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石门/绝美冥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谁!?

我连忙转过头去,却依然是什么东西都看不见。这让我心里一时间有点毛骨悚然,我可以肯定我刚才肯定没感觉错。可现在以转过头却是什么东西都看不见,让我心里不由得非常担忧。

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我吞了口唾沫,心中难免有些担忧。但现在帮江木处理伤势才是最重要的,我用仙力操控着那一个个伤口。将骨刺全都迅速地拔了出来。随着我对伤口的处理,鲜血从江木的伤口处喷了出来。

“嗯……”

江木痛得惨叫一声,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每个男人都要经历苦痛才能成长,安心疗伤,我会在旁边护着你。”

江木艰难地应了一声,此时他全身都散发出了仙力还是疗伤。而我则是担忧地看着四周,希望能找出刚才那个散发着威严的东西。

任何奇怪的事情,都不该大意地将其跳过。若是一个人不学着重视自己身边的任何威胁,那么他的人生也会失败。

这是江雪教给我的道理,我也一直都记在心里。

虽然这些伤势颇为恐怖,但在使用仙力疗伤的情况下。江木也没有表现得多么难受。因为他本身就拥有不错的实力,而且我还给了他一个亚圣丹疗伤,估计只需要半天的时间。这些伤势就能恢复了。

当然,脖子上的伤口估计还会有些难受,但到时候也不会再有什么大碍。

我看着疗伤的江木,正准备松口气。可正在这一刹那,我们逃来的方向竟然再一次出现了一个黑影!

我惊愕地看向那个黑影,这次我看得非常清楚,那边确实有个黑影。这黑影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也不能说长相一样,因为它就是个黑色的影子。

但他的身材与身高,却是与我完全相同。

这一次,黑影不再躲着我了。他忽然就转过身,对着尸骸那边的方向用手指了指。我皱起眉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我回去?

黑影始终与我保持着界限,在这边我可以拥有仙力。而在黑影的那一边,却是一丁点的仙力都不能有。

倘若我走向黑影。就很危险。而现在最让我在意的,是我不知道这个黑影对我究竟有没有杀心。

我深吸一口气,还是先等江木恢复伤势再说。

而令人吃惊的是,这黑影竟然就一直站在这儿了,根本就没有打算离开的想法。

等半天的时间过去,江木的伤势终于恢复好了。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全身都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头声响。此时他睁开眼睛,对我感激道:“多谢义父。”

“不必谢我,要不是因为你的帮助,我也要遇到不小的麻烦……”我皱眉道,“比起这个,你还是先看看旁边吧。”

江木听见我的话,他疑惑地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后问道:“义父,怎么了?”

嗯?

刚才江木的视线明显就扫过了黑影,可他现在竟然什么东西都没看见吗?

我指着那黑影,连忙说道:“你看不见吗?这儿有个黑色的影子。”

一听我这么说,江木顿时变得警惕了许多。他散发出了磅礴的仙力。我原本觉得他能看见那黑影,谁知道在一番检查过后,江木依然是对我摇了摇头:“义父,我什么东西都没看见。”

我惊得瞪大眼睛,莫非这黑影只有我自己能看见,而江木一丁点也不会感觉到?

那可真是奇怪了!

我又是看向黑影,心中不免充满了警惕。但我现在又是非常好奇,我特别想知道这个黑影为什么一直叫我往他那边走。

我担心会有危险,但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

“算了吧……”我叹了口气,咬牙道,“如果不调查个清楚,恐怕会给我一辈子都留下疑惑。江木。我需要回去一趟,你来负责保护我。”

说罢,我从神戒里拿出了一条绳子,牢牢地绑住了我的腰部,将绳子的另一头递给江木,沉声道:“如果我有什么问题。就会大吼一声,而你立马将我扯回去!”

“义父,会有危险吗……”江木不安地说道。“若是有危险,我希望能与您一同前往。”

我摇头道:“不必了,我现在特别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你目前是我唯一的安全保障。你就在这等着吧,时刻准备营救我。”

江木嗯了一声,然后牢牢地抓住了绳子。

我吞了口唾沫,一步步朝着黑影走去。那黑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随着我的接近,我心中越来越担忧。

希望……不会有危险。

终于。我的脚踏入了不可使用仙力的区域,也就是来到了黑影的旁边。此时我心脏扑通扑通跳得特别快,就当心黑影会突然对我动手。

这个时候,黑影终于有了动作。他并没有攻击我,反而是直接转过身,朝着尸骸的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竟然没准备攻击我?

我松了口气。看来这黑影至少没有恶意。我终于是放松了一些,跟着黑影朝尸骸的方向走去。

随着我的走动,绳子的长度终于是不够用了。此时我想了想,终于是恶向胆边生。

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永远都不可能获得成功。

我咬咬牙,将腰间的绳子给解开了。远处的江木露出了惊愕之色,他连忙就朝着我这边跑来。等来到我身边,江木担忧道:“义父,目前没问题了吗?”

我摇头道:“我自己也不清楚。希望不会有任何危险吧。木头,你可记住了,一旦真有危险,那就只管拼命逃。我们能逃一个是一个,千万不要被留在这儿了。”

江木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认真道:“义父,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麻烦的。”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江木了。这小子对我特别忠诚,几乎是达到了将我当神的地步。

我跟着黑影一路朝尸骸的方向走去,终于是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悬崖。

经过之前的崩塌,现在这里看着就好像一片废墟。只见黑影忽然就跳下了悬崖,然后站在那尸骸废墟上,接着用手指头指了指下面。

是要我先将尸骸收拾干净吗?

我沉声道:“走,先将尸骸处理了。”

“好。”

江木跟我一起跳下了悬崖,等下来后,我立即就开始收拾尸骸。可让人在意的是,江木从头到尾都看不见黑影,只有我才能看见。

对了!

正在这时,我忽然就想起了之前拿的那块布料。如果说我跟江木有什么条件不同的话,就是我身上比他多了一个布料。

我连忙将那块布料从神戒里拿了出来,在阳光下,这块布料有一点反光。我打开一看,只见布料上写着一连串我根本就没见过的符文。

照理来说,强者至少能分辨符文的基本用处。可这布料上的符文,我却是一丁点都不认识。

绝对……出自于真正的至强者之手。

随着骸骨被清理,这地面慢慢展现在了我们面前。等清理完之后,江木叹气道:“尸骸已经收拾干净了,我们走吧。”

“走?”

我瞪大眼睛看向江木,呢喃道:“你什么都看不见吗……”

江木点头道:“是啊,这儿不就是一片荒芜之地吗?”

我吞了口唾沫,身上的鸡皮疙瘩都一片一片的。

因为……我亲眼看见,就在我们前方的土地上,有一个被画满符文的石门。那石门满是裂痕,好像一碰就碎。

门把手在微微摇曳,仿佛在等待着我去将其开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