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发丘秘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老爷子显然是和周敬说一些私话,我和李叔也不好意思离得太近,甚至为了避嫌干错躲到了店外面。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古董一条街上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只不过从周老爷子那里出来以后李叔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整个人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身子都轻轻哆嗦着,显然心里的情绪有些激动,甚至就连周敬养的大公鸡在轻轻啄他的腿都没有注意到。

看他这样我也没好意思在追问有关于他和周老爷子谈话里涉及的那些东西了,而且我有预感,基本上我问了李叔也不会告诉我答案的。

就这样,我和李叔一言不发的在花圈店门口等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的功夫,周敬才终于背着一个小包裹出来了,小家伙眼睛哭的肿的就跟俩核桃似得,脸上脏兮兮的,看着分外的可怜。

看他这样子我心里也是一阵不忍心,忽然有些怜悯起这个孩子了,毕竟他变成这个样子也和我直接关系的,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也别难过了,放心吧,周爷爷是为了我出事的,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结果话还没说完呢,周敬这小兔崽子就“啪”的一巴掌给我拍开了,一脸的嫌弃。

我苦笑一声,不过好歹咱也活了二十来岁的人了,也不好意思和个小孩子计较,摸了摸鼻子只能跟在后面。

这个时候李叔也终于回过了神,看了眼周敬,轻轻叹了口气,拉起那小兔崽子的手带着我打了个车就去了一家饭店,吃过饭后李叔让我别回家了,直接带着我和周敬去了他家。

李叔其实平日间也是自个儿一个人,一辈子没结过婚,我爸以前还在的时候每次说起这个的时候都会轻轻叹息,我知道李叔肯定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但一直没问起过,毕竟这是李叔的隐私。

到了李叔家里以后,李叔让周敬在客厅里看电视,然后带着我直接去了书房。

说实话,李叔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严肃,他静静坐在书桌后面,沉吟了很久很久,才终于开口了,说话时候甚至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嘶哑的味道:“小天,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知道你肯定猜到我和你爸瞒了你很多事情了,你现在的心里一定充满了疑惑吧?”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可惜,有些事情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这也是为了你好,在你的能力达到某一个境地之前,告诉了你这些……只会给你带来厄运!”

李叔咬了咬牙,道:“我现在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你的家庭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太爷爷,你爷爷,乃至你爸爸……

你家里的所有人,都不是一个纯粹的文物商人!”

我平静的点了点头,若是昨天之前有人告诉我这些的话,我不信,甚至还会抽那个跟我说这话的人,但是经历了昨晚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怪异事情以后,我心中早就已经开始否决我生活中的一切了,包括那些曾经与我相依为命的最亲的人也感觉一下子陌生了太多,就像是……生活和我的眼睛和我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一样,我生活的环境也许是虚假的平静,我眼睛看到的也未必是真实的情况。

李叔说完这些又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有些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给你做的这个选择对不对,毕竟这一直都是你父亲一直避免让你接触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甚至是冷静,想了想,直接问道:“是那个‘天’吗?”

李叔点了点头:“如果听周前辈的,带你去找他们的话,我简直就是在违背你父亲给你安排的人生。”

“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

我加重了语气:“李叔,我也想听你一句实话,跟着他们,我是不是能活下去?”

“他们就是为了处理这些邪门的事情而存在的,若是去找他们,你身上的问题他们说不准确实能解决!”

李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但叔就跟你交个底儿,那帮人不好共事,和他们有了交集基本上就是陷进了泥潭里,要想抽身就难了。正所谓这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啊,那些人一天到晚和那些脏东西打交道,危险性可想而知,基本上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昨天晚上你也体会过那种东西的诡异和可怕,走进了他们那个圈子,撞上那种事情就跟吃家常便饭似得,再加上你八字阳弱,在那些脏东西眼里简直就是个活靶子,要倒大霉的话你绝对是第一个,和他们共事,你以后的人生怕是会很坎坷。这也是我不想让你和他们接触的原因,和把你往火坑里推没区别!”

“但如果我去找他们的话,眼下应该死不了,对吧?虽然周前辈说我能逢凶化吉,但我更相信的是自己,我总得做点什么!”

我情绪多多少少有些激动,他妈的没经历过那些东西带来的恐惧的人永远不知道死神对着你微笑到底是什么滋味儿,半夜忽然背上爬个穿着寿衣的死鬼你他妈的不怕?

所以这个时候在听李叔说完那些人专门就是为了解决这种事而存在的话以后,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去找他们吧,找了他们我还有条活路,不找的话,我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呢,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李叔看了我一眼,最后轻轻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这是你的决定的话,那叔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这就订票,今天晚上叔就带你和周敬离开这里,咱们去江西找周前辈推荐的那个人,让他帮你看看你身上的问题。”

“那就麻烦叔了。”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这个选择到底是对不对,也不知道那帮人到底有什么能耐,但看李叔这么忌讳那些人,想来他们也不是什么善茬儿,没准儿真的招惹上那些人以后我也别想好好过日子了,但他们再难招惹也是人,总比那些脏东西强!

“稍微等等!”

李叔开口叫住了我,犹豫了一下,道:“我这里还有样东西给你。”

说完,李叔也不管我,直接在打开身后的书柜翻找了起来,不消片刻从里面拿出一本蓝皮子书递给我:“抽时间多看看。”

我有些疑惑的接过书,这才发现这本书有些年代了,纸质应该是东汉年间才出现的“蔡侯纸”,现在早就已经不用了,书上面用繁体写的四个隶书大字--发丘秘术。

要不是出生在我这样的家庭,对古文字有一定了解的话,说不得我还真不认识这本书里的字,这本书一入手,我就基本上确定了一点--不出意外,这本书是从东汉年间流传到现在的,保存的这么完好,简直就是个奇迹了,光这本书也值不少钱!!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但我还是抬头问了李叔:“这是?”

“你的老祖宗,那位发丘中郎将写的书,里面记载了所有他倒斗的经验和方法。”

李叔叹了口气道:“其中还有一些则是对付那些脏东西的手段了,毕竟他们从死人手里抠钱,难免会碰到一些诡异的事情,久而久之的对于对付那些东西也有了自己的方法!

本来这本书你父亲留在我这儿是不希望你碰这些,但你现在出了这情况,而且还决定去江西找那些人,我就把它交给你了,你多看看,没准儿以后能有大用!”

我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了李叔的书房,我不知道的是,刚才我做出的那一系列的决定,直接改变了我的命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