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让人变美的胭脂/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天,一大早我又被张金牙撵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让我在定陶村的村子里“游街示众”,反而叮嘱我一路往城外荒无人烟的地方走,因为今天晚上就是月圆之夜了,是本月阴气最重的日子之一,那脏东西蛰伏了那么久,今夜应该出来“活动活动”了,毕竟前三天我虽说没有收获,但也把在村里子转了个遍,那割人脸皮的东西八成已经盯上我了,我这种先天阳弱的人在那种东西眼里简直就跟人间美味没什么区别,它今晚不找上我才真的是怪事呢,去城外也是方便将那东西引到城外,他们好动手!

我一听张金牙的话也有点慌,这家伙字里行间的意思分明就是说那割人脸皮的东西似乎一直都藏在定陶村里,于是我就问起了他这个。

张金牙说这是他那位“高人”朋友说的,具体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也不确定,让我别管那么多,只管在村子外面找个地方待着就行了,晚上也别回村,要是夜里有人和我说话我千万别搭茬,剩下的交给他和他那位朋友就行了。

我心里顿时不服气了起来了,说来说去的,十句里有八句不离他那“高人”朋友,可为啥我就没见过这个人呢?不过这些我也就是心里嘀咕一下,知道问了也跟前几次一样,张金牙这烂人很定不会告诉我,于是我只能闷头出了村,但为了避免再一次被张金牙坑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带上了百辟刀。

定陶村地处荒僻,就是一个深山沟里的小村庄,除了村里有人烟以外,一出村都是荒郊野岭,走在这种荒地里我心里还是有点突突的,没敢往远走,要不然一进深山特容易迷路,到时候再有个什么突发事件发生的话,我跑路的时候慌不择路的也不知道得跑到什么鸟地方,到最后可别没被那割人脸皮的东西整死,自己反而跑到了一个小山坳子里找不到回去的路活活给自己饿死了。

出于这一点考虑,我走到了离村两三里地左右的一条小河旁就停下了,在这里我基本上还是能辩清楚路的,离村也是距离不远不近正好,于是就在这条小河旁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了,看着清澈的小河,心里杂乱的思绪总算是平静了一些,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这段时间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怪事……

“小妹妹,在这里想什么呢?”

忽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我当时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见是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六上下,身材高挑、长相颇为美丽的女子正站在我身后,我顿时一愣--小妹妹?不过随即想到自己身上现在还穿着女装呢,人家认错也是正常的。

我心里暗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女子我总感觉特别的眼熟,就像是在哪里曾经见过一样,因为现在正是青天白日的时候,就算是脏东西也不会在这时候“顶风作案”,所以我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心想可能是这个女子脸上的某些地方和自己的某个认识的人有相似之处,所以才会看起来眼熟。

这也是正常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人群中忽然见到某一个人,感觉莫名的熟悉,其实那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狗屁一见钟情,而是这个人身上的某个地方与你认识的人有相似之处,所以才有了这种错觉!

“没事,就是瞎想些事情。”

我笑了笑,扭头看了那女子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姐姐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去,咋的一个人跑到这荒山野岭里面来了?”

“我就是旁边村里的,去山里采点东西,路过这里正好看到了你。”

女子笑了笑,然后看了眼我旁边的地方,问道:“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低头瞬间才注意到这女子的脚上穿的是一双红色的漆皮高跟鞋,看着特别性感的那种,但是穿着却是特别遭罪的,走平地遭罪,进山就更不用说了,我还没见过有人穿着这种高跟鞋进山的!而且她穿的是一身红色的紧身短裙,穿这种衣服进山也是一样找虐--你咋就不怕山里面那些有毒昆虫钻裤裆来几口啊?

最重要的是,她说她自己是刚从山里出来的,可我却在她身上没看到一点泥土,特别干净,这也不正常,而且这个女人言谈举止高贵优雅,虽然咱没见过啥大世面,但也知道这一个人的言谈举止是与其身份、教养息息相关的,一个村民能有这样的教养?

