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迷雾重重/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李叔是及时回来了,我心中也是稍稍安定了一些,正要起身,却发现李叔正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的背后看。

被李叔这么一看,我刚刚平静了一些的内心又开始发毛了。

似乎离开那条小巷子以后,除了那位开出租车的司机大哥以外,但凡是我碰到的,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东西,都在盯着我背后看,这个时候一瞅李叔也是盯着我背后猛看,我心中隐约之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李叔,你在看什么?”

我勉强笑了笑,虽然四周没有镜子,但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我现在的笑容一定很难看,因为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面部肌肉非常僵硬!!!

“没什么。”

李叔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楼上一趟。”

说完,李叔快步上了楼,只留下我一个人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方才李叔收回目光以后,虽然他看上去衣服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我和他太熟悉了,依旧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似乎在刻意装作若无其事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东西,总是盯着我背后一个劲儿的看,难不成我背后有什么不成?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李叔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整个人完全变了个样,龙行虎步,腰杆子挺得鼻子,双目怒睁,宛如一尊怒目金刚,手里拎着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印,几步就冲到了我面前,登时就是一声大吼:“孽畜,休伤我侄儿!”

我已经被李叔这一声大吼完全震住了,毕竟我认识的那个李叔一直都是一个温和可敬的长辈,哪里像现在这样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我不敢逼视的气势?一时间我的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李叔冲到了我的面前,抡起他手里的那方金印狠狠朝着我身后打去。

嘭!

我身后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一道爆出“啊”的一道极其尖锐的嘶吼。

那嘶吼不似人声,尖锐、阴冷、怨毒中带着一丝痛苦,听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

紧接着,我感觉背后“呼啦”一下刮过一股阴风,门也紧随其后“哐啷”一声打开了……

我只感觉自己身上一轻,原本沉重的身子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转过身朝门口看了过去,然后我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一个挽着白花花的头发、佝偻着干瘪的身子、穿着一身黑色寿衣的老太太正飞快向外狂奔而去,她脚上穿的是一双最多只有三寸大小、鞋底上宽下圆、形似花盆的小鞋子,跑的却是极快,几乎是几个闪烁间就消失在了黑暗的长街尽头。

从始至终我都没看到那佝偻老太的脸,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但足以把我吓傻了!

活人谁会穿寿衣?

而且现代就算还有裹了脚的老人活着,但也绝对不会穿那种鞋底子上宽下圆、形状跟花盆差不多的鞋子了,因为那种鞋子叫花盆底鞋,清朝的女人才穿,现在早就被淘汰了,除了我这种一天到晚研究古董的人一般人别说认识了,就是连那种鞋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综合这一切,让我浑身上下冷汗“噌噌”直冒,那老太……不是人啊!

“小天,没事了。”

李叔的声音将我从发呆唤醒了,扭头一看,李叔已经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我身边,面色隐隐有些苍白,正出神的看着那穿黑寿衣的老太离开的方向,似乎在蹙眉思索着什么。

我惨笑了一下,问出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的问题:“那东西刚才就在我身后?”

“在你背上。

这东西凶得很啊,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分明是来害你的,不是什么孤魂野鬼!”

李叔叹了口气,沉声道:“我猜它肯定尝试过让你回头,只不过没有得逞,看你有三把阳火护身,它没办法上你的身,所以才干脆爬到了你背上。”

难怪我之前觉得身子那么重,原来根本是身上爬着一个脏东西啊!

这个时候回味起来,我仍旧是浑身鸡皮疙瘩直冒,这种事情我记得以前听我父亲说过一回。

同样碰到这事的是一个富豪家的公子,包养了一个女大学生,玩大人家肚子了直接丢下几万块钱走人了,那女大学生想不开,就穿着红衣红鞋在天地阴气最重的午夜子时上吊自杀了,头七化成厉鬼回门找上了那富家公子,因为那富家公子身上有高人送的护身符她没法上身害人,干脆就直接趴在了那富家公子的背上,让那富家公子背了她整整三天三夜,脊梁骨被活生生的压断了不说,就连阳气都被吸了个一干二净,死的极其凄惨,几乎剩下了皮包骨头,二十多岁的人头发都全白了。

我不禁感慨自己的幸运,要不是有李叔,怕是也得步入那富家公子的后尘,当下真诚的对李叔道了声谢。

“不用和叔客气,你爸已经走了,叔说啥也不能再让你有事!”

李叔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随后很认真的看着我问道:“小天,你把你来店里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叔说一遍,我想不通你怎么会招惹上这么凶的东西。”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我垂头苦笑了一声,当下原原本本把我从离开家到店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连那个被神秘女人带走的假扮李叔的东西都没落下,毕竟李叔现在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我不敢有任何隐瞒。

等我说完,李叔自顾自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陷入了良久的沉默,眉头紧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烟雾缭绕中的他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的光景,李叔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按道理说这神鬼之物也该讲道理的,一个孩子不过因为贪财误收了不该收的东西而已,哪怕是上门讨债也应该先给点警告的,哪里有这逮着往死里整、一点机会都不给的说法!”

我一听李叔说那些东西摆明了就是一点转圜余地都没有的想弄死我,顿时也有些慌了,连忙问:“叔,那我还有活路没?”

“有!

小天你别担心,叔说啥也不能让你受到伤害的。”

李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沉声道:“只不过现在唯一让我摸不清深浅的就是给你寄婚书的东西,还有你说的那个神秘女子以及那个假扮我的脏东西。

这些到现在我都无法确定他们是不是人!

至于那司机看不到你背上的东西,这个好解释,敢跑夜路的司机一般都是八字比较硬的,他们身上阳气重,再加上你背上那东西不是针对他的,他看不到也正常。”

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这才将目光投到了李叔手里的那方金印,不禁好奇问道:“对了李叔,你手里的这是什么东西了?而且你怎么会这驱邪的手法的?”

李叔笑了笑:“岁数大了,而且干咱们这行时间久了,听得见得多了,难免会几手。”

说此一顿,李叔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那方金印,然后直接抛给了我,道:“这东西也不是我的,准确的说它是你的,这几天你先带在身上,有了这东西,最起码暂时能保你平安。一会儿等天亮了我就带你去见一个人,让他帮你推算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找你的麻烦。”

接过金印,我看着李叔有些愣神,一时间我发现我有些看不懂这个平日间总是笑呵呵的和蔼长辈了。

仿佛经历了今天晚上这一系列事情以后,我身边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捉摸了起来,甚至是我的命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