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厉鬼索命/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约莫在十一点的时候,我被一阵推搡给弄醒了,揉了揉视线有些模糊的眼睛,这才看清周敬和张金牙已经准备好了,黑子正蹲在门口,看来是都在等我了。

“赶紧起床!”

张金牙催促了我一声,说完二话不说就将一团卫生巾塞进了我裤兜里,顺便在我身边撂下了两张上面画着奇怪纹理的黄纸符,道:“红龙留着护身,这两道纸符是掌心雷,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就用这纸符轰那二妞儿的胸口!不过想来应该是用不上这符纸的,那二妞今夜不过刚刚成型,没成气候,会不会害人还是两说,拿着这东西也不过是让你防身用的,好了,咱们赶紧走,子夜时分是天地间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阴魂成型之际,咱们没有太多时间。”

我一听说这个整个人顿时清醒了不少,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就穿鞋下地,好在睡觉的时候是和衣睡下的,倒是省却了穿衣服的麻烦事,直接把百辟刀背在背上就跟着张金牙他们出了门。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老村长和村里四五个年轻后生已经在二妞家门口等着了,一看我们过来连忙迎了上来,对张金牙说道:“张道长,您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九只大公鸡都是挑的村里头的最健壮的。”

说着,老村长伸手指了指四周的九个角落,我这才看清在那九个角落分别藏着九个被红绳绑了嘴、绑了腿的大公鸡,长得都十分的健壮,看样子养了有些年头了。

“不错。”

张金牙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们这就回去吧,记住,告诉村里的人,今天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别给我出门,而且千万不要来这个地方看,否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一概不负责!”

“放心吧,我都通知了,就连二妞的家人我都和他们说了一声。”

老村长说完就带着那四五个年轻后生离开,走的时候非常匆忙,看样子对这子夜问鬼的事情也是打心眼儿里发憷的。

一直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张金牙才带着我躲到了距离二妞停棺材的地方大致有三十米远的地方的一片小树林里,自己挑了颗看着有些年头的大树往后面一坐,靠着大树嘱咐我和周敬:“你们一会儿都要听我的命令做事,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就立即去解开那些大公鸡嘴巴上的红绳,让那些大公鸡卯足了劲儿打鸣,激活我布下的九阳困魂阵,把那二妞困在里面,方便咱哥仨问话,明白了没?”

我和周敬点了点头,方才老村长指那些大公鸡的位置时我们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不是啥难事,我们两个能做。

做完这些安排,张金牙就再没搭理我们,闭上眼睛靠在大树上开始闭目养神了,我一看这架势也就再没说话,随便找了棵树背靠在后面就闭上眼睛耐心等待着,黑子就乖乖卧在我身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獒特别的粘我,这么一来,我就干脆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在了黑子身上,大概因为今天奔波了一天我特别疲惫的原因,没过一会儿我竟然睡着了。

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迷迷糊糊当中我感觉有个东西在不停的拱我的腿,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黑子。

这条狗特通人性,看我醒了竟然“呜呜”的叫了两声,昂着嘴巴指向了一个地方,我顺着那方向一看,原来张金牙和周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那大树后面出来了,正趴在一处低矮的草丛里窥视二妞停棺的地方。

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八成已经是到时候了,连忙带了黑子蹑手蹑脚的凑了过去。

“你真牛逼!”

张金牙一看我过来咧嘴就乐,嘴里的那颗大金牙看起来格外的抢眼,对我伸了个大拇指,压低声音说道:“明知道这儿半夜要出一个阴魂你还能睡着,这神经的大条程度都快赶上你那被困在千年古墓里还能吃得香睡的香的老爹了。”

我苦笑一声,没好意思说其实是我自己身子弱的事儿,体力和一般人没得比,今天这么跑前跑后的忙了一天早就累奔了,换了平时早就已经摊在那儿,今天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睡着完全和神经大不大条没关系,主要是哥累啊!!

我没搭理这货,趴在草丛里朝那二妞的棺材看去,这才发现那棺材边缘竟然已经开始往出冒丝丝缕缕的白烟了,而且冒出来的白烟是越来越多。

我分明能感觉得到,这四周的气温都开始急剧下降了,我跟前草丛的叶子上都盖上了一层白霜!!

