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诡异婚书/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我是直接带着那百辟刀回家的,这东西我可不敢放在店里,太贵重了,我的后半辈子以及追查我父亲的死亡的启动资金可全在这里面呢,放在店里着实是不放心。

其实干我们这行的都有这么一个习惯--一般放在店里的都是一些“熟坑”。

熟坑说的就是那些出土时间很长的古钱币,一般都已经熟透了,包浆和锈色混在一起,腐败的痕迹类和铁钱差不太多,赏玩的价值特别低,我们一般也叫“老生坑”,值不了什么钱的,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的都有,放在店里也就是图个门面上的好看,毕竟做的是古董买卖嘛,多少得充个门面,反正就算是丢了也不心疼。

至于那些刚刚出土、锈色非常鲜美的钱币,我们也叫做“生坑”,那东西就比较值钱了,尤其是一些在当时发行量不大的古钱币,有的也能卖出天价,那些东西我们是万万不会放在店里的。除此之外,但凡是价值过千的,我们全部不会放在店里。

我住的地方还是原来我和我爸一起住的老宅子,是太原小店区外围区域的一间老四合院,从我爷爷那个时代一直传到了现在,算算时间也得有将近百年了,只不过我家这块儿地方偏,倒是一直没有被拆迁风暴波及,所以勉强保存了下来。

因为李叔不肯和我去喝酒,而我在这座冷冰冰的城市里也着实没有什么掏心掏肺可以一起分享喜悦痛苦的好朋友,所以我离开了店铺以后就直接买了两瓶酒和一些花生米就直接坐了公交直接回家了。

不过奇怪的是,公交到站以后,在走过我家所在的那趟小胡同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背后似乎有人跟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小巷子里比平时冷太多了,可我一连回头看了三四次都没有发现什么人,最后不禁暗笑自己太过疑神疑鬼的,收了个宝贝总觉得全世界人都在觊觎自己一样,暗自摇了摇头再没多想就走到了我家门口,正要开门才发现我家大门门把手上竟然别着一张类似于请帖的红色卡片,出于好奇我便拿下那卡片打开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顿时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夫:葛天中,公元1996年四月初四卯时生人。

妻:花木兰,公元412年五月廿六子时生人。

于公元2015年7月31日喜结良缘。

……”

这大概就是那红色卡片上的内容了,看完以后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婚书?

而且还是我和花木兰的?

瞬间我就有了一种日了狗的感觉,到底是谁他妈干的好事啊?平白无故的弄一份我和一个死了一千多年的女人的婚书来戏耍老子,也真是有够无聊的了。

当下我随手就把这东西给扔了,回了我住的正房以后把那百辟刀放在沙发上便自顾自的喝起了酒,我爸走了以后我一直过的挺苦闷的,于是也就养成了这每天晚上喝点酒的习惯,喝个半斤八两的,倒头一觉睡到天亮,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心里也能舒服一些。

今天走了大运收到了这百辟刀,我的心情格外的好,于是没控制住就喝的多了点,迷迷糊糊抱着刀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院门“哐”的一声,我整个人顿时就被吵醒了。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遭贼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四肢就像是被压住了一样,根本起不来,就连眼睛都睁不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周围特别冷,阴冷阴冷的,往人骨头里钻,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该死的,莫不是遇到鬼压床?

虽然眼睛睁不开,但我的思维还是活跃的,鬼使神差的脑子里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当时我也没多想,因为以前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科学家认为鬼压床其实是属于一种睡眠障碍的疾病,这个时候的人的脑电波仍有浮动,感官非常清晰,但肌肉痉挛,无法动弹,并非是什么魑魅魍魉在作祟,遇到这种情况的人数不胜数,而一旦碰到鬼压床的话,只需要不断深呼吸,放松身体和神经,慢慢就能恢复正常了。

想及此处,我开始尝试调整自己的呼吸,可还不等我放松下来,我便听到“吱呀”一声正房的门打开了,于是我觉得更冷了,甚至都开始浑身哆嗦了,上下牙关“咯咯咯”撞个不停。

啪嗒……

啪嗒……

诡异的响动从客厅里传来,很有节奏感,一下接着一下……

就像是……有人在客厅里走动一样!!

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那“啪嗒”“啪嗒”的的诡异声音才终于消息,可我却感觉更加不好了,虽然眼睛睁不开看不清情况,但却能明显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我一样,而且就在我身边!!

“我抓到了你哟……”

一道阴森诡异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耳朵旁边觉得凉飕飕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对着我耳朵吹冷气一样。紧接着一条湿哒哒还特别冰凉的东西不断在我的耳朵旁边游动着,那种触感绝对说不上美妙,就像是一条浑身上下沾满粘液的软体动物在我耳朵上不断蠕动一样,始终都重复着那一句话:“我抓到你了哟……”

“我也喜欢他。”

又一道阴森森的男音响起:“好想住在这里不走了……”

“闭嘴!”

忽然,一声厉喝响起,是一道女声,非常悦耳。

登时那两道非常诡异阴森的声音以及我耳朵上的恶心触感一下子全消失了,而我也在这一声厉喝之下感觉意识一阵朦胧,隐隐约约之间又听到那女声响起了,声音特别低,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是你吗,我找了你好久啊……

别着急,我们还会见面的。”

然后,我感觉身边“呼啦”一下吹过一阵阴风,刚刚还阴嗖嗖的房间一下子变得暖和了起来,我被冻僵的四肢也渐渐可以动了。

“呼……”

我大口穿着粗气,看了眼墙上的钟,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连忙起身下地去客厅检查门窗,发现门窗什么的都关的严严实实以后,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难道我刚才经历的那一系列的诡异事情仅仅是个噩梦?

只不过这噩梦也未免了太真实了,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就这样,我一路沉思着回到了客厅,可不等从刚才的诡异噩梦里缓过劲儿来呢,我就被茶几上的一样东西吓得差点跳起来!!

只见,下午那封别在我家大门口上被我丢掉的诡异婚书……它竟然又回来了,就在我家茶几上放着!!!

我彻底被惊住了,此刻我才忽然想起了一件被我忽略了的事情--这婚书上的我的生辰八字完全正确,分毫不差!!

我家人世代做死人的买卖,碰到的怪异事情不少,对于某些东西看的特别重,我爸从小就告诫我,生辰八字这东西千万别轻易告诉别人,因为那东西和一个人的命理连接着,要是被心怀不轨的人知道,拿着我的生辰八字就能害了我!!

所以从小到大我的生辰八字都特保密,除了我爸和我爷爷以外就只有我自己知道了!!

该死的,写这婚书的人怎么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

一时间我如坠冰窟,被莫名的恐惧彻底笼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