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山村诡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收拾好东西的时候院门口已经停着一辆张金牙租来的面包车了,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我们这回跑的八成比较远了,带着周敬上了车以后才发现黑子也在车上,开车的是张金牙,正吊儿郎当的靠在驾驶座上抽烟,弄得满车厢烟雾缭绕的。

这几天相处下来,我和黑子的关系也特别好了,这条狗并没有长相那么凶恶,我一连照顾了它几天以后已经开始粘着我了,让张金牙一度眼红,经常嫌弃黑子没良心,他好不容易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它拉扯长大了,结果一转眼跟着我跑了,对于这个我也只能鄙视他人嫌狗不爱了。

如今我刚上车黑子就蹭了过来,我一边摸着黑子柔顺的皮毛,一边询问起了这一次的接的活儿的情况。

张金牙一边发车一边跟我大致把情况说了一下:

出事的地方是距离余江县大概二百多公里左右的一个名字叫定陶村的小村子,全村也就上百户人家,最多最多有几百人而已。

要说这定陶村的怪事,约莫得从三个月前开始了,也就是第一个遇害者。

第一个遇害者叫秦红梅,就是定陶村的人,四年前离开村子到外面上大学,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学校实习在城市里面没找到打工的地方这才回了村子里面,结果回来以后没过多久就发现死在了家里。

这秦红梅出事儿的那天晚上他的父母根本毫无察觉,只是听到女儿的房间里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拿刀在割什么一样,然后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怎么叫女儿都没有回应,因为门是从里面插着的,老两口进不去就只能在外面等着,结果一等就是一上午的功夫女儿还是没有出门,任凭怎么叫就是不回应,老两口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只能叫了两个村里的年轻后生去撞门,结果,这门刚撞开,两个小伙子进去没过一会儿就吓得哇哇叫的跑出来,老两口被吓一跳,连忙进去一看当时就哭晕了过去。

因为那个时候的秦红梅已经死了!!!

而且脸上的皮被揭掉了,血肉模糊的一团根本看不清面容,但根据体型老两口一眼就认出那具尸体就是女儿的!

出了这档子事情村里面也有些不安生了,警察来了以后查了半天也没什么线索,尸检以后也没有查出任何痕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秦红梅是自然死亡的一样,因为她身上除了脸皮被割了以后,找不到任何非自然死亡的痕迹。

最后这件案子也是不了了之了,只有秦红梅他妈变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子,逢人就捶胸顿足的说那天晚上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以后自己应该去看女儿的,那个时候很显然自己的女儿正在被人活生生的往下割脸皮!!

定陶村也在秦红梅死后隔三差五的开始往下遇到怪事了,三个月以来,不断有人被害,到现在已经整整九个人了,无一例外,全部都未婚女性,越是漂亮的死的越快,定陶村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未婚女性更是少,到现在基本上快死绝了,死了的身上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脸皮被割掉了!

警方接连介入,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眉目,最后只能将这件事情定性为一桩“连环杀人案”,但要说破案,那是遥遥无期,定陶村的村民这段时间是人心惶惶的,流言四起,村民认为有脏东西在索命,专害女人,只要家里有那个条件的,基本上全都躲到外面了,照这么下去,估计一年都用不了,定陶村就得变成一个无人村了,村长一着急,也就不再靠警方了,召集村民家家出钱凑了一笔款子,决定找个道士来看看,听说余江县的驱邪道士张金牙厉害,这才找上了张金牙。

我问张金牙他知道到底啥东西在害人不?

张金牙摇头,说他也有点莫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这事儿邪门,肯定是有了不得的脏东西在作恶,具体情况还得到了定陶村看看再说。

我一听这个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没少收钱,这家伙是出了名的黑,专门干那种趁火打劫的事儿,一肚子的坏水,说他是个好东西估计连猪都不相信,眼下定陶村人心惶惶的,可不就是敲诈的最好时机吗?只要是在承受范围,那位村长肯定得答应。而且这事儿也邪性的很,张金牙自己都摸不清深浅,隔着大老远的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这要不是给的钱多的话,他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能干吗?

