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接活儿/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回到张金牙家以后,我躺在床上彻夜未眠,脑子里满是那乱葬岗的女鬼说的话--按照那女鬼的说法,似乎我成了它口中那位“小姐”的禁脔一样,而且那位“小姐”还凶得很,所以乱葬岗里的孤魂野鬼们对是避之唯恐不及,哪怕是摆着活人一日早午晚三次的香火供奉都不敢接。

鬼使神差的我想到了那封婚书。

难不成那份婚书的就是那位“小姐”送来的?

我脑子特别乱,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迷雾重重的大坑里面,步步惊心,一步走错,万劫不复!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就是收了一把百辟刀,这大大小小招惹出了多少脏东西?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凶!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等到了天亮,约莫七点钟的时候,周敬这小子终于醒来了,我二话不说一把拉住这小子就要他给我算命。

“你确定要我给你算?”

周敬有些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不是一直都嫌弃我嘴黑吗?我可告诉你,我算卦就是这样,先说坏的!”

“你觉得我现在这情况还有什么坏事是不能接受的?”

我苦笑一声,大概是因为周敬这小子太聪明了,以至于绝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没拿他当个孩子看,所以就实话跟他说道:“现在我碰到了一点问题,我需要你帮我看看。”

“行,那我就帮你起一卦!”

周敬想了想就答应了:“你准备问什么?”

“姻缘!”

“姻缘?”

“……”

我点了点头,沉声道:“上一次周爷爷不是说我妻妾宫红光隐现,近期不是有一桩姻缘上门吗?这一次我问的就是姻缘!”

“好吧,不过我可事先跟你说了啊,我现在本事有限,有些能算出来,有些算不出来。除非是危及你性命那种前兆特别强的事情,一般的我算不太准!”

周敬提醒了我一句,这才从床头取了一个盒子,将里面的白鼍龟甲拿了出来,说道:“你写一个字吧!”

我想了想,又写了一个“活”字。

周敬这小屁孩一看我写的这个字顿时撇了撇嘴:“俗!真俗!!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怂呢,测两回字次次写这个,你就不能换一个?”

“不换!”

我摇了摇头,跟周敬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现在就关心我能不能活下去,你也别笑话我怂,你碰上那种事情没准儿比我还怂。”

周敬没说话,但是丢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一把把白鼍龟甲全都洒在了地上,本人也盘坐在地上开始不断推动那些龟甲的位置,似乎是在推算什么,过了很久才抬头道:“你最近确实是有一门亲事要上门,但无论怎么看着都是一桩上好的姻缘啊,女方很旺夫的,真不知道你想问的是什么,如果是想让我帮你看看女方如何的话,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个女子是你一良配,婚后夫妻生活琴瑟和谐,虽然因为你命宫五岳格局崎岖不平的缘故你们之间的婚姻也是以后多磨多难,但却绝对没有彼此背叛的现象。”

说话之间,周敬仍旧在移动龟甲推算,不过眉头却是渐渐皱起来了,轻轻“咦”了一声。

这一下子,我的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看出了什么?”

“怪事,一般来说,男女之间一旦结为连理,这命理就连接在了一起,从你完全可以推算到她的命运,可现在我却只能推算到你们之间的婚后生活,但却算不到她的命运!”

周敬沉声道:“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一号人一样,或者说……”

说到这里,周敬抬起头眼神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她压根儿就不是人!!!”

周敬的推算隐隐印证了我心中的一些猜想,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被抽去了一大半--莫不是周老爷子说的对,我一辈子都要和阴人纠缠不休了么?

整整一个上午,我的心思都在这个上面,躺在床上发了一上午的呆,明明很困,可就是睡不着,满脑袋都是一些纷乱的念头。

一直等中午的时候张金牙才来了一趟,他给我放下了一些类似于药粉一样的白色粉末让我每天早午晚按时冲水服用,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这些都是驱散尸气的东西,那笑面尸留在我身上的尸气虽然不多,暂时不会要了我的性命,但对我一个大活人来说也没什么好处,不如早早拔除了为好,不过张金牙提醒我,让我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不要晚上随意出去行动,呆在他这里方可保平安,因为笑面尸的尸气拔除需要一段时间,在尸气没有彻底拔除之前,那笑面尸随时都有可能找上我!