再者,现在我虽然穿着女装,画着特别怪异的妆,但我说话声音还是男人声音,怎么这女子还是一口一个妹妹,就是听不出我其实是个男人呢?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冒过很多疑惑,一下子心里也提高了警惕,这女人身上处处透露着诡异,看来我得小心点了。

这时,这女子已经坐到了我身边,顿时一股迷人的香味钻进了我鼻孔里,她自己干脆已经拖了鞋子,将一双晶莹如玉的脚丫子伸进了溪水里,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美景,而这女子也咯咯笑了起来,笑声犹如银铃一样,听得我心都酥了一半。

这也不是我屌丝,哥们活了二十来年除了自家的“五姑娘”还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别的女人呢,一下子碰到这么个漂亮妖娆的女人在咱面前玩玉足戏水的戏码,差点被当场勾引了也是正常的,好在咱也是正人君子一个,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别过了头,心里暗自告诫自己要提高警惕,虽然这青天白日的不太可能遇到脏东西,但碰到恶人还是有可能的,我早就听说有人在山里深山里专门截杀过往的人,抢了钱把人宰了往山沟里一丢,谁都发现不了!

“妹妹,为什么不看姐姐呀?”

那女子这时也注意到了我别过脸的样子,又开口了:“难道姐姐不漂亮吗?”

这声音酥酥麻麻的,我听后完全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你想不想像姐姐这样漂亮呀?”

女子的声音里充满着一种莫名的鼓惑力量:“其实姐姐是用了一种特别的胭脂以后才变成这样的。”

说着,女子就跟变洗发似得忽然伸出了手,她的手掌心里多出了一撮亮晶晶的东西!

我听到她的话以后整个人浑身如遭雷击,身上鸡皮疙瘩直冒!

胭脂?!

我看着女子手里的那撮亮晶晶的东西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脑子里鬼使神差想到了二妞被度化前跟我说的那两个字--胭脂!

虽然二妞的话没说完,但我知道,她的死和胭脂有关系!!

难道……

我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缓缓抬头看了那女人的脸一眼,越看越觉得熟悉!

这个时候我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张脸了--秦红梅家里!!就在秦红梅遇害的那间卧室里,挂着一张秦红梅自己的艺术照,画上的秦红梅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模一样!!!

难怪我看这女人那么眼熟,因为她脸上戴着的赫然就是从秦红梅脸上割下来的脸皮,眼前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行为举止异常的歹人,她根本就是我和张金牙最近几天一直都在找的那个脏东西!!!

我遍体生寒,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凝滞了,呆呆的看着女人脸上的笑容,只觉得这一刻看起来是那么的狰狞恐怖--她不是脏东西么?怎么青天白日的就跑出来了?这不符合常理!白日间的阳光对这些脏东西的杀伤力是非常大的,要不是因为这个的话,我不会在最开始的时候对她毫无防备,因为那个时候我心里下意识的认为能白天出现的都是人!

“妹妹,怎么了?”

女子脸上仍旧带着笑容:“为什么不肯试试呢,如果用了它的话,真的可以变美的!来,别动,姐姐帮你抹点!”

说着,女子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蘸了点掌心里的那种亮晶晶的东西,然后对着我脸上就摸了过来!

我哪里敢抹这东西啊?估计眼前这个脏东西能不带走一点皮下组织的揭走人的脸皮就是靠这玩意的!!

当下我就准备撒丫子逃跑,谁知就在这时小河对岸的树林里忽然传出一道冷漠的男人声音:“如果你敢把那东西抹在他脸上的话,我立马让你魂飞魄散!”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青色长袍、背上背着一把剑,造型非常独特,不像是现代人男子缓缓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在男子身后跟着的赫然就是张金牙!!

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个青衣男子应该就是张金牙所说的“高人”朋友了,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张金牙这回总算是靠谱了一回,没有撂下我不管!

我身边的脏东西这个时候也不管我了,缓缓站了起来,隔着小溪与对面的张金牙和青衣男子对视着。

张金牙笑着看了我一眼:“小子,还不趁着我们牵制这东西的空隙赶紧逃?等着留在这里吃夜宵呢?”

张金牙这么一提醒,我顿时惊醒了过来,二话不说从河滩上爬起来撒丫子就跑,好在那脏东西没有追上来,她这个时候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河对岸的青衣男子,显然,在她眼里现在对付那个青衣男子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我在跑之前最后看到的了,心里也好奇,那青衣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看上去一副叼炸天的模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