于是我好奇就问张金牙到底收了多少钱。

“不多,十来万。”

张金牙嘿嘿直乐:“不过得我把他们的事情给解决了才能给钱。”

我倒吸凉气,这家伙也真他妈是敢要啊,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小村子想来也不是什么富庶的地方,张嘴要十来万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对于这家伙的黑我也是终于长了见识了。

不过张金牙却不以为然,吊儿郎当的和我说:“小天,你也别说哥不地道,干我这行的就是对付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动不动就得打那些脏东西一个魂飞魄散,这可是损阴德的事情,不收报酬的话这种事情干的多了阴间得把我当成故意找茬的了,说不准哪天一觉睡下去魂魄就得被阴差带走!”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有这回事?”

“你以为呢?”

张金牙翻了个白眼,道:“我知道你肯定听说过邻县那家孩子被脏东西上身的事情了,知道哥为啥不要钱就要他们高产水稻的一半收成么?”

我摇了摇头。

“因为那孩子他妈的太缺德了!那家伙刨了人家墓主人的坟不说,还冲着人家墓主人墓门撒了泡尿!你好歹也是老葛家的人,应该知道有些不愿意轮回的人在死了以后是住在坟墓里的,那熊孩子刨人家的坟,墓主人还以为屋子塌了,正要往出跑呢,结果那孙子对着墓门劈头盖脸的就是一泡尿,你也知道这童子尿的杀伤力,差点没把那墓主人浇的魂飞魄散,人家一生气才找他们的麻烦的!”

张金牙狠狠朝着车窗外吐了口痰,恶狠狠的说道:“这小孩子调皮没事,但调皮的没个限度,那就是欠管教了,这事儿就怪他那不负责任的爸妈,不管教自己的孩子,放出去任由那熊孩子欺负死人,差点整人家个魂飞魄散,这是造孽你知道不?因果可是算在他们头上的,老子要他家一半收成就是让他们吃吃苦头,让他们还债的!”

我一听也感觉那小孩子确实是有点过分了,能上坟应该也是十二岁以外的孩子了,肯定是到了懂事儿的年纪了,结果还跑去人家别人的坟头玩闹,绝对是欠管教,正所谓这子不教、父之过,能教出这样的孩子恐怕做父母的也不是什么好人,遇上张金牙这货也算是禽兽撞上牲口了,谁也赖不着谁,被敲诈也是活该。(民间认为人要等十二岁以后三魂七魄才算是长全了,这个时候才可以上坟的,否则容易遇到邪事)

我也没和张金牙在探讨这方面的事情,闭上眼睛靠在黑子身上开始假寐,不过没过多久就被颠簸弄醒了,抬头一看外面,车子原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崎岖不平的小道,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大山沟,可是个我吓得够呛,而且看上去以后的路应该都是这样的路了,我终于知道张金牙为什么早上六点就叫我起来了,这种路上面包车跑的比牲口都慢,一到晚上基本上没法走了,很容易栽到两边的大山沟里去,要是早上不早点出发的话,等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呢。

我们一行三人一狗就这样在这种崎岖的小路上颠簸了一天,等到了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发暗了,看看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了。

刚进村我们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村口足足好几辆警车,一看这情况我们三人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莫不是这小村子里又出事儿了吧?

我们把车子停在了村口的地方,然后张金牙拿出电话联系了老村长,没过多久我们就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带着几个年轻汉子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想来那老头应该就是这定陶村的村长了,他一见到张金牙激动的几乎是老泪横流了,他身边那几个年轻汉子也是很明显大大松了口气,看来他们这段时间真的是被折腾的没有安宁日子了,要不然不会这样。

我们双方互相打过招呼以后,我就好奇问那村长:“老村长,这村子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咋的来了这么多警车?”

“唉,别提了。”

老村长沉沉叹了口气,抹了把发红的眼睛,缓缓道:“昨晚上村里的二妞也被害了,她已经是第十个了,一样是没有一点声响,一晚上睡过去第二天起来人就死了,脸皮也被割了!”

老村长话刚说完,张金牙就脸色一变,失声道:“第十个了?该死的,这要是真有什么脏东西在作乱的话,怕是已经成了气候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