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诱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毫无疑问,当我的话出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良久,张金牙才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这一趟没有白跑,最起码应证了之前的所有猜测--这害人的是脏东西,而且是冲着秦红梅来的,其他的遇害女孩儿都不过是遭了无妄之灾!咱们几个再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说动手就动手,我们几个开始在秦红梅的房间里仔细翻找了起来,几乎是每一本书的每一页都不肯放过,可惜,除了那地上的字以及一些没有洗去的血迹以外,再没有任何的发现,让原本抱着很大希望的我们不禁有些失望,最后眼看着天黑了,我们才终于离开了这里,掩上门以后回了老村长的家里,老村长的老伴儿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我们在沉默中闷声吃完了饭。

饭后,老村长又一次说起了这件事情:“张道长,眼下咱们再怎么做?”

“等!”

张金牙长长呼出一口气:“该找的线索咱们都找了,但没有一条完整的,对于那害人的东西没有丝毫的了解,眼下只能用笨办法了--守株待兔!我总结了一下这东西的特点,它专挑那些未婚少女祸害,看来它应该是对未婚少女比较感兴趣,老村长你一会儿找一找村里还有哪些未婚少女,拿出一个名单来,到时候咱们钉在暗中保护这些未婚少女,绝对能等到这害人的东西!”

老村长的面色一下子为难了起来。

张金牙还以为老村长是不想用村民的性命来冒险,当下就拍着胸脯保证:“您老放宽心,这件事情我既然应承了下来,那就肯定得给你个结果,只要我还在定陶村一天,就绝对不会再让那东西害一条人命!至于保护过程中的疏漏我已经考虑过了,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那东西刚刚取了第十条人命,现在肯定躲在一个咱们不知道的地方消化呢。不过我敢打赌,三天以后的月圆之夜,那东西必然出现,月圆之夜阴气最盛,是脏东西害人的大好时机,这脏东西肯定会上门的,也就是说咱们最多也就等三天的时间,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过去,不会出什么纰漏的!”

“道长您误会我了,我倒是不担心几位会不会尽力的问题,你们从昨天来了我们这里以后就一直忙里忙外的调查,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咱不是不知好赖的人,还能分得清谁靠得住谁靠不住!”

老村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只是咱们定陶村村子小人少,未婚待嫁的少女本来就没多少,这几个月又出了这档子事情,村里人心惶惶的,只要是家里有条件的,基本都躲到外面避着去了,留守在村里的根本不足以前的一半,未婚待嫁的少女更是少的可怜,二妞……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张金牙听后脸色一变:“你是说村里再没有未婚待嫁的少女了?”

老村长点了点头。

“不好!”

张金牙当时就站了起来,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了:“这脏东西专害未婚女子,原先定陶村有未婚女子的时候,它基本上都是活动在定陶村的范围内害人。可若是定陶村没有了它的目标的话,那它恐怕就要对周围的十里八乡下手了,到那时候咱们搜寻它的范围可就大了,八成是找不着,等它再多害几条人命,到那时候可就不是定陶村周边区域的灾难了,怕是得成了整个阳间的祸害!”

我被张金牙说的吓了一大跳,不禁问道:“难不成这就没辙了?”

张金牙眸光熠熠的看着我:“办法倒是还有一个。”

我被这家伙的眼神瞅的有些发毛,忍不住说道:“有话你就说,能不这么看着我不?”

张金牙笑了起来,嘴里的那可大金牙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说不出的猥琐:“既然定陶村没有未婚女子了,但咱们不会弄一个假的出来嘛?”

“假的?”

我一听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从别的村找个未婚女子过来怕是也不容易吧?毕竟咱们这儿闹得太凶了,周围十里八乡的人几乎都知道,要不是特别缺钱的话,我估计他们也不能来咱们这儿挣这个玩命的钱。”

“谁说弄个假的就是要雇佣外村的未婚女子了?”

张金牙翻了个白眼了,看着我说道:“你小子假扮一个不就行了嘛。”

“你有病吧?”

我当时就有点不爽了:“你让我一个大老爷们扮女人,真是骗鬼呢啊?”

“没错,就是骗鬼!”

