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荒山喋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那小溪边以后,我惊魂未定,一路不敢停留,几乎是使出吃奶劲在狂奔,也许是生命受到了威胁,我这原本羸弱的身板儿一下子爆发出了连我都有点惊讶的力量,几乎一口气都没歇就如同一阵风一样冲过了二三里地,眨眼已经到了村口了,已经能看到定陶村的村民了。

大概是看到了活人的原因,我的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步子也慢下来了,这才感觉到了剧烈奔跑后肺部的难受,咽喉部位火辣辣的,不过这个时候我也不敢停,渐渐放慢了步子,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朝住处走去。

村长家的离村口不远,约莫走了十多分钟的功夫我就到了,不过看到村长家大门口站着的人以后,顿时傻眼儿了!

这人……可不就是刚刚还在村子外面那条小溪边的张金牙么!?

“可算是找着你小子了!”

张金牙一看见我,顿时一把拉起我就走:“不想死就快跟我来!”

我这个时候满脑门子雾水,哪里肯就这么不明不白就跟他走?一把甩开他的手就问:“你刚才不还在村外的小溪边呢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回来这里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张金牙的脸皮抽了一下,随后他朝着我的脑袋就是狠狠一巴掌:“你傻啊!要不是因为你小子的话,我能回来吗?”

我皱起了眉:“不可能,我明明是先走的,怎么反而你先回来了?”

“好歹我也天天练的,速度能不比你快?你自己什么体格子你难道心里没数吗?”

张金牙数落我个没完:“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你赶紧跟我走,那个东西已经成气候了,太凶,根本挡不住的,它是冲着你来的,不想死就赶紧跟着我走,这个村子怕是保不住了,招惹出那种东西,谁都挡不住!”

说完,张金牙一把拉着我就朝村子的另一头跑,他力道奇大,捏的我手腕子生疼,拽着我跑的时候我竟然反抗不了!!

不对劲!!

这个张金牙不对劲!

我认识的那个张金牙虽然痞里痞气的,而且人品也不咋地,但就算是坑人也坑的是那种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类型,我从认识他到现在也有几天时间了,中间发生了不少事儿,但除了那次在乱葬岗给我找冥妻那次以外,张金牙从来就没有强迫我做过什么!

我隐隐约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思维很乱,感觉像是抓到了什么要点,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这时,村长家的院子里忽然响起了疯狂的犬吠声。

是黑子在叫!!

难不成黑子和周敬那儿也遇到了麻烦?我心里焦急,可是张金牙劲太大了,我根本拗不过,只能被他拉着一个劲儿的往前跑。

他带我逃跑的路线很特别,不是我刚才进村的那条路,而是反向而行之,我记得之前在老村长家里住的时候,老村长曾经和我说过--定陶村村后头是一座大山,基本上没有被开发,山里面什么野兽都有,近几年还好很多了,山里的野兽很少下山了,早先二三十年的时候,山里的狼可多呢,村里经常有孩子被狼叼走,甚至有时候山里的豹子饿了都下山进村里觅食,于是村里有“定陶的狗,山豹的粮”的说法,意思就是说如果狼下山的话,村子里面养的狗不怕,还敢撵着狼咬,可如果是山豹下山的话,家里养的狗是不敢反抗的,甚至连叫都不敢叫,卧在地上任由对方叼走,简直就跟给山豹准备的干粮差不多!

老村长那时候就常常告诫我,不管发生啥,千万别进后山,现在这山里的野兽虽然不出来了,但进了山还是难保不会出事儿的,当时张金牙也听过这些话,这货当时还笑着说除非脑残了才会去那种地方,他不怕鬼,不怕大粽子,但是怕老虎。

眼下,张金牙带我去的地方可不就是后山么?

我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无奈张金牙的手劲太大了,大的都已经不像是一个人了,跟铁钳子似得捏着我就朝后山冲去,这一口气跑了足足有八九里地远的距离,我们基本上已经进入后山了,原始密林里树木高大,遮天蔽日,树丛中阴森森的,张金牙这才终于渐渐放缓了脚步,不过抓着我的手却是没有松开。

我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笑的有多难看了,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深深呼出一口气,这才问道:“能告诉我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吗?”