现在可是七月份,毫无征兆的出现这种情况,那绝对是有脏东西要出现了,对于这种事情我也不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了,很清楚这种气温的急剧下降是阴气聚而不散才造成的。

哐!

毫无征兆的,棺材盖子竟然发出了一声巨响,着实给我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哐哐哐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能清晰看到那棺材盖子在上下震动了,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棺材里冒出的白烟这个时候愈发的浓郁了,在棺材前面渐渐形成了人形形状。

“不对劲啊。”

张金牙在我身边轻声嘀咕道:“这二妞不过是刚刚成型的阴魂,哪儿来的这么重的阴气?看来今晚的事情好像要有变故了。”

我被张金牙说的心里“咯噔”一下,可不等我问,棺材前面那团人形的白烟又有了变故,白烟已经开始渐渐散去了,露出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这女人穿着一大红衣服,正背对着我们,头发披散,背影窈窕,虽然没有看见脸,但我从这体型一眼就能看出--这可不就是棺材里面的二妞吗?虽然二妞的尸体已经被破坏的没有样子了,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是往好听了说,但体型还是保持了下来,与眼前这个红衣女子的背影简直是如出一辙!

我不禁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下来,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二妞的背影,这仔细一看,我才发现二妞身上根本不是穿的红衣服,那是她身上冒出来的红光,因为太炽烈了,所以让我误以为是她穿着红衣服,定睛细看就会发现那红光之下隐隐约约是一具白花花的女性身体!!

我忽然想起以前在家里的一本藏书上看到的有关于阴人生活的内容,上面说这阴间其实是没有卖衣服的,阴魂形成以后它们身上的就是死时候穿的寿衣,想穿别的衣服得靠阳间的亲人给它烧,所以有时候如果经常梦到自己某位死去的亲人不穿衣服、或者不穿鞋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话,那这说明这位死去的亲人在地底下没有衣服或者是鞋子穿了,所以才托梦给你的,去其坟头烧点梦境自然消失。

而这二妞死的可怜,死了以后一副薄棺材都是老村长掏钱买的,家人几乎是什么都没给她置办,别说请专搞殡葬的人来给她收拾遗容了,就连寿衣都没有,还被那检尸的牲口扒光衣服把尸体割了个七零八落丢在了棺材里面,形成阴魂以后身上没衣服是很正常的。

想及此处我对这二妞的怜悯同情又多了几分。

我身边的张金牙这个时候显然也看出了二妞身上的秘密,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低声嘀咕道:“他妈的,这分明是个厉鬼啊,阴魂刚刚形成就变成了厉鬼,分明是要害人的架势,咱哥仨要不是在它刚形成的时候就碰上的话,等它害上几条人命可就有麻烦了。”

这家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二妞的阴魂顿时一下子扭过了头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张金牙连忙闭上了嘴。

二妞化成厉鬼以后相貌倒是并不狰狞,不像乱葬岗的那个厉鬼,容貌和正常人差不多,比她的尸体好看过了,它的尸体脸皮被割走了,脸上血肉模糊一团根本看不清它长啥样,眼下变成厉鬼了却能看到她的容貌了,脸型和五官都挺精致的,唯独那一双眼睛有些渗人,血红血红的!

不过她也仅仅是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扭头朝着自己家门口脚不着地的飘了过去,对着自己的家门就“铿铿铿铿”敲了四下,正所谓这人三鬼四,人敲门的时候是习惯敲三下,而鬼敲门是敲四下的,所以半夜如果听到有人敲门是敲四下的话,千万别开门!

“不好,夜半鬼敲门,它要害人了!”

张金牙顿时面色一变:“这二妞化成厉鬼以后双眼血红,心里只剩下了对生前种种不平遭遇的怨气,如今直接敲自己家的门,显然是要向那对生前虐待她的父母索命了!!”

说完,张金牙腾的一下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大吼一声:“孽畜,本道在此,岂容你害人?”

言罢,这货从裤兜里抄出一条“红龙”啪的贴在自己的胸口,手里拿着用黑狗血染红的墨斗线就朝二妞扑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