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供奉不接/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我来乱葬岗相亲?

这也太扯淡了!

我强忍着怒火没有发作,咬牙道:“你先给我划个道道出来,要不然我可没心情陪你在这玩了,大半夜的带我上乱葬岗相亲?和谁相,和鬼相啊……”

说到这里我有些说不下去了,正所谓这“白天说人伤感情,晚上说鬼鬼敲门”,这都是有忌讳的,祸从口出,白天没事干就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子,迟早是得惹来别人的厌烦的,而这晚上没事动不动就提鬼也不吉利,更何况我八字阳弱,现在还是在乱葬岗上,简直就是诚心给自己找不自在。

张金牙也乐了,那大板牙在半夜里还是金光闪闪的,歪着眼睛瞅了我一眼:“咋的?怎么不说下去了?”

我一阵气闷,恨恨的说道:“你最好给解释明白了,要不然我现在掉头就走。”

“你走不了!”

张金牙冷笑道:“不信你走一个试试,我要是不在你跟前的话,走不出两里地你准完蛋,别以为身上揣个发丘印就真的能诸邪退避,这荒郊野岭里的乱葬岗里最不缺的就是孤魂野鬼,为了吸口阳气不要命可有的是。”

被张金牙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些发毛,下意识的从背上摘下了百辟刀握在了手里,也只有这样我心里才多多少少有一些安全感了。

张金牙一看我这样顿时撇了撇嘴:“行了,瞅你怂样吧,一点都不像老葛家的种,我可是听说你爹当年下墓的时候遇上了鬼吹灯都该拿啥照样拿啥,脏东西出来一口舌尖血抹在刀上就拼命,绝对是一条好汉,也不知道咋生出你这么个怂包儿子。”

得,无缘无故的还被鄙视一顿……

不过我也从来不否认我怂这一点,换了谁碰上我这些事儿不怂?所以压根儿就没准备和这家伙一般见识,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张金牙说的有关于我爸的事儿。

我爸竟然还下过墓?

对于这些我是一无所知,当下忍不住问道:“你认识我爸?”

“不认识,但听说过,行了,我劝你小子还是别打听你爸的事情了,你小子还不够格知道。”

张金牙咧嘴一笑,这个时候已经从贴身的布包里开始往出取东西了。

一个香炉,一副香,还有一沓子纸钱。

等把这些东西摆设好了,张金牙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道:“行了,赶紧把你手里那玩意放下,摆几个酷点的造型,我这是带你相亲呢,别一会儿人家来了都瞧不上你可就热闹了。”

我一听顿时就睁大了眼睛:“你还真是带我来相亲的啊?”

“那可不,你小子太怂了,被笑面尸盯上,指不定哪天就被整死了,我得先给你找一房泼辣点的媳妇,你有个啥事的时候也好护着点你。”

张金牙抽了抽鼻子,嘿嘿笑道:“行了,别用那副吃惊的表情看着我,我给你找的媳妇你刚才也猜到了,就是一房鬼媳妇!”

我当时就被吓了一跳:“你别跟我闹,我这人不禁吓!”

“你看我像是跟你闹?”

张金牙嘿嘿一笑,说不出的猥琐:“你这种人八字阳弱,指不定啥时候就得撞邪被害了,绝对是结阴婚的最佳对象,娶一房鬼媳妇,让媳妇照看着,这样的话还能多活几年,只不过我也不知道你爸是怎么想的,竟然一直没给你找房鬼媳妇,没办法,现在我只能代劳了。”

我一听张金牙这么说就感觉身子骨儿有些哆嗦了,现在我对那些脏东西可是有不小的心理阴影,躲他们还来不及呢,这还娶房媳妇回家?半夜一睁眼看自己床跟前有个鬼还不得被吓死啊……

“别紧张,别紧张。”

张金牙一看我浑身哆嗦就乐:“不就是给你找房媳妇嘛,至于这么激动吗,真是个天生的屌丝。”

我不是激动的!!!是吓得!!!吓得!!

我心里一个劲儿的怒吼,很想直接掉头就走,不过想到之前张金牙说的话,又不敢一个人独自下山,只能不尴不尬的站在原地。

结冥婚这个我倒是知道,就算是现在的村子里也有很多,其实说白了就是养鬼,香火供奉一只鬼,让这鬼保他一家平安,只不过这东西危险性也大,一个弄不好惹怒了那鬼物怕是全家都得遭殃,真不知道这个张金牙是怎么想的,竟然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张金牙这个时候也再没搭理我,摆好香炉,点了三支香插在上面,然后便开始烧那一沓子纸钱,火光缭绕中这货对着这一片乱葬岗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朗声喝道:“在下道门张金牙,今次特来为我兄弟葛天中求一门姻缘,烦请生前未出阁的姑娘上前,若是相中了我家这兄弟,这些钱财敬请拿去,以后日日早午晚三柱香火不绝,必好生供奉!”

说完,张金牙一下子把所有的纸钱对着火堆抛洒了出去。

一下子这四周的气温就降低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状态,尤其是我身边,气温更是低的呵气都能带出白雾,我身边黑子这个时候也是狂吠了起来,想来八成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毕竟猫狗往往能看到一些人看不到的东西,若是半夜猫狗无故吠叫,必有恶鬼上前敲门!