“当然是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张金牙一边在前面走,一边说道:“一会儿到地方你就知道了,现在这里还不安全!”

似乎跟在你身边也没多安全!

我心中暗自咒骂了一声,我好歹也经历了这种诡异的事情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了,这个时候多少还能保持淡定,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还是试探一下对方:“不就是一个鬼东西么?你至于嘛,那玩意难不成还能比咱俩以前去倒斗的时候碰到的大粽子凶?”

“凶,凶的狠呢!”

张金牙在前面漫不经心的回应道:“比起咱俩当初倒斗的时候碰到的粽子厉害的多,不躲远点的话,咱俩都得交代在那里!”

我一下子确定了--眼前这个绝对不是张金牙!

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它肯定不是张金牙!!

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有和张金牙盗过墓,方才那么说只不过是试探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张金牙,因为它出现的时间以及种种行为都太反常了,从一开始我就怀疑了,只不过一直被拖着跑,根本没机会反抗!!

事实上,我也反抗不了!

我知道自己这一次八成是凶多吉少了,被这鬼东西拖到了这荒山野岭里,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我能活下去的理由,不过这个时候诡异的是我心里竟然出奇的冷静了下来,不动声色的用另一只能活动的手伸进了裤袋里,从里面取出了手机,我想用手机屏照一照这东西,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哪怕今天就算是在劫难逃,最起码也得做个明白鬼!

这也是《发丘秘术》上记载的一种简单直接的手法,假如碰上了自己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那就用镜子照一照,这么一来就能鉴别了,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躲不过这镜子一照,必然原形毕露!

嘎吱!

这时候,“张金牙”忽然停下了脚步,它没有回头,但是声音却带上了一丝异样:“是不是想看看我到底是什么”

我一愣。

“那就让你看看吧。”

“张金牙”忽然松开握着我的手,然后转过了身,面无表情的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面无表情的模样,我心里竟然冒出了一丝熟悉感,下意识的低头像手机屏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我身上顿时汗毛炸了!

手机屏幕上“张金牙”的倒影竟然在笑!

笑的特别诡异!!

嘴角都咧到了耳根,满嘴的牙齿全都露了出来,就像是嘴巴被横向割裂了而已,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嘎嘎嘎嘎……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笑声忽然在密林中响起。

我浑身如遭雷击,整个人已经呆住了!!

这玩意我真的是太熟悉不过了--笑面尸!!

那个让我日夜不得安生的东西,它竟然追到了这里!!

“嘎嘎嘎嘎嘎……”

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接连不觉,站在我面前的笑面尸脸上看着面无表情,但其实笑的愈发的阴森了:“小子,有段时日不见了,想不到竟然长本事了,差点被你把我留在你身上的尸气拔除了。”

蹬蹬蹬!

我骇的连退三步,正所谓“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这笑面尸实在是太凶了,有着活人的思维能力,力大无穷,善于变化面貌,可比厉鬼、大粽子之类的东西难对付的多了,我不敢靠它太近,连忙避开了十多米,“哐啷”一下抽出了背后的百辟刀,深深呼出一口气:“怎么才能放过我?”

“嘎嘎嘎嘎……”

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那变成张金牙模样的笑面尸对我说了四个字:“把命拿来!”

说完,一下子就朝我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心里虽然怕,但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了,只能玩命,拎着百辟刀冲上去就直接朝那笑面尸的脑袋招呼了过去,可惜我不过是肉体凡胎,光有勇气有什么用?哪里能对付的了这种凶名赫赫的鬼东西?一刀砍出去根本没劈中那笑面尸,紧接着就感觉自己胸口承受了一下重击,一瞬间我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就向后飞去,喉咙上传来一阵甜丝丝的感觉,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弥漫了满嘴,张嘴哇的就喷出一口黑血,意识一阵模糊,眼皮沉甸甸的想睁开,可就是睁不开,隐隐约约之间我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挡在了我前面,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但似乎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然后,我是真的扛不住身上的痛楚了,眼睛一翻意识就陷入了黑暗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