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诡事多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足足将近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我这心里才终于平静了一些,总算是不吐了,但胃里却不好受,毕竟这一天都是在车上吃了点干粮,正经饭是一顿没有吃,肚子里根本没东西,刚才说是在吐,其实就是在呕酸水,现在从嗓子眼到胃里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金牙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好点了?”

我勉强点了点头,问他:“查到线索了吗?”

张金牙点了点头,又最后摇了摇头,给我都整迷糊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啥意思。

过了半天,张金牙才幽幽道:“还和我们刚来的时候一样,看完尸体也说不出到底是鬼还是什么别的,很不好推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人做的!”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

张金牙叹了口气,轻声道:“你知道如何剥下一张完整的人皮吗?”

我点了点头,我曾经在我家里的一册藏书上看到过这方面的内容,上面说人皮其实特别难剥,因为人的皮层太薄了,而且还分为三层,一层是表皮,第二层的真皮深处,第三层是皮下组织,也就是一些脂肪细胞什么的,不过通常意义上的人皮说的只有表皮和真皮深处,厚度合起来最多最多不会超过2.5mm,而且和皮下组织粘合极其紧密,要想完整的剥下来的非常非常难。据说在古代最常见的两种剥皮方式不外乎刀割和灌水银,刀割就是从人的脊椎骨上开刀,因为那里几乎是皮肤连着骨头,不会碰到肉,当然这样的方式剥下来的皮就不是特别完整了。灌水银就是在人的头皮上割开一个十字口子,把水银从上面灌进去,水银重,会一直下沉,渐渐的就将人的皮肉给分开了,而人在这个过程中会痛苦的扭动,加快这种剥离,最后就像是蚕蜕一样,留下一张完整的皮囊!

“既然知道,你应该知道这剥皮的难度的,绝对是一门技术活儿!”

张金牙沉声道:“可是你有没有刚才仔细看受害人的那张脸?她的表皮和真皮是完整的被取走的,一点皮下组织都没有被带走,你觉得人能做到这一点吗?且不说是在人脸上肉厚的地方精准下刀,就是最后往下扯脸皮的时候也会破坏皮下脂肪组织等东西,可被害人完全没有这些迹象,这根本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东西在作祟我又捏不准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种脏东西是这么害人的。”

说到这里,张金牙长长呼出一口气:“小天,这次我们怕是有麻烦了,因为我们碰到的脏东西很有可能是一种很罕见的东西,甚至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我一听顿时也苦笑了起来,未知的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张金牙这家伙人品虽然不咋地,但是手段那绝对是没的说的,那天在乱葬岗上狂虐厉鬼的那一幕我可是亲眼所见,绝对是个高手,但现在连他都开始信心动摇了,可想而知我们这次碰到的麻烦究竟有多大。

这个时候,老村长已经带着几个年轻小伙子为二妞盖上了棺,他招呼着我们去了他家,其实离这儿不算远,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他家里已经摆了一桌酒菜,招呼我们吃饭,只可惜我和张金牙两个人虽然很饿了,但根本没什么胃口,相信任谁看过二妞死后的惨象也肯定吃不下东西的,倒是周敬这个没看过尸体的人吃的特别嗨,跟黑子一人一狗几乎横扫整张桌子。

一直等吃的差不多了,老村长才有些担忧的问道:“张道长,能看出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祸害人吗?”

“暂时还看不出。”

张金牙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脏东西作乱都不是平白无故害人,说白了都是生前心中有怨气,死后不肯入轮回,所以才在阳间为非作歹讨还生前债的,老先生你仔细想想,在第一个人遇害之前,你们村子里有没有出现过冤死之人?”

“肯定没有!”

老村长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说道:“定陶村这地方虽然穷,但村民都是颇为朴实的,除了那二妞家的人比较刻薄外,其他的村民都是好样的,平日间连点冲突都没有,哪里会有什么冤死之人?眼下这事情发生之前的一年以内,我们村子里只有两位老人没了,但也都是阳寿尽了,他们生前儿女孝顺,子孙安分,没有理由来村子里祸害的!”

看老村长说的肯定,张金牙也就皱起了眉,沉默片刻又问:“那第一个受害者你了解吗?就是那个叫秦红梅的女大学生,她平日间为人如何?她有没有造什么孽?毕竟这脏东西如果害人的话,一般来说害的第一个肯定是它生前最恨之人,说不得这脏东西就是冲着这秦红梅来的!”