我小腿肚子都在抽筋了,因为我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现在我身边多了一双双的眼睛在盯着我看,不用说这肯定是张金牙这混蛋的招来的鬼了,而且全都是女鬼,只不过她们没有害我的意思,所以并没有现身,不肯让我看到。

饶是如此我也是浑身发毛,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能暗自祈祷能有个长得顺眼的了,别跟那天在火车上碰到的那东西一样,不吓死我恐怕也恶心死我了。

这一阵阴冷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一分钟的功夫,我就感觉气温渐渐恢复了,那种被人审视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看来那些脏东西已经离开了,我顿时长长呼出一口气,扭头一看张金牙,这货正蹲在那堆烧光的纸钱跟前蹙眉沉思着什么,嘴里一个劲儿的嘀咕:“哎?不对劲啊,咋的没有一个愿意的呢,给钱不要他妈的还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乐了,不过看张金牙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总觉得自己挺没良心的,毕竟张金牙给我找房鬼媳妇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失败了我却偷着乐是有点说不过去,当下不禁安慰道:“没准是缘分未到呗!”

“放屁!”

张金牙顿时骂道:“这帮孤魂野鬼生前都是横死,没人认领,进不了祖坟,也没有家人供奉,过的非常苦逼,如今老子给他们说一门亲事,只要答应了以后就能日日品尝供奉了,这都是它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别说你还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算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它们都得屁颠屁颠上赶着,现在不受供奉肯定有原因!”

说完,张金牙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坟堆跟前,对着那小坟堆就是“啪啪”两脚,吼道:“刚才你也出来了吧?说!为什么不受供奉。”

没有任何回应!

“嘿,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诚心惹道爷生气。”

张金牙一怒,登时绕着这小坟堆转了起来,顺时针走了七步,逆时针又走了起步,一抬手就是一声大喝:“急急如律令!”

“慢着!”

一道尖锐的女声忽然从小坟堆里穿了出来,紧接着,那小坟堆里慢慢爬出了一道散发着红光的影子。

刚开始我还没看清楚那小坟堆里爬出来的是什么,等那东西全出来的时候,我顿时浑身巨颤!

那分明就是个人,不,是个鬼,而且还是个女鬼,穿着一身襦裙,是那种上襦下裙的服装形式,只不过在中间常加一条短小的腰裙,这着装是明代女人特有的,看样子这女鬼生前应该是明代的人了,披头散发的,等我看清她的面容时,我当时差点被吓尿。

这女鬼面色青紫,眼珠子暴突,只不过一条猩红的舌头从嘴里耷拉的出来,都快垂到胸口了,生前应该是上吊活着是被绞死的,身上冒着血光,很明显是个厉鬼!

我呼吸都有些困难,听说刚才这女鬼也是和我相亲的女鬼中的一个?

想到这个我就浑身别扭,看看她耷拉在胸口的那条舌头就心里够够的了,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

张金牙这货也是明显被这女鬼的相貌吓了一跳,刚刚放下的手连忙又抬了起来,作势要打:“你能不能把头转过去,诚心吓道爷呢?”

“道爷恕罪,奴婢并非是故意的!”

那女鬼看起来似乎很怕张金牙,“喀吧”一下,脑袋呈一百八十度直接转到了身后,似乎如此还觉得不够,伸手就准备往下摘自己的头。那场面看的我身上冷飕飕的,也一个劲儿的暗骂张金牙不靠谱,你说你给我找鬼媳妇就算了,能不能不找那种死的时候面目狰狞的?

“行了行了。”

张金牙连忙制止了那女鬼伸手摘自己头颅的举动,显然他也有些受不了这种场面,不过可能是见得多了,倒是挺镇定的,当下就喝问道:“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嫁于我兄弟为妻?”

“非是奴婢不愿意啊!”

那女鬼尖声道:“这位公子相貌堂堂,还能一日早午晚各有供奉,逢年过节更是少不了阴钞用度的补贴,奴婢的心里是一百个愿意啊,只是……”

说到这里,女鬼一下子闭上了嘴。

我听得却是浑身一个劲儿的打哆嗦--他娘的,你愿意,老子不愿意行不?

张金牙不动声色的皱起了眉:“何故吞吞吐吐?要说给道爷赶紧说,否则道爷立马让你魂飞魄散!”

那女鬼这才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这位公子身上已经有了婚约了,你们阳人看不出,我们阴人却能感觉得到,而且要下嫁给这位的公子的小姐可是非常了不起的呢,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和那位小姐抢男人啊……”

张金牙眉头皱的更深了:“你好歹也有数百年的道行了,难不成还怕那个什么小姐?”

女鬼道:“不光我怕,这片坟地里的姐妹都怕啊,故而我们全都退去了,不敢与那位小姐争夺。”

张金牙陷入了沉默,过了良久才摆了摆手:“行了,滚吧,莫要让道爷知道你为非作歹,否则一样打你个魂飞魄散!”

那女鬼闻言如蒙大赦,一下子就钻进了那坟堆。

我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扭头看了张金牙一眼,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回家呗,还能怎么办?”

张金牙就跟吃了火药一样,二话不说掉头就走,我只能跟在他后面,隐隐约约听到张金牙在前面嘀咕:“妈的,这桩买卖似乎不应该接啊,这小子身上太邪门了,也不知道那个相中他的女鬼老子惹不惹的起,可别给老子自个儿搭进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