云门是正人君子,结果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雷空前辈,你难道不会觉得羞愧吗?是你们将灵魂流踢出去,现在又要收编灵魂宗。你们到底将我们当什么。随便都能丢弃的弃子吗?”

“江成,人生总会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雷空放下茶杯,他轻声道,“你可能会觉得不甘心。但没办法,倘若事事都顺心,那就不是人生了。我以前也遇到过许多令我难受的事情,有些事情我妥协了。有些事情我没妥协。但现在……我劝你妥协比较好。”

青云门这意思……

就是将内门弟子灵魂流踢了出去,但又该为外门弟子。

给一巴掌,再给个甜枣。

“如果我不同意,灵魂宗会怎样?”我问道。

雷空平静道:“估计会被青云门在一天内灭门,我已经说过了,宁杀错不放过。杀了灵魂宗上下,至少可以保护青云门术法。而且就算将你杀了,黑寡妇家族也不会为了你跟青云门死战,因为那代表自取灭亡。”

天丝没说话,只是将拳头握得很紧。

雷空说的……没有错。

“那……如果我们归顺青云门……”我咬牙道,“我们可以得到什么?”

雷空想了想,说道:“根据长老会商讨。你们每年要上交百分之十的纯利润当做进贡。青云门并不会保你们平安,一个势力想要成长,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另外,当青云门认为你们有能力回来青云门的时候,就可以设下灵魂契约回来了。当然,虽然说不会保你们平安,但如果有人想夺取术法,青云门还是会出手的。”

“我听说过不平等条约。但从来没听过这么霸道的!”

我顿时怒了:“给你们当奴才,给你们送钱,还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当好不容易发展起来之后,还要立下灵魂条约跟青云门混,这是什么道理?”

“你本来就没实力跟青云门讲道理……”雷空看向我的眼睛,他淡然道,“要么灭门,要么苟且偷生。你就这两个选择,我会在这里住一天,等明天早晨,你给我个答案。现在你没时间在这里发脾气,倒不如赶紧去找高层们一同商量。明天早上我要听见答案,另外说一句,如果不同意……在明天中午之前,就不会再有灵魂宗。”

何等凶残!

我咬紧牙关,而碎乃也是气得浑身发抖。雷空没再看我们。他缓缓朝着贵宾厅外走去,背对着我们轻声道:“有的时候,面对现实却无法发出不甘的咆哮,也是人生的一种修行。”

说罢。雷空轻轻飘去,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等他走后,我全身都传来了一阵无力感。

碎乃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她呢喃道:“太过分了……完全没把我们当人看。”

天丝皱眉看着外面的天空,她叹气道:“黑寡妇帮不了你,青云门真的太庞大了,庞大到对黑寡妇来说都是压力。”

我点点头。不再愿意说话。

在碎乃的召唤下,灵魂宗的高层一个个都走进了贵宾厅。他们焦急地询问到底有什么事,我失魂落魄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等听过之后,每个人都是握紧了拳头。阿语咬牙道:“逃不掉……到底啥时候才能逃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