老村长听了以后一愣,也陷入了沉思,过了良久才终于抬头说道:“道长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问住老头子了,秦红梅这女娃老头子还真的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女娃小时候一直都是跟着他在城里的舅舅生活的,打小到大一共在村子里和她爸妈呆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然后就听说去了大学了,我那时候还感慨咱们定陶村可算是出了一个大学生了。在她念大学这几年一直也没和村里面有啥联系,等再回来的时候就是她遇害的时候了,老头子也没和这女娃打过什么交道,她回来以后基本上就是在家的,很少出来,老头子就见过她几面,这女娃给我的唯一的就像就是--出落的水灵,身上有一股文化人才有的傲气,基本上就这些了。”

听完这话,我和张金牙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看来,这件事情的源头八成是要应在这秦红梅的身上了!”

张金牙微微眯起了眼睛:“整个定陶村安安定定的过了这么多年,人们相互之间都是知根知底的,没什么大恶,根本不具备招来脏东西索命的条件!可是这秦红梅可就不一样了,我们对这女孩儿一无所知,她一回来就招惹上了这件事情,我看事情基本上是她招惹的!”

说到这里,张金牙拉着我直接站了起来:“走!咱们去拜访一下这位秦红梅的父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不能再等下去了,若那脏东西害够七七四十九人,咱们哥俩铁打得交代在这!”

“哎,等等!”

老村长连忙起身拉住了我们两个,苦笑道:“你们还是别去了,去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我问老村长什么意思,老村长说:“秦红梅那孩子的父母早就已经不在了,出了事儿以后她母亲直接就疯了,她父亲把家里的所有东西都卖了然后带着她母亲去看病了,去了哪里村子里的人谁也不知道,看情形应该是不会回来了,所以你们去了也是白去!”

张金牙脸色顿时难看起了,这刚刚有了的线索一下子就被掐断了,他心情能好才怪!

老村长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们两个一眼,似乎是生怕我们就这么掉头离开一样:“道长,现在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没有?”

“有!”

张金牙脸色难看,缓缓吐出一口气,一字一顿道:“问!受!害!者!”

我听后一愣,然后才反应了过来--这家伙莫不是要招那些被害死的年轻女孩儿的阴魂,然后问到底是谁害了她们?

光是想想这个我就觉得背后发凉,下意识的问道:“你要把秦红梅给弄出来?”

“不是她,她死了已经三个月了,估计阴魂早就让阴差锁走了,要不然她死在这里,恐怕早就闹腾起来了。我要是想找她怕是得去阴间了,我可没那个本事,去了十有八九是有去无回!”

张金牙沉声道:“我准备问的是二妞,她是刚死之人,今晚应该是她阴魂形成的时候,我们如果守在她尸体身边的话,绝对能找到她!”

说到这里,张金牙拍了拍我肩膀,叹道:“真不知道是该感慨你小子点背还说说你运气好了,跟着我解决第一个事儿就撞到了这种事情,还能见到极其难得的阴魂形成的全过程,要是再幸运点的话,说不得还能见到阴差锁魂的场面呢!”

我垂头苦笑,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看!!!

可是,眼下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反正已经跟着张金牙这个坑货掉进了这个泥滩子里面,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了……

然后张金牙就开始嘱咐老村长去准备一些东西了,他要了一盒子的墨斗线,要求老村长必须用黑狗血泡过,同时还要了九只大公鸡,而且这些大公鸡必须得拿红绳把嘴给绑上,还要了朱砂黄纸毛笔。

这些东西的在村子里都是寻常之物,老村长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弄最好的。

最后张金牙这货想了想,又让老村长去问问村子里谁家的娘们来事儿了,去整几条沾了红的卫生巾过来,给老村长臊的皱巴巴的脸都变成黑红色的了,不过为了村民的安全,老村长还是点头答应了,说他尽力去办,我一看这顿时无语了--张金牙这贱人又开始搜集“大红龙”了……

嘱咐完这些以后,张金牙和我就被老村长安排在了他家里休息了,用张金牙的话说就是--晚上要干活,这觉肯定得睡足了,否则身上阳气不足,晚上见阴人简直就是自找不痛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