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阴债缠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孩儿的眼神特别怪异,看的我心里一寒,说的话更是让我特别不爽。

不给死人算卦?

这死人说的可不就是我么!

当下我有些恼火,也不管他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这些了,蹙眉道:“孩子,说话时候嘴上怎么就没个把门的?我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怎么就成了死人了?”

“你还别不信我的话。”

那孩子撇了撇嘴,相貌稚嫩,那是那双眼睛却是灵动的很,一脸不客气的说道:“看你的面相,你这相貌宫虽然有盈满之处,也就是说你一辈子可以发点小财,但五岳格局崎岖不平,注定一辈子多灾多难、注定是流离失所、漂泊无依,这可是短命之象啊!

往白了说就是,纵然是你有了财富,也还未必有命花呢,没准儿一个坎儿过不去你就把自己的命交代了!

这是你这一辈子的大致命途了!

再看你的疾厄宫,那里隐隐发黑,晦气冲天,说明你这段时间八成被鬼物折磨,已经成阴债缠身之象了,这也应了你相貌宫一生的整体格局!”

说到这里,那孩子老气横秋的指着我说道:“小子,你已经遇到了你这一辈子里的一个大坎儿,如无意外,活不过这个月月底,我说你是死人难道有错吗?”

我已经面色一片惨白了!

这小孩儿说我如无意外活不过本月月底,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封诡异的婚书,婚书上面写的婚期就是这个月月底了。

难不成……那婚书上写的时间就是我这辈子的大限吗?

李叔这个时候面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最起码没有失了方寸,忽然问道:“你是周前辈的孙子?莫非你也懂得这相卜之术?”

“还行吧。”

这小孩儿撇撇嘴,一手摸着花圈铺子前的养的大公鸡,一边鼻孔朝天的说道:“这小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浑身上下霉运冲天,阴债缠身,不光是个短命鬼,恐怕死了以后也入不了轮回,八成得魂飞魄散,你们让我爷爷给他看相,那不是诚心害我爷爷吗?”

说完,这小孩儿还一脸语重心长的劝起了李叔:“我劝你还是赶紧离他远点吧,现在是谁挨着他谁倒霉!”

我有些火大,可不等我发作,李叔就一把拉住了我,从兜里掏出了几十块钱的零钱递给了那孩子,笑道:“不管看的准不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这故人之子,我也不能说不管就不管。

这样吧,你去问你爷爷一声,就说葛家的后人现在有难了,他老爷子管还是不管,如果他老爷子不管,那就让葛家绝了后也罢!”

李叔的话让我心中一动,不禁多看了这花圈店一眼--听李叔的语气,似乎开这店的人还和我们葛家有关系?

那死孩子却没有接那钱,抬着头说道:“别拿这点小钱糊弄我,来张红的!”

李叔一愣,苦笑着抽了张一百的递给了那孩子,小东西这才屁颠屁颠的进了屋,过了足足十多分钟的功夫才出来了:“行了,你们两个进来吧。”

我跟李叔这才总算是进了人家的门。

这家花圈店一楼是做买卖的,满屋子都是棺材、寿衣还有花圈,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我和李叔根本没在这里多待,直接就上了二楼,最后被那小孩儿带进了一间黑黢黢的小屋。

小屋里特别简单,就一对桌椅和一些日常用品,一个看起来八十多岁穿着黑色唐装的老头正坐在火炕上看书。(火炕是以前北方常见的取暖设备,利用炉灶的烟气通过炕体烟道采暖的,人睡在上面热乎乎的非常暖和,尤其是对老人身体特别好)

一看我和李叔进来了,老头子当即放下了手里的书,扭过头眸光熠熠的看着我,岁数虽然看着不小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分外的明亮,过了良久才问道:“你就是葛中华的后人?”

葛中华是我爷爷,看来这老爷子应该是我爷爷那一辈的人了,我当即点了点头。

老爷子顿时怅然一叹:“可怜的孩子啊,一家人全都为那件事搭进去了,只留下自个儿孤苦伶仃的过,没想到终究还是躲不过这祸事。”

“爷爷你莫非知道我家里的事情?”

我眼睛一亮:“能告诉我我家人到底是为什么而出事的吗?”

老爷子摇了摇头,让我心中顿时失望透顶。

“过来,孩子。”

老爷子对我招了招手:“让我帮你看看。”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但还是依言走了过去,坐在了炕沿上,和老爷子面对面。

老爷子看着我面色顿时大变,狠狠白了一下。

因为离得近,老爷子脸上的神情变化我是尽收眼底,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连忙问:“难道我真的没救了?”

老爷子没说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的,最后就连李叔都着急了,不禁道:“周前辈,您倒是多少给句话啊!”

“吉凶难料啊!”

老爷子叹了口气,缓缓道:“你们进来之前我那孙儿就已经把他的命相和我说了,我那孙子看的对,也不对。

这葛家小子虽然疾厄宫晦气冲天,一副短命之象,但是他的命宫里却有一股黑气隐隐压制着那股晦气,吊住了他的命,给他留下了生机,也就是说,他应该暂时是死不了的!

除此之外,葛家小子的妻妾宫也是隐隐发光,这说明他非但死不了,怕是最近还是娶得一良配!

只不过让我摸不透的是,这命宫里若是透露出了生机,那必是遇了贵人,按说应该隐隐散着红光才对,可这葛家小子散着的却是黑气,以至于这命宫里的黑气和那疾厄宫里的晦气都快混在一起了,若是不仔细看还真分不清,这也是我那孙儿的没有看出的原因所在,毕竟人脸上的疾厄宫和命宫距离太近了。”

说到这里,老爷子轻轻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我和李叔也没好意思打断,只能在一边焦灼的等待着。

过了足足将近十多分钟,老爷子才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味道,轻声道:“果真是阴债缠身之象啊,能让葛家小子逢凶化吉的怕不是什么贵人,准确的说,甚至可能不是个人!!如果不然,吊住他命宫的那股气不应该是黑色的!!”

老爷子的说法让我浑身一哆嗦。

“来,葛家小子,把你最近遇到的事情都跟我说一下。”

老爷子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声道:“真是怪了,老夫看相看了几十年了,却从来没见过你这怪异的状态!”

当下,我就将自己收到百辟刀以后发生的事情从前到后跟老爷子说了一遍。

老爷子蹙起了眉,思索良久才说:“你给我写个字吧,我来给你不上一卦!”

我问:“我写什么字?”

“想到什么写什么。”

老爷子道:“就写你最先想到的一个字!”

我一想,我现在最想的肯定是活下去了,于是就蘸了蘸茶杯里水,在桌上写下了一个“活”字。

老爷子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取出了一把类似于龟甲一样的东西洒在了桌上,然后开始排布了起来,他排布的时候看起来很费力,不多时脸上就已经有些苍白了,脑门子上的汗水也是滴答滴答的不断往桌上落。

到最后,老爷子的脸上已经是一片惨白了,毫无征兆的张嘴就“哇”的喷了一口黑血,整个人摇摇欲坠,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有气无力的说道:“生死难断,吉凶难料,地狱不收,菩萨不度,抬头看不见生路,再回首身后已无退路……

小子啊,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东西!”

说完,老爷子眼睛一翻,直接昏迷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