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8章 活路在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李叔二人面面相觑,不过眼神里的情绪都不是很高。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却能感觉得到,这个周姓老人应该不是那种见面就说“先生你印堂发黑,近期必有血光之灾”的江湖骗子,他是有真本事的,且不论这爷孙俩卜算出的东西与我的实际情况比较吻合,光是周老手中的那把龟甲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那龟甲隐隐发白,不是自然风化掉色,很是奇特,我也是刚刚才反应过来,那玩意不出意外应该是我家里那本藏书《九州异物奇录》里记载的一种名叫白鼍的奇特生灵身上的龟甲了。

“东海有灵,名曰白鼍,千年成型,万年大成,驮仙而行,其甲镌命理横纹,可通达三生!”

这就是那本《九州异物奇录》里对白鼍的描述,驮仙而行这个说法比较扯淡,但听我爷爷说,这白鼍是确实存在的,而且就在东海,只不过极其罕见,从古至今也就出现过那么几次,它们身上的龟甲确实是相门的至宝,价值连城!!

普通的一个算命先生能用的起这东西?

如今这周老先生在给我算了一卦以后却吐血昏迷,这着实让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难不成,老子真的惹下了恐怖的东西?

没有真正经历过死亡胁迫的人根本不会理解我这个时候的心情的,那种滋味一点都不亚于裤裆里塞把子弹上膛的枪,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走了火弄自己个“鸡飞蛋打”。

这个时候那小屁孩已经进来了,一看他爷爷的状态,登时“哇”的一下子便哭了,对着我就嚷嚷:“都是你,你这个身上带着不详和阴债的人,要不是给你算卦的话,我爷爷会变成这样吗?”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终究没说出口,事实就摆在眼前,周老爷子为了给我卜卦吐血倒下,这是无法驳回的事实,我能说什么?即便我也只是想活下去而已,根本没想过拖累别人。

“莫要怪他。”

一道苍老的声音这个时候忽然响起,多多少少化解了我的尴尬,却是周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披头散发,面色苍白,气色非常不好,勉强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很认真的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缓缓道:“周敬,你给我记住,咱们周家人永远都欠他们葛家的,当初要是没有葛大哥的话,我早就在好几十年前就死在那个地方了,我现在为了葛大哥的后人的卜卦出了意外,也算是还葛大哥的恩情,你不能怪他!”

周敬应该就是那不招人待见的小屁孩的名字了,这家伙虽然桀骜不逊,但在他爷爷面前倒是非常听话,闻言含着泪不甘心的点了点头,站到了一边。

周老爷子这才对我招了招手:“葛家小子,你过来。”

我连忙坐了过去,周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葛家小子,以后就让周敬这小子跟着你吧,他父母早亡,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就麻烦你了,好在他也把我这一身本事学了个七七八八,差的就是一些实践的历练了,跟在你身边也对你能有一些帮助。”

老爷子这哪里是在给我解卦?分明就是交代身后事啊!就连周敬那小屁孩都听出了不对劲,中间有好几次想说话,不过被老爷子瞪了急眼才安分了。

一直等他说完了,李叔才急道:“周前辈,您这是……”

老爷子摆了摆手:“老头子早就掐算出自己大限将至了,没想到是因为这葛家的小子,不过如此也好,最起码到了地底下也有脸去见葛大哥了,没辜负当年他的救命之恩。”

说到这里,老爷子看向了李叔,沉声道:“老头子一辈子给人掐算无数,泄露了太多不该泄露的东西,身上也不知道缠着多少因果,怕是大限将至之日来找我讨还因果的不在少数,这要是人还好说,就怕来了不是人的孽畜反而害了我的孙子,你们就帮老头子这个忙吧。”

李叔犹豫了一下,最后看了眼眼泪汪汪的周敬,这才点了点头。

“至于葛家的小子……”

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老头子无能,推算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要害他。”

一听我的事,李叔顿时急了,连忙问道:“难道小天真的没救了?”

“不是没救,我已经说了,这孩子暂时还是没事的,他命宫中有一股黑气吊住了生机,能救他的虽然未必是人,但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害他,我想这事儿的解决关键就在那份婚书上了,弄明白了那份婚书的来历,想必就知道死保这孩子的是什么了,只可惜那东西道行太深,老头子惹不起,所以也推算不了它究竟是什么。”

老爷子面色凝重,缓缓道:“真正危及葛家小子的是他以后的路!

这孩子身上阴债缠绕,恐怕一辈子都得和这鬼神之事打交道了,我孙子方才也给你们说过,葛家小子相貌宫五岳格局起伏极大,注定一生多灾多难,一个坎儿过不去恐怕就得送了命!”

李叔问:“有没有化解之法?”

“有!”

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说了一个字,紧接着沾了沾茶盏里的茶水,缓缓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天”!

李叔面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周前辈,除此之外,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也知道,葛家可就剩下这一根独苗了,真要去找他们的话,那不是诚心把这孩子往火坑里推吗?那帮人干的营生可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啊!小天他爸死死保护了他二十多年,为的就是不让他再沾这趟浑水,我却现在把他带到了那里,这不是故意让我被人戳脊梁骨呢么!”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老爷子长叹一声,苦笑道:“如果不是没了办法,我岂能让葛家小子去找那些人?可现在要害他的东西连我都算不到,恐怕也就只有跟着他们葛家小子的安全才有保障了,毕竟那些人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

这是葛家小子的命数,不是我们能扭转的,这次你不带他去,以后他还得搀和进去!”

李叔沉默了。

老爷子也不多说,让周敬给他拿了纸笔,唰唰在上面写下了一个地址递给了李叔,道:“这件事情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如果你想通了就带葛家小子去这个地方找这个人,他心眼不坏,最起码不会害葛家的人,而且只要是葛家的人的话,他肯定会尽全力帮,葛家小子如果能跟在这个人身边的话,他的安全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保障,寻常的脏东西害不了他!”

李叔叹了口气,接过了那张纸。

这两人说话云里雾里的我也着实是听不懂,不禁看向了李叔,可李叔根本没说什么。

“我时间不多了,你们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烦劳的到外面等一会儿吧。”

周老爷子说道:“让我和我孙子说几句话,顺便嘱咐他一些事情。”

“好,我们在外面等着。”

李叔特干脆的点了点头,拉着我就往外面走,我看着李叔那张写满惆怅与担忧的脸,我只觉得他愈发的陌生了。

原以为我家只是一个普通的收古董的家庭,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啊!

周老爷子在桌子上写下的那个“天”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一直说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一切的一切我都是毫无所知,脑子也特别的混乱,似乎自从收了这把百辟刀以后,我的生命一下子也扑朔迷离了起来,命运正一步步的把我推向我看不清的方向……

前方是生?还是死?

我不知道,就这样被李叔拉着傻呵呵的离开了屋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