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3章 笑面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金牙带我们吃饭的地方是在距离他家约莫有六七百米远的一家火锅店,因为这里地方偏僻,所以店里面的生意也不是很红火,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伙来吃饭的人,因此我们没有等就直接被服务员安排进了一个包厢。

看的出,张金牙这家伙确实不是很招人待见,口碑估计是已经烂透了,点了菜以后服务员就跟防贼似得一溜烟儿跑了,看那样子就跟在张金牙跟前多待一分钟就会掉块肉似得。

这家饭店的菜上的很快,不多时我们的桌子上就买满了酒肉,张金牙招呼了我们几个一声便自顾自的抄起筷子大吃了起来。

说实话,我现在也挺饿的,毕竟在这一赶路就是将近四十个小时呢,火车上的东西真的是太难吃了,这一路上我除了啃方便面还是啃方便面,看到这一桌子菜也是肚子里咕咕叫,也就不和张金牙客气了,上去就二话不说先吃个了半饱,等精神头儿稍微好一些了才终于问张金牙我身上那尸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猜的。”

张金牙咧嘴一笑,金光闪闪的大板牙上粘着块香菜叶子还不自知,老神在在的说道:“你身上沾染的尸气特别隐晦,要不是和你握手我还感觉不到呢,这不像是你到了什么阴森不干净的地方沾上的,反而有八成几率是被算计了,有东西在你身上留下了尸气,为的就是追踪你,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只要你身上这味道祛除不了,那它就能找到你!往白了说就是你身上简直就跟被装上了定位仪一样,那在你身上留下尸气的东西想找你随时能循着你身上的气味儿找到你!”

我心里一寒,连忙问:“那有解决的办法没?”

“不着急。”

张金牙说道:“这尸气有很多种,有的是死人腐烂以后散发出来的,有的是大粽子身上的,总之,不一样的尸体它们身上的尸气成分都不一样,解法也不一样。这样吧,你先把你身上发生的事情给我详细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错过,我倒要看看这在你身上留了尸气印记想找机会害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来之前我就听那向导大叔说了,张金牙这人人品不咋地,但是真本事倒是有的,看他现在这副架势,说不好还真的能救我呢,当下我就将从收到百辟刀以后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张金牙这瘪犊子一听我收到了传说中的百辟刀,眼神就一个劲儿的往我背后背着的布包瞅,八成是已经看出布包里的就是百辟刀了,让我心里一阵不踏实--这家伙该不会是看上了我这把刀吧?毕竟百辟刀价值太高了,是个人就得动心!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倒手卖这把刀的心思也淡了,眼下是和平年代,这种杀人无数的凶器现在可不好找了,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我还想把这刀留在身边护身呢,它对于我这种八字阳弱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护身符了,当下我就一把捂住了背后的百辟刀:“你别打它的主意,我还指着这东西保命呢!”

张金牙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眼神,讪笑道:“哪能呢,我是那种人嘛。”

你他妈的难道不知道自己那点名声吗?

我心里暗自咒骂了一声,不过这话我也不能说出来,当下转移了话题,问张金牙能看出那在我身上留了尸气想害我的东西是啥不?

“有了一点眉目了。”

说起正事张金牙也就不惦记着我的百辟刀了:“听你的说法,那些趁着你睡觉骚扰你的东西和趴在你背上的老太婆应该都是鬼物,它们没有尸气,只不过到底是什么鬼物这个暂时不好断定。

想来想去,我觉得那个假扮李先生、趁你不注意就对你笑的东西是最有可能的!

至于带走那个东西的神秘女子,说实话,我看不出深浅,不知道是不是人。”

一听这个,我心中一喜,连忙问能不能确定那个假扮李叔对我笑的东西的来历?

张金牙沉默了,过了良久,缓缓说了三个字:“笑面尸!”

我心中登时一寒,脸色也一下子难看了起来,李叔也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张金牙饶有兴致的看着我,问道:“莫非你知道这笑面尸?”

我点了点头。

笑面尸,在《发丘秘术》里记载的非常详尽,是最凶的几种脏东西之一了。这东西的形成原因也是万中无一、极其难得,大部分都是在生前因为过于疲惫,在快要累死的时候身体自我调节进入了一种非常特别的睡眠状态,因为这种睡眠状态让人感觉很舒适的原因,所以睡梦中的他们脸上会情不自禁的带上笑容,但是呼吸却停止了,通过皮肤毛孔来吸取氧气,以至于被人误以为死亡,直接钉进了棺材里,然后给活埋在了阴气特别重的地方,通过皮肤还呼吸的它们因为装在棺材里吸收不到氧气了,只能不断吸收阴气,这些阴气与它们被下葬前吊着的那口阳气交感,最终形成了一种人不人、尸不尸的东西,在地底下埋上千万年不腐烂不说,面目仍旧栩栩如生,脸上带着下葬前的笑容,一旦开棺就会立即醒来,所以被称之为笑面尸!!