张金牙盯着我的脸嘿嘿直乐:“哥告诉你,除非是那种有千百年道行的脏东西以外,一般的脏东西其实是不会看人性别的,他们分辨活人的性别,基本上全靠一条--辨别人身上的阳气!你小子应该知道,这活人身上的阳气男人要比女人旺,一般来说,处男身上的阳气最为旺盛,处女身上的阴气最盛,一旦结婚的话,双方发生了那种关系,阴阳中和,各自身上的阴阳才趋于均衡!也就是说,如果那脏东西再一次来村子来害人的话,它肯定会先找那个身上阴气最旺盛的!!而现在的定陶村里,要说身上哪个阴气强盛比较像未婚女子的话,那肯定是非你莫属了!”

我一阵气急,敢情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八字阳弱啊?

张金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既然你已经答应无论如何也要帮老村长解决这一次的事情,那么就麻烦由你来当这个诱饵吧,你放心,哥会保护好你的安全的,而且明天哥还会有个朋友过来,那可是个高手,有他在你更是万无一失!”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也没脾气了,看来这回这差事我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了,没办法,谁让我早上拍着胸脯跟老村长保证解决这事情的?

这件事情一敲定下来,张金牙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和老村长悄悄嘀咕了几句以后,拉着我就去了他的房间。

没多大功夫,老村长就来了,拿来了一套女人的衣服,还有一些化妆品,放在桌上就离开了。

看到这些东西我的心就渐渐沉了下去,冒出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张金牙这家伙看到东西以后立马就让我换女人的衣服,气的我当时差点儿没冲上去揍丫的,不过听他说这次任务如果完成的话,就给我两成的酬金当劳务费,也就是两万多块钱,我这才不亲不愿的去了卧室换衣服去了,好在老村长拿来的这套衣服是村里女人平日间下地干活的衣服,我穿上除了心里一个劲儿的犯别扭以外倒是没什么行动上的不方便,这大概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真要给我整套连衣裙过来的话那我可真是日了狗了。

不过这还不算完!!

这货看我换完衣服以后啧啧有声的赞叹了半天以后,竟然把拉到了镜子前,拿起那些化妆品开始在我脸上抹画了,等他整完的时候,我对着镜子一看,火气噌噌就冒出来了。

这个时候的我脸上抹上了厚厚的粉底,脸看起来惨白惨白的,嘴唇上抹得大红色的口红,红的吓人,就像是抹了血一样,这副尊容对着镜子一照别提多渗人了--这分明给我画的是死人妆!!

这不诚心咒哥们呢么?我当时拽着张金牙的衣领子就准备给这家伙来两下,结果张金牙却一本正经的说:“我这真不是恶整你,我也知道这妆不吉利,但你吸引的不是活人,自然是要画这种给死人看的妆了!”

我一听他这么说也有点蔫儿,只能悻悻作罢,谁知我刚放下拳头,张金牙又说从明天开始无论白天晚上我都得在村子里溜达,方便吸引那害人的脏东西上门,他会在暗中保护我的。

这也太欺负人了!还嫌我丢人不够么?非得给我扔到大街上游街示众啊?

我气的压根儿痒痒,可偏偏没法发作,也只能离这个王八蛋远远的,哐的一声甩上门就回屋睡觉去了,隐隐约约听到张金牙在后面一个劲儿的嚷嚷让我晚上睡觉注意点,最后别乱动,把脸上的妆蹭掉了就不好了。

……

这一夜,我几乎是带着无限郁闷入睡的,结果更让我郁闷的是,第二天一大早还不到留点的时候张金牙这牲口就过来敲门来了,为的是什么不用多说--去游街示众,吸引那脏东西!

我的噩梦就这么开始了,几乎走到哪儿屁股后面都跟着一大堆村里的小屁孩儿撵着我嘲笑,定陶村里的村民也是谁见我谁乐,弄得我感觉自己就跟只猴似得,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不是怕吓到这些村民的话,我真特想告诉他们--我绝对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来这里是帮你们解决要命的事情的,不是来搞笑的!!

就这样,我一连在村子里游街示众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期间从来没见过张金牙说的那个“高手”朋友,我甚至都觉得是这家伙为了糊弄我去当诱饵故意骗我的了,我也曾经问起过好几次,不过张金牙都是嘿嘿一笑,说他朋友早就已经在暗中跟着我了,不过对于他的话我现在基本都保持怀疑,谁信这货谁死的最快!

好在,月中时日终于在我眼巴巴的期盼下到来了,今天晚上就是月圆之夜,也应该是我在村子里“游街示众”的最后一天了,是生是死,该给我个痛快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