拿着这些药粉我如获至宝,连忙收了起来,又和张金牙聊了会天他就匆匆离开了,对于这个人的神出鬼没我也是见怪不怪了,没问他去哪就直接回了房。

……

接下来的几天,我原本被脏东西完全打破的平静生活终于恢复了一点,张金牙这里挺安全的,一连好几天我都在没有碰到什么诡异事情,让我大大松了口气,每天都按时服用张金牙给我的那些药粉,我精神头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只是不知道这要分到底是什么成分,反正我只能尝出一点糯米特有的香甜味道,估计是里面掺了一些糯米的,糯米克制尸气这一点我倒是也知道的,对于有这个成分也不意外。

每天闲来无事的时候我不是照顾就住在院子里的獒犬黑子,就是看那本《发丘秘术》,对于那些魑魅魍魉之类的东西又多了一些认识,而我也开始尝试着练习上面记载的一项叫做“五禽戏”强身健体的功夫,这功夫相传是神医华佗所创,我的那位老祖宗将之收录在了《发丘秘术》里,用图解的方式进行记录了,看起来倒是不费劲。

这种功夫说白其实就是强身健体,模仿五种兽类而创,经年累月的练习可以锻炼人的力量、敏捷以及速度,我祖父将之放在《发丘秘术》里也是因为土夫子下墓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若是常年练习这种这种养生功夫的,人的身体肯定会愈发的健壮,无论是逃跑能力还是临时应对能力都会大大提高,在下墓以后生还的几率也会更大,当然对于一些破邪的法门我也练习了一些。

就这样,我在张金牙这里住了七八天的功夫,转眼已经是七月十五号了。

这天一大清早还不到六点钟的时候我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弄醒了,打开门一看,竟是张金牙,我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不知道扰人清梦不是啥好习惯吗?”

“都六点钟了还睡觉呢。”

张金牙翻了个白眼,道:“赶紧穿衣服,一会儿跟我出去办点事。”

一听这个我顿时来了精神:“难不成是你等的那几个朋友来了,咱们可以去秦岭墓葬群解决我身上的问题了?”

“不是,我那几个朋友离得有点远,现在还在路上,得过几天才能来呢。”

张金牙道:“这两天跟前有个小村子出事了,说是闹鬼了,这不找我去给他们解决一下,我寻思了一下决定带你去了。”

有好事咋不想着我?

我一听这家伙驱邪还得带着我顿时就有点火大,难道你不知道我八字阳弱吗?对那种脏东西避之唯恐不及呢,上赶着跑过去不诚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么,当下我就没好气的说道:“挣人家钱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干嘛跟着你去遭罪?”

“瞅你那熊样吧,让你跟着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身上的尸气还没有全散去呢,我要是不把你带上的话,那笑面尸找上门了你一个人能对付的了?”

张金牙撇了撇嘴,道:“赶紧去收拾,顺便把那个跟你在一块儿住的小子也带上,那小子好歹也是周半仙的孙子,说不准还能有一些用处的。”

一听这孙子又拿那笑面尸说事,我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犯嘀咕,可是要让我专门去找那些脏东西的晦气,我也是不太乐意,于是就说:“你能不能对我的事情上点心?这眼瞅着就到月底了,那可是那封婚书上写的日子,我要在那之前不到秦岭古墓群的话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哪有功夫和你去旁边的小村子里去驱邪?”

“也就三四天的时间,不耽误事的,而且这件事情真的挺急的,那村子里都死了好几个人了,要再不解决的话还不知道生什么乱子呢,毕竟这些脏东西害人的时候增加道行,等它多祸害几条人命就不好对付了。更何况你小子的胆子太小了,我得多带你见见世面,啥时候你赶自个儿在坟头睡觉了那你这胆子算是练成了,也算是像个老葛家的爷们了。”

张金牙正色道:“至于秦岭古墓群……我那几位朋友不到的话,咱俩肯定不能去,去了也回不来,那墓太邪门了,怨气冲天,在那儿栽了跟头的高手可不少!”

我被张金牙说的没脾气了,只能不情愿的被这家伙拉着上了贼船回屋收拾东西去了,心里一个劲儿的祈祷这次可别遇上太凶的东西了,要不就我这八字阳弱的身子骨儿去了那可真的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