这东西在地底下埋了不知道多少年,身体里也不知道吸了多少阴气,凶的吓人,而且身体柔软,有一定的意识和思维能力,还会捕捉活人的气息,通过活人的气息来变化自己的面貌特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逢人就笑,看到它们笑的几乎没有什么好下场。

准确的说,这东西基本上就是个怪物!!

被这么个东西盯上我能不怕?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恐惧,张金牙拍了拍我肩膀,道:“不用担心,笑面尸虽然凶但还是能收拾的,我猜它那天被那个神秘女子带走以后一直没有再找你的原因就是因为你身上带着发丘印,既然它害怕发丘印,那就说明道行不深,这段时间你就待在我身边,只要它现身我就给收拾了它!

不过根据你遭遇的情形来看,这个笑面尸显然也是被当枪使的级别,真正要你命的东西没准儿比笑面尸更厉害,但要想弄明白它是什么东西我估计想整清楚你得去一趟秦岭古墓群了,好在最近确实有几个高手准备去秦岭古墓群,我和他们同行,到时候你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就可以了,也好有个照应!”

头一次我觉得张金牙那张猥琐的脸顺眼了点,不过想想这家伙的黑心我也是心里一阵犯嘀咕,犹豫了一下才惴惴不安的问他:“那这个报酬方面?”

“啪!”

一说报酬,张金牙立马狠狠一拍桌子,给吓我一大跳,还以为他是要狮子大开口呢,心里甚至已经做好把百辟刀当报酬的准备了,谁知张金牙竟然一脸愤怒的说:“俗!真俗!你好歹也是葛前辈的后人,咱哥俩的关系需要提钱?莫非在你眼里哥就是个俗人?”

我看了眼他嘴里那颗沾着香菜叶子闪闪发光的金牙,没好意思说话。

看我再没提钱,张金牙脸上的正气凛然这才收敛了起来,就跟玩变脸似的笑嘻嘻的揽上了我的肩膀:“那啥,葛兄弟,你现在手艺练到家了没?”

看着这家伙脸上的笑容,我本能的提起了警惕:“手艺?什么手艺?”

“装!你就跟哥装!”

张金牙用力一拍我肩膀,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你们老葛家还能有啥手艺?咋样?啥时候咱哥俩也去玩一把?邪门东西我处理,你只管往出挖就成,保准儿发财!”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心里也不禁冷笑起来--我说怎么不肯要我报酬,原来这孙子是相中了我们葛家盗墓的本事,以为老子也会盗墓呢,想让老子帮他去撬个大墓发财,那可比他收我报酬合算多了!

可他妈的老子没我家老祖宗那门子本事啊!

不过这话我没告诉他,这孙子就巴着我带他去盗墓呢,我要说不会,他救不救我还是两说呢!

张金牙看我沉默还以为我是在犹豫什么,当下劝道:“兄弟你犹豫啥呢?听哥的,那玩意是真挣钱啊。”

说着,张金牙指了指自己嘴里那颗金牙,道:“看着这金牙没,这是以前哥跟几个土夫子进墓里弄出来的!不过那几个土夫子不行,没你们老葛家的本事,找的墓里没陪葬品不说,一开棺就起尸了,直接蹦出个大粽子,老子跟着他们可是遭大罪了,啥都没捞着不说,还废了老大劲才降服那粽子,好在那粽子嘴里有颗金牙,要不老子就亏大了。”

我一阵恶寒:“你这金牙是从那粽子嘴里抠出来的?”

“对啊!”

张金牙咧嘴笑了起来:“一点陪葬品没,老子不抠它的金牙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能捞点是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一下子我不知道该说啥了,恶心的够呛,看着满桌子的菜也下不了筷子了,这人也真是的,请我们吃饭怕花钱就明说呗,至于这样么?

“再说吧!”

我撇了撇嘴,没有直接回绝,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咱还是先解决了我身上这问题,其他事容后再说,行不?”

我也是真没办法了,毕竟我现在有求于人,只能大众脸充胖子了,先保住自个儿这条小命再说。好在李叔和周敬也配合,没有直接戳穿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这一点。

“行!”

张金牙咧嘴笑了起来,大概以为我这么说就是答应了,拍着胸脯一个劲儿的跟我保证:“你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我心里无声叹了口气,这他妈的都叫什么事儿啊,不过为了活下去,我也只能这样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